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许攸的阴谋

  许多世家子争相与他结交,刘羲不卑不亢,一一妥善接待。
  一时间,人脉收获颇丰。
  至于那些想要联姻的,都被他以功业未成的借口,给婉拒了。
  卢植对他道:“你如今也算薄有名声了,还需要有自己的经学文章,才能进一步地传扬文名,否则只是空中楼阁,不够牢实。”
  汉朝文人最重经学,其次是赋,最后才是诗。
  刘羲点点头,表示明白。
  他递过了一本书过去,道:“学生见蒙童识字,大多学习《仓颉篇》、《急就篇》,还有本朝蔡中郎的《劝学篇》。
  但是前两篇的成文时代久远,用语跟如今差别较大。
  而后一篇用典太多,行文过于华丽。
  对于蒙童来说,都显得晦涩难懂,不易学习。
  所以学生花费了几年时间,写了这本《千字文》,希望能作为开蒙之用。”
  《千字文》与《三字经》、《百家姓》在后世并称为蒙学三经。
  因为浅显易懂,又深含哲理,所以千百年来一直流传。
  不过《三字经》、《百家姓》成书于宋朝,要抄袭的话,改动太大,比较麻烦。
  而《千字文》只需要改动其中几个典故就可以了,改动量很小。
  蒙学书籍也是极为重要的,刘羲相信自己这番操作,必定能进一步奠定自己士林中的名声。
  他倒是想要抄袭后世大儒王阳明的“知行合一论”,不过他现在还太年轻,不适合拿出太高端的。
  可以留着以后刷名声。
  卢植认真地看了一遍,道:“好啊。此书一出,或许能代替如今的启蒙书,成为蒙童的必读之物。
  到那时候,全天下学子都算你半个学生了。”
  他又指出了其中两三处用典不当的地方,提点他可以把这些典故,换做某些世家前辈的故事。
  这样就可以落下一份人情。
  刘羲点头,表示受教。
  ……
  从范阳到涿县的官道上,一队骡马拉着一车车的粮食,缓慢地行进着。
  粮车上插着“刘”字旗帜。
  正是刘羲托家族购卖的粮食。
  这些人也是他新近训练的家丁护卫。
  官道旁边的山丘上,站着一主一仆。
  那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在论道大会上负气而走的许攸。
  仆人道:“主君,我已按着你的吩咐,去通知了小汤山的匪盗。
  他们被说动了心,马上就要对刘家的粮队动手了。”
  仆人疑惑道:“主君,据我所知,刘家可谓日进斗金,这损失一点粮食,似乎……”
  “似乎小打小闹了,对不对?”
  许攸阴恻恻地一笑,“善谋者,如雷行于九天之上,只闻其声,不见其迹。”
  稍许,只见一伙匪盗冲下山来,粮队大乱。
  听着隐隐传来的兵戈之声,厮杀声,喊叫声。
  许攸面露享受之情,喃喃道:“好戏才刚刚开始呢。刘羲小儿,你等着吧!”
  第二日,刘禄匆忙来向刘羲禀报,告诉了他粮车被劫之事。
  刘羲问:“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
  刘禄道:“是小汤山的匪盗。
  本来原先的匪盗收了我们的过路钱,都是很守规矩的。
  但是最近来了一个悍匪,取代了原先的大头目,没想到竟然不守规矩起来。”
  刘羲道:“打听清楚那人的来历了没有?”
  刘禄摇摇头道:“我收买了几个土匪,他们都不知那人的来历。
  只知道此人叫做程远志,至少有三流武将的水准。
  曾一合就斩杀小汤山原先的大头目,单人独马杀败了山贼的人马,将他们全部收服了。”
  刘羲点点头,刘禄能在短短一天之内,就将一切打探得清清楚楚,看来密谍的发展还是有些成果的。
  不多时,族长派人来相请。
  刘羲猜测,他们应该也是得到了粮车被劫的消息。
  果然,走进老族长家中,只见各位爷辈叔辈都在。
  他们正义愤填膺地讨论着此事。
  老族长向刘羲说了一遍粮车被劫之事。
  刘羲不是太在意,随口道:“以咱们的家底,这些粮食也不算什么。
  不过此风不可长,我认为可以请县尊发兵征讨。”
  老族长将拐杖狠狠往地上一顿,喝道:
  “糊涂!
  若是我刘家甘心做一方乡下土财主,自然可以这么做。
  若是想要成为世家豪门,就不可假手于人。
  要以雷霆手段,让所有人明白,我刘家不是好惹的!”
  刘羲虽然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几年,但是却远不如老族长对世事人情体会得深。
  他弯腰行了一礼,表示受教。
  道:“此次由我带着家丁去,把小汤山的匪徒给统统剿灭!”
  老族长点头道:“去吧,雏鹰总要展翅高飞的。”
  又吩咐他勿要贪功冒进,宁稳莫急。
  又派了十几个武艺精湛的家族子弟,跟随刘羲,贴身保护他。
  其他叔伯也是纷纷赞同。
  因为他们已经把刘羲当做了刘家崛起的希望。
  刘羲当即回家,点齐百余护卫,带着十几个族中子弟出发了。
  这些护卫都是他从流民中招收的青壮,然后进行洗脑教育,最重要的是,还将他们的家人加入接到了田庄上。
  然后每天肉食不断,同时进行高强度的训练。
  夜晚还要读书识字,进行思想教育,教他们忠于刘羲。
  几个月训练下来,他们大都能识得些字了,而且令行禁止,列队走路,整齐划一。
  只要再经过几场战火的洗礼,就是精锐的军队了。
  以后,就能以他们为骨架,迅速地扩兵了。
  当刘羲带着护卫走过涿县的时候,各家豪强都偷偷观望,目露震撼之情。
  实在是这群家丁太有气势了。
  穿着一水的鱼鳞铠甲,走起路来“踏踏踏”地响。
  动作整齐划一,笔直得像一条线。
  举手抬足之间,威武而美观。
  这是刘羲按照后世阅兵式的标准,训练出来的正步走法。
  这个时代哪见过这样的。
  看起来确实很唬人。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将他们当做了百战精兵。
  刘家众人与有荣焉,一路高昂着头。
  刚走出城,就看见刘备带着一大群游侠儿跑过来。
  他老远就喊道:“七郎,你去打匪盗,怎么不叫我一声?你看,我也带了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