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五章 开口借钱,口如含铅

  “你终于做了别人的小三,我知道那也不是因为爱……”
  周末的中环广场,人潮如织。
  此时却是魔音灌耳。
  刘羲拿着喇叭,高歌着后世的神曲,什么《小三》《爱情买卖》《最炫民族风》等等。
  过往的市民游客特别纠结,初听只觉得这歌low到爆,但是一遍听完,仿佛中毒似的,不自觉地跟着哼哼起来,身子也不受控制地想要扭动起来。
  最奇葩的是,他身边还立着一块大纸板,上面写着:
  “为梦想而歌,请各位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多多支持!再不成功,只能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了!惨!惨!惨!”
  这个时代的民众何曾见过这么奇葩的趣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还真有人给他面前的纸盒里放钱的,纸币硬币都有。
  刘羲也豁出去了,不但唱,还跳起来。
  几十年后流行的广场舞,今日提前生根发芽起来。
  在刘羲的鼓动下,很多师公师奶都跟着跳起来。
  凑热闹是人类的天性,人群越围越多。
  到下午的时候,整个中环都造成了拥堵,几条街都被堵得动弹不得。
  不但交警出动,连警察都惊动了。
  他们以为发生了大规模械斗。
  电视台跟报社的记者也闻风而动,赶了过来。
  刘羲大喜过望,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面对记者,他侃侃而谈,金句频出,都是后世火爆一时的流行语。
  可惜的是,没说几分钟就被警察带走了。
  看在他未成年的份上,只是口头教育了一番,就放他回来了。
  当天晚上,无线台跟亚视都将这则趣闻在新闻里播送了,甚至无线台最火的综艺节目《欢乐今宵》里,主持人还拿这事儿调侃打趣了一番。
  第二天,很多报纸上也或多或少地报道了。
  有几家小报甚至标题还取的是,“富家子街头卖唱”,“为梦想而歌,豪门子弟流落街头”……
  两天时间,刘羲就获得了2.5个愿力点。
  按比例来算的话,上次在学校得到了0.5点愿力,这次受众这么广,应该不止2.5的。
  他猜测可能计算方式不是简单按人数计算的。
  他懒得想这么多,先把愿力全部转换为灵魂属性,11点。
  11点属性,不算天才,但也算优秀人才了。
  顿时,刘羲的记忆力逻辑思考能力等,都大幅度提高了。
  傍晚,母亲唐瑛回来了。
  她今天特别憔悴,看着刘羲,欲言又止。
  半晌,才开口:“小羲,明天你请一天假,跟妈妈去走亲戚。”
  刘羲奇怪问:“去哪家亲戚?”
  他母亲是独生子女,也没什么堂兄堂姐表弟表妹的,父亲这边的亲人远在大陆,他们家哪有什么亲戚。
  唐瑛道:“你宝叔家。”
  宝叔名叫刘宝成,跟他爸爸刘敬儒是一个村子出来的。
  来港时,受过刘敬儒的照顾。逢年过节,常来他家拜访过。
  刘宝成开了家武馆,同时还在一些剧组挂名动作指导。
  刘羲知道父母都是万事不求人的性格,如今这般,分明是想去借钱的。
  他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唐瑛低声道:“跟呦呦匹配的肾源找到了,要到美国做手术,整体治疗费用大概要一百多万。
  家里卖房子的钱还剩下十几万,我找遍了同事朋友,借了十万。
  还差这么多!怎么办?怎么办?”
  她越说越伤心,捂着脸抽泣。
  “呜呜……都怪我!都怪我贪心,把家里的血汗钱都投进股市里,被那些杀千刀的吸血鬼糟践了!”
  巨大的压力,简直令她崩溃,她越哭越大声。
  其实这支股票最开始是他爸爸投的,唐瑛的理财观念一向保守。
  但是这支股票一路疯涨,唐瑛也越投越多。
  谁能想到竟然是个空壳子公司,很多人都被坑惨了。
  刘羲连忙安慰她,这时候刘呦呦醒了,听到妈妈在哭,也跟着哭起来。
  唐瑛忙努力收住眼泪,安慰她。
  夜里,刘羲翻来覆去睡不着。
  小呦呦的手术费还差七八十万,母亲已经想尽办法,走投无路了。
  刘宝成也只是小有资产,而且他还有一个在美国留学的女儿,需要用钱。
  不说他愿不愿意借钱,就算愿借,能有十万块,就是天大的诚意了。
  毕竟这年头,白领文员的工资才一两千。
  该怎么办?
  抄小说,远水解不了近渴。
  如今新人的稿费千字30-40块,一本书完本也得不到十万,至于出版以及其他影视版权,那得等更久了。
  何况手术的事拖不得,至少要先交定金,然后最多两个月,再拖下去人家医院都不为你保留下去了。
  贷高利贷?
  旋即,他就把这个念头按下去了。
  放高利贷的都是吸血鬼,根本惹不起,更何况他们也要对放贷人进行资产评估的。
  他家根本贷不到这么多钱。
  他的脑子疯狂转动,一个一个主意冒出来,不断设想着各种计划。
  第二天昏昏沉沉地醒过来。
  请过假之后,他跟母亲先把小呦呦送到托儿所,然后坐公交去刘宝成家。
  小呦呦望着他们那眼神,仿佛被遗弃的小兽,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
  母子二人心里都十分难过。
  一路上气氛沉重,没有说话。
  到了武馆,里面冷清清的,只有两三个男子在练拳跟健身。
  刘羲看着他们有点面熟,似乎是经常在港片里跑龙套的角色。
  刘宝成看到母子二人到来,很是热情地将他们迎了进去。
  “阿嫂你好。小羲啊,快一年不见,长成大人了!”
  “嘿,宝叔你倒没怎么变,还是这么威!”刘羲笑着说。
  刘宝成哈哈一笑,道:“果然长大了,嘴也变甜了,不像以前像个闷葫芦。哈哈,男子汉就该这样。”
  聊了一阵,他看了眼欲言又止的唐瑛,道:“阿嫂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若非敬儒哥的照拂,我也没那么容易在港城站住脚跟。
  你有什么事只管说,我刘宝成不是白眼狼,能帮的一定全力以赴!”
  听到这话,母子二人都松了口气。
  开口借钱,口如含铅,若是被拒绝,那就更尴尬了。
  刘羲看唐瑛还在斟酌言辞,不好意思开口,索性直接将情况说了。
  刘宝成拍手道:“能治好侄女儿的病,比什么都好!阿嫂你们还缺多少钱?”
  唐瑛期期艾艾道:“也没缺多少了,他叔,你有多少闲钱?”
  刘宝成道:“我手里有十二万存款,要寄一万给丫头,剩下十一万你们先拿去用吧。不够的话,我可以再找朋友借些,然后这处房产还可以抵押十几万。”
  “使不得使不得!”唐瑛忙阻止道,“有这十一万就够了!”
  刘羲听闻,也不好开口,总不能真让人家去卖房子吧。
  况且现在正是中英谈判期间,房价正处于低谷。
  母子二人拿到钱,千恩万谢,谢绝了刘宝成的吃饭邀请,一起赶回去接小呦呦。
  一路上,母子二人心情沉重,还差七十万。
  这么多钱,去哪儿弄?
  想到这,唐瑛就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刘羲突然开口道:“妈妈,我有办法一个多月内挣到一百万,你相不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