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五十章 白莲余孽

  这一次刘羲怒了,这分明是有人下暗手!
  他不相信,住了这么久都没事,突然之间就闹鬼了。
  “哼,鬼怪也是一种生灵,生灵莫不受心灵控制。我倒要看看这背后是何方神圣!”
  他心里恨恨地道。
  同时一招降魔印,心力涌动,触及进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那个世界里,一个少女被种种残忍的手段折磨着。
  一个面容阴鸷的男子总是以各种狰狞的形象出现。
  他时而拿着斧头,时而拿着刀具,总是不经意地露出血盆大口,嘴角鲜血淋漓。
  整个世界充满着杀气、怨气、死气。
  刘羲站在其中,浑身光华大作,如仙似佛。
  那光芒照耀之下,驱散了一切黑暗。
  整个世界变得鸟语花香,少女沐浴着阳光,笑容清澈。
  外界,小蝶的模样恢复了正常,却昏迷倒地。
  刘羲一把抱住了她。
  一个身穿素衣的灵魂体从她身体里钻了出来。
  她模样清秀,一脸平静,向着刘羲盈盈一拜,然后身体慢慢地变淡,消失了。
  刘羲的灵觉一直观察着,她就这样突然消失了,一点感觉不出来去了哪里。
  “这世间真的有轮回吗?”他心里想着。
  这时,他忽然发现属性面板上多出来功德一项,有了0.1点功德值。
  “鸿蒙树,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在上个世界做了那么多好事,都没有功德,在这个世界又有了?”他问。
  鸿蒙树分身道:“我目前的经验还不足以判断这种情况。或许有主的世界,是否有功德值,得看世界之主对世界的设定吧。”
  今夜看来无法安眠了,他害怕再出事,将小蝶跟绿儿接到了他的小院里,又煎了药给她们服下。
  小蝶也醒来了,两个少女谈起此事还心有余悸,都守在刘羲的身边,一步也不敢离开。
  刘羲此时铺开纸,提笔作画。
  几笔就把在女鬼的意识深处,见到的那个男子画了出来。
  此时,他按着上一世得到的茅山派寻灵法,提笔画符。
  他以真气代替灵力,笔走龙蛇,一气呵成。
  他也不知道茅山派法术中说的灵力是什么,跟这个世界的灵气有什么关系。
  只是这样尝试一下,没想到真写成了。
  最后的一笔一收,整张纸闪过一道莹莹白光。
  淡淡的,转瞬即逝。
  但是在这深夜里却十分的显眼。
  刘羲大喜,将纸折成了一只巨大的纸鹤。
  手一松,纸鹤悬浮起来,缓缓朝着门外飞去。
  刘羲对二女道:“你们好好歇着,我叫周贤带几百人来,将整个院子团团围住,应该没人敢再闯进来。”
  “这次的幕后黑手,不把他灭了,我决不罢休!平白无故的,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
  青莲教的骨干就住在附近。
  他调集教众,安顿好二女之后,就带着纸鹤出发了。
  纸鹤高高飞在空中,往西城门飞去,慢慢飞出城,越飞越远。
  刘羲一路跟随而去。
  此刻在西山坡的一处破庙中。
  两个男子相对而坐。
  他们身后的神龛下摆放着两个背篓,一根长幡直接就斜靠在神像上面。
  他们的面前摆放着一个草人,草人的身上绑着红绳。
  本来红绳的另一端牵在一个中年男子的手上,但是此刻红绳却全部断了。
  男子哇地吐了一口血,脸色变得苍白如纸。
  “老邢,怎么回事?”
  同伴问。
  他从怀里摸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红色的丹药,塞进老邢的嘴里。
  老邢咽下后,舒了一口气,恨恨地道:“阴鬼被破了!”
  “真没想到啊,那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却在这小河沟里险些翻了船!”
  同伴脸色一变,问:“对方会不会察觉到我们?”
