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十五章 盗天机

  母亲回来之后,刘羲就把手上大多数的工作都交了出去,也不出去接什么活动,每天除了抽时间陪刘呦呦玩耍之外,其他时间都花在了拳术修炼上面。
  自从他的身体跟灵魂属性点不断增加,身体素质、悟性等等都有显著地提高。
  练起武术来,得心应手。
  半年时间不但将形意十二式中的鹰形、燕形、虎形三路拳法练得纯熟,三体式桩功也练入了骨子里。
  行止坐卧之间,功夫已融入了日常生活习惯之中。
  浑身劲力整合,完全做到了意在拳先,出手间就是脆响,达到了明劲大成,千金难买一声响的地步。
  薛连信跟刘宝成都认为他是天才,薛连信更是收他做了关门弟子。
  最近一个多月,刘羲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丝毫进步,对于暗劲也是毫无头绪,心头有些郁闷。
  刘宝成只是告诉他,要找到自己的武道信念,这种玄虚的东西,刘羲半点头绪都没有。
  他问过刘宝成跟谢晓宏他们突破暗劲的情况。
  刘宝成说只要勤学苦练,功到自然成,他从明劲到暗劲,用了足足五年时间,没特意做什么,就自然而然地突破了。
  谢晓宏则是崇尚实战,他明劲大成后,博采众家所长,还去黑市擂台上打了好几场黑拳,在实战中突飞猛进,没多久就突破了暗劲。
  谢晓宏说,功夫本是杀人技,没有杀气,拳法中就没有灵性,练得再熟,也是花架子。
  刘羲暗暗摇头,他可不敢去打黑拳,自己还有大好前途呢。
  玉器哪能去碰顽石,他的征程可不是只有这方世界!
  要是被人打死了,那岂不是搞笑!
  当然他们也不会让他去打黑拳的。
  最后只得去找薛连信。
  薛连信想了想,将他带到了楼顶天台上。
  “他们给你的建议都没错。你这种情况,还得靠自己悟。不过想要快速进步的话,还是有一个法子的,那就是盗天机。”
  所谓“盗天机”就是借助自然环境来磨炼武艺。
  许多和尚道士隐居深山,却能练就一身高强武艺,打法狠辣精湛,就是因为常在悬崖峭壁上修炼。
  精神时刻处于紧绷状态,功夫增长极快,而且能够练胆。
  常年在这种环境下练武的人,出手的时候不会出现犹豫手软,也不会见了血就心里不适。
  不像很多和平社会的武者,功夫架子练得很纯,真正动手的时候心里有障碍,心一怯,手上十层功夫都只剩下三层。
  薛连信笑眯眯地望着他,抚着胡须道:“方法已经交给你了,敢不敢用就看你自己了。”
  刘羲站在天台边沿,往下一望,只见下面往来的行人如同蚂蚁般大小,车辆仿佛一个个小盒子。
  一阵冷风吹过来,刘羲不自觉地打了个颤,腿都软了,连忙退后了几步。
  见薛连信就这么揶揄地望着他,刘羲不禁感觉太丢脸了。
  “师父,若是我掉下去,你可一定要拉住我啊!”
  虽然知道薛连信身为一代宗师,肯定不会看着自己摔下去的,若是连这点事都照顾不好,也太丢武学大师的脸了,但是刘羲还是忍不住地心里紧张,反复地叮嘱了几遍。
  他深吸了一口气,摆出半步崩拳的起手式,第一招还没打出去,眼看脚要踩到天台的边沿了,不得不又缩回来。
  这时候薛连信直接在他肩膀上一拨,刘羲的身子就飞了出去。
  “啊!”
