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六章 碰瓷金大侠

  刘羲突然开口道:“妈妈,我有办法一个多月内挣到一百万,你相不相信我?”
  唐瑛望着刘羲消瘦的脸庞,轻轻摸了摸,道:“傻孩子,一百万,你当是一百块呢。别担心,妈妈有办法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眼圈却不禁红了。
  刘羲认真地道:“我没骗你,我真有办法!”
  他拉着母亲进入房间,拿出一叠稿子来。
  唐瑛看着上面潦草的笔迹,写着“昆仑”。
  似乎是一本武侠小说,略略看了一段,写得还不错,看得出来,无论从文笔跟人物塑造等,都在模仿金庸,颇有几分神韵。
  不过想要在报纸上连载不是那么容易的,再说就算连载了,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唐瑛没有心情看下去,不过她不想打击儿子的信心,鼓励道:“不错,写得很好,比金庸倪匡都好!”
  刘羲道:“咱们家已经这样了,反正钱也不够,不如放手一搏!我们这样这样……”
  刘羲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望着他稚嫩而坚毅的面庞,唐瑛从丈夫失踪后第一次感觉到了依靠。
  没想到自己这个一向有点迟钝的大儿子,现在竟然想出了这样的主意!
  她思虑了半晌,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好,我明天就辞职,放手一搏!”
  两天后,一家叫做《港岛日报》的三流小报悄然易主了。
  说起《港岛日报》,算是港城最早创办的一批报纸了,有几十年历史。
  曾经也辉煌过,一度是排名前列,数一数二的大报。
  但是经过几次易主,早就没落了。
  此时《港岛日报》内部,已经人心惶惶。
  每一次易主,就意味着一次变革,意味着可能会裁员。
  如今这个时期,港城资金大规模外逃,移民潮汹涌澎湃,整个社会经济都不景气。
  被裁员的话,很可能全家跟着饿肚子。
  再说就算不裁员,大家也怕新老板又来折腾一番,到时候报社折腾垮了,大家一样倒霉。
  员工们实在被一茬茬的外行老板折腾怕了,许多有能力的都跳槽。
  众人窃窃私语的时候,就看见旧老板带着新老板进来了。
  新老板是一个美貌的中年妇女,看起来很和蔼知性。她身后跟着个瘦高的年轻小伙。
  这二人正是唐瑛刘羲母子。
  《港岛日报》每日发行量在三千份左右,在港城报业中,是个弟中弟的角色。
  不过它也有许多优势的。
  一是渠道完善,毕竟多年老店了;
  二是人脉广,很多早期的报业工作者都是从《港岛日报》出去的,有份香火钱在;
  第三是设备完善,连印刷厂都有,虽然老旧了点,但能用,可以省很多钱;
  四是占地广,如今地价不值钱,但过两年就要起飞,到时候光是卖地皮都赚翻。
  当然最主要的是它便宜,报价二十万,因为老板急着处理资产移民,被压到十三万就拿下了。
  原来的老板为唐瑛介绍了一番报社的骨干,然后又说了几句场面话,就匆匆离开了。
  唐瑛将三十几个员工一起叫了过来,按着刘羲设计的话,给大家画大饼。
  比如说,把大家的工资全部提升20%,看起来很慷慨,但一来要下个月才发工资,暂时不用付出,二来按照他的规划,后面几个月会很忙,加班是常事。
  这个时代大多数公司都不给加班工资,他涨的20%相当于加班工资罢了,毕竟这些员工原先工作是很清闲的。
  而且就是提升20%,也不过刚刚跟这些大报的薪资持平。
  他预计的是,一两个月内,《港岛日报》就能发展到一流大报的程度。
  那时候还是要涨工资的。
  只不过那时候涨,员工们觉得理所当然,提不起兴趣。
  不像现在涨上来,人人都觉得新老板很慷慨,一个个工作起来激情满满。
  她也不知道刘羲哪儿学的这些坏招,心慈口软的她原本是干不来这种事的,不过为了女儿,不得不把良心遮掩起来。
  动员大会开完,员工们安心地散去,只剩下几个管理层,继续开小会。
  这个时候,唐瑛直接让刘羲来讲。
  她也意识到了,自家儿子突然开窍了似的,比自己更像能干大事的。
  几人见这个少年坐在主位上发号施令,都是一愣,心里不太舒服,不过毕竟是私人企业,他们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把不满藏在心里头。
  刘羲才不管他们满不满意,这群人能力平庸,都是领工资混日子的,真正有能力有野心的早跑了,谁还留在这儿!
  不过好处是,他们经验丰富,而且好管理,老板说一就是一,不会像那些有才华的,一个个桀骜不驯。
  刘羲拿出几张打印的A4纸,分给大家,开口道:“《港岛日报》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特色。
  想做综合类报纸,但没有雄厚的实力,不伦不类。
  以后咱们专注于娱乐八卦,社会热点也以猎奇新趣为主。
  这是我新设计的版面。大家看一看,畅所欲言。”
  几位管理层认真地看起来,毕竟是太子爷,不能不给面子。
  他们发现还不错,版面设计比较流畅,看起来比原先的排版更顺眼。
  至于变成娱乐报也没什么,毕竟市民们都爱看八卦,投入也比做时政金融类报纸少很多,再怎样不会比现在更差吧?
  “从明天开始,我们免费提供报纸给报摊,限定他们最高七折出售。”刘羲继续道,“这么大的利润,我不信报纸佬不动心,他们肯定会主动推举给顾客,要不了几天销量必定大涨。”
  “刘生,你想做免费报纸,这怎么可能?同行会把我们吃了的!”戴着黑边框眼镜的老男人,主编严助说道。
  他实在害怕新老板乱来,要知道这些报业老板一个个身份背景都不简单的,惹急了黑的白的都来。
  刘羲道:“放心,只是七天免费时间,作为开业庆典而已。”
  刘羲当然知道港城的鱼龙混杂,再说他也没钱做免费报纸。
  若是有钱有势的话,他倒真想这么做,一举奠定自己的独霸地位。
  交代了一番之后,其他人各司其职,都急匆匆去干活了,只有审稿的主编严助留了下来,拿过少东家吩咐的小说认真看起来。
  《昆仑》乃是新世纪武侠名家凤歌的代表作,故事很有金庸的风范,剧情也很出彩。
  第一卷写的是梁文靖冒充死去的淮安王守卫大宋边城,又遇到了大宗师公羊羽,还有娇俏刁蛮的萧玉翎,各种武功绝技、阴谋阳谋。
  严助看到精彩处拍案叫绝,不多时前边几万字看完了,意犹未尽,眼巴巴望着刘羲,问:“刘生,后面呢?这书绝了,一定要拿下!作者是谁?”
  刘羲微微一笑,道:“你看最后一页的背面。”
  严助翻到最后一页稿纸的背面,只见上面写着:“昆仑,金庸新著”。
  他呼吸都急促起来,声音颤抖地道:“这……这真是金庸先生写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喃喃自语,都魔怔了一般,时而嘿嘿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