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四十九章 夜袭

  刘羲重修武道,不禁食量大增,每日都要进补大量的珍贵药材。
  随着修炼一天天地深入,他的肉身越来越重,血液好似铅汞一般粘稠厚重,浑身上下起码有几万斤的力气。
  心灵修行上面,随着对灵气的探索、实验,也开发出越来越多的运用之道。
  不过几天时间,刘羲的实力已经是天差地别。
  虽然没有与外界的人交过手,但是他估计至少在这庆阳城中,应该没人威胁到他的安全了。
  心里这才算踏实了下来。
  不像以前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被别人看穿了自己的假把式。
  就在刘羲默默修炼之时,庆阳城里已经是暗流汹涌。
  两名潜龙卫的人将两宗三门三派的掌门人都聚集了过来,再由他们去串联那些小门派,然后形成一张大网,将白莲教的人一网打尽。
  因为刘羲受到怀疑,而两宗三门三派的人又巴结过他,所以他们都积极地办事,希望将来能够将功折罪。
  不管是白莲教还是潜龙卫,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庞然大物。
  他们心里暗暗叫苦,都在祈祷刘羲千万别真是白莲教的,不然的话他们可就要被坑苦了。
  潜龙卫的那些杀星才不管你是知情还是不知情呢!
  经过几天的排查,小小的庆阳城,旮旯角落都被仔细的搜查过了,都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对象。
  目前唯一还剩下没有搜查过的地方,就只有城主府了。
  “不会是真的吧?”
  几位掌门家主聚集在一起,眉头紧锁。
  “哼,我早就看出姓刘的有问题了,若非钟掌门硬要推举他当城主,我根本不会同意的!”
  徐家家主义正言辞地说道。
  不但撇清自己的关系,同时还踩了一脚跟自己有过节的铁衣门掌门钟振山。
  钟振山怒道:“你个老不修的,简直放屁!是谁五体投地,跪着喊他侯爷的?”
  徐老爷子道:“老夫那是与白莲教妖人虚与委蛇,不像阁下,还想将女儿送给人家为奴为婢。”
  钟振山道:“我那是为了获取他的信任,好打入内部,探听消息!”
  见两人互相推诿,争吵不休。
  威望最高的天龙道人喝道:“好了,不要吵了,如今咱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谁!”
  “都好好说说吧。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当然是站在潜龙卫一边了。得罪白莲教或许九死一生,但得罪潜龙卫,一定十死无生,天涯海角都跑不掉!”
  “最好能两不想帮,两不得罪就好了。”
  “不可能的。我们必须积极配合,将功折罪,否则一顶勾结白莲教的帽子扣下来,咱们可承受不起。”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最终定下基调。
  全心全意的站在潜龙卫一方,当辅助,跑跑腿,探探消息,打生打死的不敢去。
  此时那一老一少两名潜龙卫,也将消息传出去了,等待着上司的到来。
  夜。
  刘羲只觉得突然一阵心悸,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的。
  他将自己的灵觉探出去,覆盖着方圆数十丈之内,反复查看,却什么都没有查探到。
  “可惜不能查探更远,五十丈就是极限了。”他心里遗憾道。
  他的心修之法,总感觉比起《星河大帝》中所描述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是本来我所创的功法就跟《星河大帝》中的完全不同,还是王原始启发我的就是删减了的低配版本?
  他心里揣度。
  他的心修之法,更注重于磨炼自身的心境,对于降服外魔方面,威力就不是很足。
  制敌的手段也较少,除了催眠,基本上还是靠着国术武功的招式。
  他静下来后继续打坐,忽然一阵阴冷的风吹进来,室内陡然冷了好多,变得阴寒潮湿,隐隐有股霉味儿。
  “咯咯咯……”
  一阵似有似无的笑声传来,飘荡荡的,忽焉在左,忽焉在右。
  “嗯?”
  刘羲睁开眼,却又什么都没发现。
  正当他转身,突然哐当一声,门窗被关上了。
  一条冷冰冰滑腻腻的手臂,好似毒蛇一般的从他身后,缠住了他的脖子。
  多年练武,本能地,刘羲一个肘击,脚一蹬,铁山靠。
  这一撞,如同山岳倒转,哗啦一声,将墙壁撞得四分五裂。
  同时耳边传来一声女子的惨叫,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人滚落在地上。
  “装神弄鬼!你是什么人?”
  刘羲清喝一声,腿一弹,毫不留情的往她脑袋上踢去。
  砰的一声。
  那脑袋直接像个球似的飞了出去,撞在院子的墙上,又滚落在地上。
  这时,那脑袋突然一蹦,飞了起来,嘴里发出痛苦兼愤怒的嚎叫。
  一双猩红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既充满怨毒,又带着畏惧。
  无头的身体翻身爬起来,向着脑袋跑过去,两者立马结合在了一起。
  然后那怪物直接往外跑入黑暗中不见了。
  待它消失后,刘羲才放松下来,一颗心怦怦直跳。
  虽然他的经历已经算是非常丰富了,但是这种玩意儿,他还是第一次见呢,难免有些心惊胆颤。
  “不知道小蝶跟绿儿怎么样?”
  刘羲脚下加快,几步越过中院,来到后院花园的小轩,正是二女选的寝室。
  他连连的拍门,喊了好几声,屋里才点亮灯。
  小蝶裹着外衣,趿着鞋子拉开门,睡眼惺忪地问:“公子你怎么了?”
  刘羲看她面色苍白,不禁吃惊之下一把抓住她的手,号了号脉搏,有些虚弱。
  不放心之下,他又用灵觉查看了一遍。
  小蝶害羞地低着头,任他牵着手,一颗心砰砰直跳。
  刘羲道:“我突然想起来,明天应该叫徐坛主采购当归、黄精跟太岁了,所以来给你说一下。”
  小蝶奇怪道:“采购药材不是一向由周坛主负责的吗?而且这些药材上次买的还没用完呢。”
  “哦,是吗?那是我记错了,啊哈哈……”刘羲打了个马虎眼儿。
  小蝶突然脸一红,低声道:“公子,我们永远都是你的人,你又何必急于一时?”
  她声音好似蚊呐,细不可闻。
  但是刘羲听觉灵敏,听得一清二楚,不免十分地尴尬。
  他干笑了一声,道:“那个,没事的话你先休息。我先走了。”
  他刚转身,忽然又回头道:“我去看一看绿儿。”
  他一进房间里,只见熟睡中的绿儿小脸苍白如纸。
  刚一走近,她忽然睁开眼,双眼猩红,望着他诡异地一笑。
  有了心理准备,刘羲这一次镇定了许多。
  他的心灵力量涌动,两手结无畏印。
  手即是心,心即是手。
  手印之间,心力涌出,那鬼怪惨叫一声,化为了一缕黑烟。
  刘羲松了口气,抹了抹额头的虚汗。
  “唔……”
  绿儿皱着眉头哼了一声,慢慢睁开眼。
  看见刘羲,她含糊不清的喊了声:“羲哥哥。”
  刘羲摸了摸她的额头,冰凉一片,安慰道:“没事了,明天吃点药就好了。”
  “啊!小心!”
  小绿忽然双眼圆瞪,惊恐的望着他。
  刘羲猛然回头,只见小蝶阴恻恻地站在他身后,神情诡异,两只利爪往他脖子上掐过来。
  刘羲一把抓住她的两手,本能地想要一扭,但是想到这是小蝶的身体,只好手下留情。
  他再次将心灵之力用出来。
  这时,小蝶忽然张嘴尖啸,头发猛地疯长,像海草一样将他包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