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二十八章 关于父亲的消息

  内家拳主练气血五脏,外家拳主练筋骨皮膜,西洋拳主练肌肉。
  而《铁衣录》却非常全面,由外而内,全部都能得到锻炼。
  第一阶段就是以捶打跟药浴为主,配合呼吸法,练就铜筋铁骨。
  到了这个阶段,就相当于此世的硬气功大成的地步了。
  第二阶段,就是以观想法为主,想象着哪个部位受到击打,然后运气相抗衡。
  每个部位观想时,受力不同,运劲跟呼吸法也各不相同,不但能外练,也能锤炼五脏肺腑。
  这一阶段,已经属于铁衣门的真传了。
  主世界的武功,到了稍微高深一点的地步,都涉及到了观想法。
  砰砰砰!
  随着保镖们不断地击打,刘羲不断地运转气血相抗衡。
  刘羲第一阶段已经快练成了,棍子打在身上,仿佛打在厚厚的熟牛皮上面,发出砰砰地闷响。
  足足半个小时,才停下,然后刘羲揭开锅炉,水汽蒸腾,锅里的药水沸腾。
  刘羲让人撤了火,然后跳了进去。
  水花四溅,满满一大锅药水直接把他淹没了。
  这个时候,四名保镖走上前来,将手伸进锅里,发暗劲为他拍打周身,打散淤血,使药水更快地浸入体内。
  四个人都是暗劲高手,两人一组轮换着进行。
  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直到药水已冷,淤血跟腥汗将水染成了淡淡的红褐色,刘羲才从锅炉里爬出来。
  整个人浑身一片通红,像是熟透了的大虾。
  “啧啧,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光是这一炉药浴用到的中草药,都要花费上百万了吧?一年就是三个多亿,两年就是六七个亿!
  更别说,还要八个暗劲高手轮班,每天发暗劲来按摩!
  奢侈,真是奢侈!”
  吴南泉在旁边看得眼睛都直了,语气中充满了酸味儿。
  刘羲进屋冲了个澡,换上一身练功服回来,冲吴南泉点点头:“吴师傅,来搭搭手?”
  最近一段时间,他们两人经常切磋,吴南泉早就习惯了。
  两人手搭在一起,开始运劲,毛孔一缩一紧,暗劲发动,仿佛万千钢针攒射。
  这个时候,吴南泉的手一抖,皮肤不断震动,将刘羲的劲完全化为无形,这就是化劲。
  完全控制全身四亿八千万毛孔,一羽不能加,一蝇不能落。
  听劲跟运劲上刘羲输了一筹,他胸口发劲,回应过去。
  吴南泉的另一只手已经按在了他的额头上。
  按照比武的规矩,这时候刘羲就该认输了。
  毕竟不是真的交手,只是比试劲力的运用罢了。
  此时,吴南泉忽然感觉手上被针扎一般,连忙缩回了手。
  他惊讶道:“天庭发劲!”
  天庭发劲,就是用天庭穴发出暗劲。
  天庭,又称识海,主宰人的精神意识。
  这是人体最重要,也最脆弱,最神秘的部位。
  武林各派还没有哪派直接锻炼天庭穴的,毕竟稍有不慎,不死也会变白痴。
  那些宗教门派的观想法,也只是以粗略地模仿观想之物的神韵,达到锻炼精神的目的。而不是直接锻炼精神识海。
  但是吴氏太极就有独特的天庭发劲之法。
  这种神奇武功在原著中出现过,不过败于武功大成的王超之手,没有大放异彩。
  想到这门武功的传人同样姓吴,当时刘羲就向吴南泉打探,看他是否认识。
  没想到他果然认识,吴氏太极的当代家主吴孔玄,丹劲高手,而且和他还是堂兄弟。
  不过他告诉刘羲不要白费心思了,天庭修炼之法,乃是吴氏太极的门派核心传承,向来一脉单传,连他都没学过。
  刘羲偏不信邪,他相信是人总有破绽的,于是开始去找吴孔玄。
  “看来你真学到了!”吴南泉语气有些复杂,有些羡慕。
  刘羲嘿嘿一笑,回想起这次的求武过程。
  他先是厚礼去拜见,结果当他提出要求后,直接就被吴孔玄给赶出来了。
  后来他开始收买他的亲朋好友,门人弟子,不但送礼物,还安排工作。
  他的亲朋跟弟子都是要么在家种地,要么在城里当工人,过得都不宽裕,一家老小还要养活。
  因此很快都被拿下,帮着他说话。
  但是吴孔玄那老顽固就是纹丝不动。
  后来他又去找村镇上的干部上门帮着说情,老头子也只是答应传他几门绝技,但是核心的天庭修炼法就是不给。
  最后还是他以光大吴氏太极为诱饵,答应为他拍摄以吴氏太极为主题的电影,还有一系列后续的商业操作。
  一番画大饼,才终于让吴孔玄心动,把天庭修炼法传给了他。
