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九十一章 突围

  郭靖使出了大伏魔拳,煌煌正正,刚猛无俦,以正御奇,正好克制裘千仞铁掌功的精妙变化。
  两人以快打快,瞬间交手了十几招,看得周围的武林中人都目眩神迷。
  郭靖突然用上了国术发劲,肩头肌肉一震,暗劲反击,抵挡了裘千仞的一掌,同时一拳打向他的肩头。
  裘千仞陡然遇到这种古怪的发劲方式,心里一震,失神之下,肩头中了一拳。
  “臭道士,是你!”
  裘千仞惊骇出声,掉头就跑,几个起落就不见了人影。
  原来当年他与欧阳锋到重阳宫抢夺《九阴真经》时,被刘羲打了一掌,养了几年的伤才好。
  至此后,心里落下了阴影,对刘羲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畏惧。
  郭靖本来就与刘羲模样相像,而且蘧然用出了国术的发劲方式。
  这种与整个武林迥异的武功路数,对他来说,简直就像心魔一样,铭刻在心。
  惊吓之下,竟然落荒而逃了。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裘千仞在搞什么鬼。
  郭靖却没有犹豫,脚下一点,向着完颜洪烈飞去,打算来个擒贼先擒王。
  欧阳克沙通天等人连忙上前阻拦。
  郭靖使出螺旋九影,一下子化出九道残影,从众人当中穿了过去。
  完颜洪烈见郭靖来得凶猛,明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猛地滚落下马,往军队中退,同时大声呼喝众军士上前围杀。
  郭靖闯到完颜洪烈的马前,他已经藏进了人群中。
  周围士兵汹涌而来。
  欧阳克等人脸色也不好看,都在想:幸好他没抓到王爷,否则我们的脸都被丢尽了!
  他们一个个也奋力杀来。
  他们想,郭靖武功虽高,但是寡不敌众,何况他们这边有大军相助,不愁拿不下他。
  王处一等人保护着不会武功的包惜弱,以及失去了战力的全金发、韩小莹,一时间也陷入了苦斗。
  他们本就个个带伤,何况金兵如潮水般涌来。
  若非他们顾忌着王妃包惜弱的话,直接乱箭齐发,他们早就栽了。
  郭靖犹豫了一下,他拥有跟刘羲一样的战斗经验,若是出全力的话,杀出重围轻而易举。
  但是那些轮回者都是鬼精鬼精的,若是被他们看出了端倪,计划就废了。
  如今他们只会猜测两人关系特殊,肯定猜不到他们实际上是一个人。
  但是用出了一样的武功路数,以及凭空增长出的战力,肯定就会被怀疑了。
  他暗想,今天也是倒霉,各种巧合都遇到一起了。
  不然的话,他完全可以从容地把包惜弱从王府里带走的。
  正为难间,忽然听到一声娇喝:“都住手!不想你们王爷死的,统统都住手!”
  郭靖转首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的士兵将完颜洪烈给劫持了。
  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黄蓉。
  不知她何时混入了金兵的队伍中,趁完颜洪烈没有防备,轻松地将他给抓获了。
  “大胆贼子,还不放了王爷,否则本将要将你碎尸万段!”
  一个将领大声喊道。
  同时众军士都执戈相向,把她团团围住。
  黄蓉扬起短剑,在完颜洪烈肩头插了一剑。
  完颜洪烈倒也硬气,只是闷哼了一声,额上冷汗却涔涔直流。
  黄蓉笑嘻嘻看着那位将领道:
  “看来你是故意想害死你们王爷嘛。我明白了,一定是其他哪位王爷想跟赵王争权,收买了你,所以你就想趁机害死他,对不对?”
  见同僚们狐疑地看向自己,那将领喝道:“你胡说!我对王爷一直忠心耿耿!”
  他赶忙挥手指挥金兵退开,生怕这人是个二愣子,把王爷给宰了。
  郭靖来到她身边,夸赞道:“蓉儿,好样的。你真聪明!”
  黄蓉皱了皱小巧的鼻翼,傲娇道:“那是当然。”
  郭靖按着完颜洪烈的肩膀,威胁道:“赵王爷,你还是让大家走吧。以你的尊贵之身,换我等贱命,划不来啊。”
  “你想想看,我们不过江湖草莽罢了,你却是大金国的王爷,未来甚至金銮殿的那个位置,也未尝不可以坐一坐,真要跟我们拼死拼活么?”
  完颜洪烈深情凝望了包惜弱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长叹道:“你们走吧。”
  王处一跟江南七怪都心里一松,虽然他们不怕死,但不代表就想死。
  若是完颜洪烈真要拼命的话,他们觉得大家也走不脱。
  郭靖道:“好,既然如此,你叫你手下都散开,让他们走,谁也不许阻拦。”
  他让杨铁心等人先走,自己守在这儿。
  黄蓉道:“靖哥哥,我陪着你。”
  郭靖摇摇头道:“你先走吧。以我的武功,要脱身很容易的,别担心。”
  南希仁背起韩宝驹,杨铁心搀扶着包惜弱,穆念慈扶着韩小莹,一行人起身往外走。
  包惜弱叫道:“康儿,你不跟我们走么?这是你的亲生爹爹呀!”
  杨铁心也是一脸希冀地望着他。
  这时完颜洪烈道:“康儿,我已经失去了你妈妈,难道还要失去你吗?你不要走,将来父王的一切都是你的。”
  杨康对包惜弱道:“生恩虽大,不如养恩大。请恕孩儿不孝,不能跟你们离开。娘,以后你要保重身体。”
  完颜洪烈喜道:“好孩子,好孩子,哈哈……”
  柯镇恶狠狠一拄拐杖,骂道:“呸,数典忘祖之辈!”
  王处一劝道:“康儿,你不认生身之父,将来必然被天下豪杰耻笑。现在回头,为时未晚。”
  杨康冷哼道:“为时未晚?这么多年你们全真教为何不告诉我真相?如今你却告诉我,我叫了十八年的父亲不是生父!
  王道长,若你是我,你怎么抉择?”
  王处一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下去。
  一行人相互搀扶上马,渐渐远去。
  郭靖估计着他们应该追不上了,才对杨康微微点头,然后推开完颜洪烈,跃上一匹宝马,策马而去。
  欧阳克道:“王爷,追不追?”
  完颜洪烈痴痴地望着包惜弱离开的方向,没有回答。
  杨康道:“不必追了。其他人追不上,而郭靖武艺又高,追上了也拿不下他。他要走,谁又拦得住。”
  欧阳克等人也松了一开口气,真让他们去追,他们也不敢。
  郭靖可是打跑了裘千仞的人,而裘千仞武功不比五绝稍逊。
  也就是说郭靖的武功,几乎可以跟五绝比肩了。
  欧阳克可是深知自己叔叔的武功是多么厉害的,他哪还敢去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