  刘羲发出一声惨叫,耳边脸边狂风如刀割。
  薛连信在他身体将要飞出天台的一瞬间,伸手在他脚踝处一拉一拨,刘羲又落了回来。
  薛连信拉起架子,打起拳来。
  他一边打拳,一边口中传授诀窍,同时还不时地在刘羲身上拨动一下。
  “崩拳乃形意五行拳之土拳。
  拳出中宫,其形短,其力猛,如崩箭穿心,如山崩地裂,故曰崩拳。
  崩拳要旨,重在一个狠字。
  意一动,身一抖,便进身,不可有丝毫踟躇。
  有崩、抖、踏、顶、拧、磨、扑、蹬,八种发劲。
  其步法全在一趟一蹬。前脚进时,如铁牛犁地;后脚蹬时,似利箭出弦。”
  刘羲就好似陀螺似的,随着他的心意转来转去,好几次从天台上飞了出去,又落回来。
  刘羲吓得闭着眼睛惨叫,简直比坐云霄飞车都刺激百倍。
  薛连信一趟拳打完,脸不红气不喘。
  刘羲却觉得头晕眼花,腿也软绵绵的。
  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一颗心砰砰跳个不停。
  “师父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来?吓死我了!”
  刘羲抱怨道。
  薛连信不搭理他的问题,笑着道:“如何?现在是不是感觉胸胆正开,不再害怕了?”
  刘羲看着他笑眯眯的表情,心里嘀咕道:“我信了你的邪!糟老头子,果然坏得很!不就是想看我笑话嘛?”
  他休息了一会儿,爬起身来,再次站到天台边沿。
  虽然心里还是有点战战兢兢的,但是比上一次要好了很多。
  他先站了马步桩,然后转为混元桩,之后打了一趟崩拳。
  形意十二形之中,他已经练了鹰形、燕形、虎形,这三路拳法有共通的地方,也各有特色之处。
  其中鹰形他修炼得最纯熟,当他打完鹰形换燕形的时候,燕形轻灵,他前脚一蹬,后脚后退,结果扑出了天台范围,一脚踩空,仰面跌了下去。
  “糟糕!”
  他瞥到薛连信站在一丈多远处,心里一突,只觉得完蛋了。
  忽然眼前一花,手臂被一股大力拉起,一甩,腾云驾雾般地又落回了地面。
  他抬头看时,薛连信还在原地抚弄着花白的胡须,仿佛从未动过一样。
  刘羲看得满心地羡慕:“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练得跟师父一样?”
  他练了三个多小时,然后薛连信叫他停了下来,过犹不及。
  这种精神高度集中的极限训练法,练久了容易伤神。
  刘羲也感觉到精神一阵阵疲惫,浑身肌肉都酸疼,不过又有种莫名爽快地感觉。
  看看属性面板,身体跟灵魂的属性都有轻微的增加。
  最重要的是,胆气一壮,打法更狠,自然功夫就更精湛。
  想到又要过半个月才能再向薛连信请教,刘羲心里就一阵可惜。
  感觉刘宝成始终还是不如薛连信教得好,奈何谢晓宏等人才是薛连信的衣钵传人,像刘羲他们这种有钱人弟子,只是撑门面用的。
  在古代,衣钵传人,那是比亲儿子还亲的,得给师父养老送终,还得接下师父的恩仇。
  刘羲他们这种就是外门弟子,跟学校里学习差不多,关系要淡得多。
  许多真传绝学都不传外门弟子的。
  就算不藏私,毕竟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每个徒弟都悉心教导。
  有人教跟没人教区别还是很大的,许多武功的紧要关节,没有师父的手把手指导,根本练不成。
  刘羲知道薛连信不缺钱财,不过人生在世,总逃不过功名利禄。
  “师父啊,我最近要拍一部关于咱们形意拳的电影,我打算以您老人家年轻时闯荡南洋的经历为原型改编。
  这部戏是大投资,我打算冲击美国市场的。我请了房龙、洪进宝作配,还有灯塔国的动作巨星史泰龙出演反派大BOSS。
  布鲁斯李打进好莱坞之后,咏春拳在港城名声大振。
  其实咏春拳三板斧哪有咱们形意拳高深?
  师父你到时候可要指导一下我们!”
  刘羲提起这事,完全是临时起意,他想若是真能把薛氏形意拳的名声打出去,师父铁定高兴,以后就可以多抽出时间教他。
  至于让房龙作配、让史泰龙出演反派的事,能不能成总要试试,万一成了呢。
  不成的话,找施瓦辛格也一样。
  施瓦辛格现在还没成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