  刘羲有点不好意思地道:“老吴啊,你堂哥逼着我发了誓不能传给任何人的,所以抱歉了。”
  吴南泉遗憾地点了点头,道:“这才是我堂哥那个老顽固的风格,其实他答应传给你,我都感到吃惊。你是怎么办成的?他可不像是用钱就能收买的。”
  刘羲将这个过程说了一遍。
  吴南泉再次发出“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感慨。
  人生在世,总逃不过名利二字。而有了足够的钱,名与利都能满足。
  两人交谈了一阵,他的助理走上前来,递过卫星电话给他,道:“洛小姐刚刚打了电话过来,听说您在练武,让您稍后回电话过去。”
  刘羲接过,拨通了洛嫣然的电话。
  “刘羲啊,唐紫尘说要见你,有事跟你面谈,都找上门来了。”洛嫣然的语气有些不爽。
  洛嫣然去年从哈佛大学商学院毕业,就与刘羲完成了订婚仪式,如今在晨曦集团工作,帮助唐瑛处理公司事务。
  两人平时虽然喜欢斗斗嘴,但感情一直很好,真正的生气吵架几乎没有。
  但是一涉及到唐紫尘,洛嫣然就像炸了毛的猫一样,格外地敏感焦躁。
  因为她觉得刘羲对唐紫尘的感觉与其他人不一样,有些特殊。
  其实刘羲只是基于原著,对唐紫尘那闻险而避的至诚之道格外好奇罢了。
  “哈哈,我怎么隔着电话都闻到了醋味儿?”
  刘羲调侃道。
  “她找我什么事?怎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
  “内地的信号不好,你的手机打不通。她又不知道你的卫星电话。”
  “你就不能告诉她吗?”刘羲无奈道。
  “不能!我跟她一起来见你。我得看着你们。”洛嫣然撒娇道。
  又说了一阵情话才挂断,刘羲暗暗摇头:“女人的脑回路果然跟男人不一样。”
  他又打电话给政府高层,做个通报。
  毕竟唐紫尘作为唐门的首领,堂而皇之地来大陆,当然要先告知一声,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唐门跟已经洗白上岸的洪门不同,被多个国家列为黑色组织,上了通缉名单。
  第二天上午,洛嫣然跟唐紫尘就来到了武当山上。
  凉亭下,洛嫣然亲手为两人泡好茶,然后在刘羲的脸颊上一吻,娇声道:“亲爱的,你跟唐姐姐慢慢谈,我去给你们做午饭。”
  “咳!”
  嫣然这是故意在宣誓主权呢,刘羲想。
  以前两人相处的时候,她也从没称呼过他“亲爱的”,如果不是面对唐紫尘,洛嫣然肯定在人前做不出这么亲密的举动。
  “你会做饭么?”刘羲忍不住问了一句。
  洛嫣然瞬间破功,瞪了他,道:“放心,吃不死你!”
  唐紫尘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洛小姐的醋性真大。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的。”
  “哦?这么说是我不够优秀,不够有吸引力吗?”刘羲开玩笑问。
  唐紫尘摇摇头,正色道:“我此生都奉献给了武道。只愿登更高的山,看一看更远的风景。
  世间情爱,最是扰人心神,乃是武道之魔障。
  你看洛小姐,原本也是一位武道奇才,可是如今成了只知道围着你打转的俗妇,武艺也荒废了。”
  刘羲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各有各的缘法罢了。”
  喝了一会儿茶,唐紫尘才说起正事:“你让我查的事已经有眉目了。”
  她拿过一个文件袋,递给刘羲。
  刘羲打开来,除了几张资料,还有几张照片。
  唐紫尘道:“七年前,令尊失踪的案子,是一个叫做轮回小队的佣兵团做的。”
  “轮回小队隶属于神组织,这个组织的首领代号为god,他以神明自居,不屑于跟人往来,非常神秘。
  神组织有多个轮回小队这样的佣兵队,都是在地下世界赫赫有名的。
  据说god武艺很高,这些佣兵的武艺全部是他传授的。”
  “god?他们为什么绑架我爸爸?”
  刘羲有些惊讶,god可是大boss级人物,见神不坏的高手。
  所谓见神不坏,就是掌握自己身体的“神”。
  这种境界,是对身体最细微最极致的洞察力跟控制力。
  可以随时调节肉身到最好的状态,一直保持巅峰,直到寿命大限。
  到了这种境界,简直就是人形核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