  “极有可能。”老邢道,“他在阴鬼的心灵深处跟我打过照面,他一定会找来的。”
  同伴着急道:“那怎么办?要不要暂时避开?潜龙卫的狗崽子只怕也已经到了,惊动了他们,咱们又得逃命了。”
  老邢摇头道:“不能避开。若不趁着这次机会将对方解决掉,以后可能凭生变数。”
  “这次清水郡的分坛被捣毁,就剩了咱们两个孤魂野鬼。
  若是不能取回当年分坛埋在这里的宝藏,将功折罪,只怕去了总坛,也没有我们的位置。
  到时候,只能做任人驱使呼喝的小喽啰,你甘心吗?”
  “好!干他的!”他咬牙道。
  “哈哈哈……白莲教的小崽子,今日看你往哪里逃!”
  此时忽然传来一阵大笑声。
  来者修为不低,声音中蕴含着一种特殊的意境,有震荡阴魂的效果。
  “杀!杀!杀!”
  周围同时传来阵阵杀气腾腾的呼喝。
  人虽少,气势却胜过千军万马。
  “糟糕!潜龙卫的人到了!”
  两人脸色大变,纷纷抽出兵器,跳出门来。
  只见一个腰间系着鱼龙袋的男子领头,三十多个潜龙卫从四周包围过来。
  “九级统领!”两人脸色难看。
  潜龙卫按着本领跟功勋,分为一级到九级。
  一级最高,九级最低。
  九级之下,还有更多的是没有品级的。
  九级统领,至少都有筑基期修为,跟他们两人一般。
  不过身为潜龙卫统领,功法上法宝上,肯定远远超过了他们。
  他们除了最擅长的驭鬼术跟诅咒之外,就一穷二白了,根本没有其他对敌手段。
  以往对付潜龙卫的时候,都吃了大亏。
  “阁下如何称呼?”老邢问。
  “清水郡潜龙卫统领,韩纲。白莲妖人,还不速速就擒!”潜龙卫统领喝道。
  两人神魂传音商量了一阵,开口道:“韩统领,我们可以告诉你一个关于本教在庆阳城的宝藏的秘密,不过你必须答应放过我们一马。”
  “好,你们说说看。”
  韩纲一手按刀,眯缝着眼。
  “不行!你必须发下灵魂之誓,否则我们信不过你!”老邢断然拒绝道。
  “哼,既然信不过本座,那就去死吧!小魔崽子,你以为老子为什么跟你磨蹭?哈哈,尝尝我的斩天刀吧!”
  他蓄势已久,一刀出,好似闪电划破天际。
  这一刀照得夜空明亮如昼。
  这一刀蕴含着一股无敌的意境,斩身灭魂。
  暗藏在远处的刘羲吃了一惊,暗暗叫好。
  他只是晚到了片刻,察觉到有人到来,就收敛了气息跟心灵波动,将自己当做一块顽石。
  到了他的心灵境界,普通人路过的话,都会下意识的把他当做一块石头。
  就算是那些灵觉敏锐的高手,只要不用眼睛看到,都不会发现异常。
  此时老邢将手上长幡一挥,一股黑烟涌起,笼罩着这一片。
  韩纲那一刀下去,如中败革。
  一阵尖锐的惨叫声传出,黑烟消散了一些。
  “你在拖延时间,难道以为我们就是傻子吗?”
  老邢冷笑道。
  “好好品尝我们的百鬼夜行大阵吧。嘎嘎……”
  随着二人的笑声,大阵中传出阵阵鬼哭狼嚎,数十上百的鬼怪在大阵中来回穿梭。
  那些鬼怪往潜龙卫的身上一扑,紧接着蜂拥而上,或抓或咬,不久就将一个人撕成了碎片。
  韩纲大喝一声:“将血抹在刀刃上,结鸳鸯阵!”
  随着他的呼声,潜龙卫每三人靠近组成一个小阵,每三个小阵组成大阵,首尾相连。
  沾了鲜血的刀,每一刀砍在鬼怪身上,那些鬼物的身躯就变淡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