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七十二章 重阳归天

  回到终南山,众弟子门人都来恭喜王重阳取得天下第一的美誉。
  王重阳摆摆手道:“此举不过是为全真教扬名而已,天下高人无数,你们不可妄自尊大。
  且我全真教以全性保真为要旨,武功只是末节罢了,不可本末倒置。”
  全真教的武功与道学修为是息息相关连的,学习《九阴真经》的话,只会把全真教变成一个纯粹的武林门派。
  此举当然不为王重阳所取,所以他严禁门下弟子修炼《九阴真经》上面的武功。
  回到终南山之后,刘羲开始整理自己一身所学。
  主世界的练气诀,是精气神同修,以练气为主。
  主世界的功法也大多以练气为主,分为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再之上他就不知道了。
  射雕世界的武林中人跟主世界一样,也是以练气为主。
  所谓内力,也可以看做低级的灵力。
  主世界的先天高手,将内力转化为灵力之后,就进入了筑基期。
  龙蛇世界的国术则是修炼气血肉身。
  另外还有心修,以及从白莲教宝藏里得到的香火神道法、分神化念法,都属于主修神魂。
  也就是说,如今的刘羲,精气神心四系功法都有涉猎。
  其中心修与肉身修炼成就最高,其次是练气,神魂修炼最弱。
  他就想着能不能四系同修,将一身所学统合起来。
  王重阳的先天功就是心与气的结合。
  既有修心的金丹妙诀法,又有内功练气篇。
  刘羲以先天功为参考,勉强把精气心给统合了起来,对于神魂方面的功法还了解太少,暂时无能为力。
  这一日黄昏,刘羲正坐在山林中练气,忽见前方禁地的水潭中,一个人影从水中跃出。
  “师兄?”竟是王重阳。
  见了刘羲,王重阳道:“你们只知道古墓这一带是本门禁地,却不知古墓中住着为兄的一位故人。
  她有陈年内伤在身,这《九阴真经》的易经锻骨篇与疗伤篇颇有可取之处,兴许能对她有些帮助。
  所以我将之刻在了她练功常用的密室里。”
  “师兄的这位故人是一位女子吧?”
  刘羲明知故问道。
  王重阳倒是一副事无不可对人言的态度,坦然讲述了他跟林朝英之间的故事。
  他怅怅然望着古墓,感叹道:
  “这古墓本是为兄当年抗金时,用来藏兵藏粮的地方。
  后来我自闭于古墓七七四十九日,悟得活死人三字之真谛,自此入道。
  唉,可惜朝英却太过于执着,领悟不到全性保真的精髓。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她过于聪慧而刚强,强练《玉女心经》,内伤反而逐年加重。
  我曾于北方极地冰原,寻来一方寒玉冰床,却也难解她的伤势。”
  刘羲道:“修行者不是该太上忘情吗?师兄你为何还对那位前辈念念不忘?”
  “太上忘情乃是超脱于情,不滞于物,而非无情。
  无情无欲,那是石头,而非修道者。”
  王重阳道。
  “我全真教之所以有出家、戒酒肉等戒律,只是为了防止弟子们道心未成,受到物欲滋扰。
  其实道佛两教初始之时,是没有这些戒律的。
  戒律只是后辈弟子们为渡河所制的舟楫。”
  他又道:“段皇爷的一阳指修炼一阳之气,此真气最是醇和养身。
  为兄打算明日去大理,以先天功练气篇交换一阳指。
  我走后,全真教就交给你保护了。
  武林中人对《九阴真经》觊觎者不少,尤其是西毒欧阳锋跟铁掌帮裘千仞。
  此二人心术不正,武功又极高,很可能来重阳宫捣乱。
  你要小心在意。”
  刘羲点点头,表示对欧阳锋跟裘千仞不放在心上,他们若敢来,定然吃不了兜着走。
  王重阳也知道刘羲的武艺,比起自己来也不逊色,所以很是放心。
  刘羲劝道:“心病还须心药医。师兄你何不接受林前辈的心意?”
  王重阳脚步一滞,摇头道:“为兄时日无多,何必再添因果。
  何况我身为全真祖师,当为门下弟子以身作则。
  否则后来弟子不明道之真意,败坏清规戒律,把真道修成了假道。
  几十年前,灵隐寺济颠和尚酒肉不忌,行迹洒脱。
  可惜后来者不明真意,如今整个灵隐寺的和尚都快变成了披着袈裟的世俗人,完全没有了出家人的样子。”
  第二日,王重阳走了,带着周伯通一起走的。
  因为他在终南山上实在待得无聊,听说王重阳要去大理,就一直吵闹着要跟着去,王重阳也没有拒绝他。
  临行前,刘羲想到周伯通的那段孽缘,不禁把他拉到一旁,叮嘱他不可跟皇宫里的女子单独相处,更不可一起切磋武艺,否则就会倒霉一辈子。
  周伯通点头答应着,也不知道真听进去没有。
  他又隐晦地提点了王重阳几句。
  但也不好明说出来。
  看着两人下山的背影,刘羲心道:“也不知原本的剧情是否还会发生?”
  闲暇下来,刘羲开始修炼分神化念法。
  此法乃是另类的分身法。
  撕裂灵魂,保持真灵不昧,夺舍转生。
  这其中有极大的痛苦跟凶险,须得好好揣摩,研究透彻。
  几个月后,王重阳与周伯通回来了。
  这段时间,常有武林中人在终南山一带窥探。
  不过终究没有人敢闯进重阳宫来。
  天下第一的威名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欧阳锋跟裘千仞或许知道有刘羲坐镇重阳宫,所以也没来自讨苦吃。
  刘羲见王重阳脸色很不好看,周伯通也是低着头,扭扭捏捏的。
  他猜测这家伙肯定还是跟瑛姑搅合在了一起。
  当天晚上,王重阳悄悄去了一趟古墓,却又垂头丧气地走了回来。
  “师兄,怎么样?一阳指有效果吗?”刘羲问。
  王重阳摇摇头道:“她没有接受。”
  回到重阳宫,王重阳召集来了众门人弟子,道:“为兄大限已至。”
  “长生师弟已成道。
  丹阳已得道,长春已知道。吾无虑也。
  长真、玉阳之辈则犹未也。
  为师去后,当以长生接掌全真教。
  尔等要虔心向道,勿堕红尘六欲。”
  意思是长生子刘处玄已经修成道果,丹阳子马钰已入道途门径,长春子丘处机已经明悟了自己的大道方向,至于其余四子则还没摸到自己的道的门槛。
  他吩咐完后,便闭上眼溘然长逝。
  马钰等人不禁悲恸大哭。
  周伯通更是扯着胡子头发在地上打滚,嚎叫着是自己气死了师兄。
  马钰等人参拜了新任掌教刘羲之后,将王重阳入殓,开始发丧。
  江湖中人听说王重阳去世,有惋惜的,也不免有幸灾乐祸的。
  西毒欧阳锋跟裘千仞更是感觉头上去了一座大山。
  二人开始聚集在终南山下,一同商议着阴谋诡计。
  毕竟跟原本不同,如今全真教多了个武功不下于王重阳的刘羲,他们想抢夺《九阴真经》,只得联手施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