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八十八章 比武招亲

  “嫣然?!”
  郭靖大惊失色,眼前黄蓉的相貌,就跟在龙蛇世界,上中学时的洛嫣然一模一样,连笑起来的小酒窝跟俏皮的眼神,都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三具身体意识相通,正在军营中舞枪的杨康收不住劲,手中长枪啪的一声折断两截。
  远在大宋的刘羲亦是浑身剧震,踩踏了酒楼的楼板,滚落到地面来。
  “什么嫣然?嫣然是谁?”
  她面色一变,质问了两句,见郭靖呆愣着没有回答,气得转身就跑了。
  “鸿蒙树,你说她跟嫣然是否有什么关系?”他在心底问鸿蒙树分身道。
  鸿蒙树分身代表着他的神性,有着绝对的理智,能够做出最佳的分析。
  鸿蒙树分身的意念传递过来:“不知道。不过我感觉到了她们灵魂最深处最本质的真灵,有一种相似性。也许她们都是某一人的分身。”
  “爸爸妈妈跟呦呦也一样吗?”刘羲问。
  “是的。自从上次成长之后,我的感觉更加灵敏了。也许我们本身的来历也不一般呢。”祂回答道。
  郭靖抬起头,见黄蓉已经跑远了,连忙运起内力,使出全真教金雁功,几个起落追了上去。
  他一把拉住她道:“蓉儿你干嘛跑啊?”
  黄蓉甩开他的手,憋着嘴道:“你不去找你那位念念不忘的嫣然,找我干什么?”
  郭靖憨厚笑道:“我,我是想赞你巧笑嫣然,二师父说这是赞美女孩子好看的话。我知道自己嘴笨,早知道就不乱说了,惹你生气。”
  黄蓉强忍住喜色,傲娇地哼了一声,道:
  “我看你是在装作一副憨厚的样子,实际上早就发现我是女儿身了,是不是?”
  她本就聪明绝顶,郭靖已不是原来的郭靖,再装得像,情急之下,难免露出破绽来。
  她伸出小手扯住他的耳朵,“哼,不老实!告诉我,你骗了多少女孩子?”
  郭靖哎哟哟地叫着,道:“我就骗了你一个。”
  他将黄蓉拥入怀里,“以后我会永永远远,一辈子陪着你。”
  黄蓉听到他这充满柔情的话,不禁感动落泪,松开了扯着耳朵的手,轻轻给他揉了揉。
  她轻声道:“靖哥哥,我就把一辈子托付给你了。要是你将来负了我,我就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傻丫头,不许说胡话。”
  二人你侬我侬,说着甜言蜜语,一上午时间倏忽而过。
  郭靖忽然想起杨铁心跟穆念慈还在比武招亲,须得去看一看。
  他牵着黄蓉的手往城里走。
  见比武招亲的地方,人潮汹涌,围着一大圈还没散,郭靖忙拉着黄蓉往里面挤。
  黄蓉醋意满满地问:“靖哥哥,擂台上的姑娘好看吗?”
  郭靖搂住她道:“再好看也没有蓉儿一半好看。”
  他指了指杨铁心道:“那位穆大叔跟我有些渊源,他很像是我先父的结义兄弟,所以咱们来这看一看,免得穆姑娘受人欺负。”
  他略略讲了讲郭杨两家的事迹。
  黄蓉柔情地握住他的手,道:“靖哥哥你没有爹爹,我也从小没有妈妈,咱们都是一样的孤苦人。
  你放心吧,以后蓉儿会陪着你的。
  还有段天德那个狗官,以后蓉儿跟你一起去找他报仇。”
  郭靖心里一暖,轻轻握住她的手,就像百年前握着洛嫣然那样。
  此时,擂台上的是一个秃顶老翁跟一个莽和尚。
  这二人本不符合比武招亲的条件,但是他们胡搅蛮缠,惹得围观众人大声奚落。
  二人不以为耻,反而大声道:“我们两人先来争夺第一,赢了的再与这位小娘子比武。”
  “好,和尚我赢了就马上还俗,入洞房。”
  两人打了起来,都是粗浅的外家功夫,在真正的行家眼里不堪入目。
  两人却打得有来有往,呼喝有声。
  黄蓉皱眉道:“靖哥哥,你上去把他们打下来。”
  郭靖笑道:“傻丫头,比武招亲的擂台怎么能随便上去?而且这两个货色,杨大叔就能收拾他们。”
  他话音刚落,只见杨铁心喝道:“两位爷台不是小女佳配,请下去吧。”
  说着,铁枪横扫过来,呼呼有声。
  看到这枪来得势头凶猛,两人合力抵御,但是也没防住几招,被杨铁心一枪扫下了擂台去。
  周围人一阵欢呼,显然都不想看到穆念慈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嫁给老汉或是莽和尚。
  秃顶的老者跟大和尚满脸羞惭,钻入人群中跑了。
  杨铁心轻轻叹了口气,准备收拾起东西回客栈。
  不想这时一位白衣公子走了过来,高声喊道:
  “且慢。本公子还没比呢,怎么能走了?”
  他生得面容俊秀,手里摇着折扇。
  身后跟着四个白衣侍女,分别捧着琴剑箫笛,一路招摇过市。
  “嗯?怎么欧阳克来了?”郭靖心中纳闷。
  杨铁心一看他那油头粉面的样子,心中便是不喜,知道其必然是富贵出身,不好得罪,抱拳道:
  “公子请见谅。小女粗鄙,不敢高攀。”
  欧阳克唰的打开扇子,道:“你既然定下了比武招亲的规矩,为何又将本公子拒于门外?未免太瞧不起本公子了吧?”
  他轻轻一跃,飞上了擂台,自命潇洒地看向穆念慈道:
  “姑娘请出招吧。”
  郭靖知道不能如此下去了,万一穆念慈喜欢上了欧阳克这个人渣,岂不是比原本喜欢上杨康还不如?
  他一跃上台,喝道:
  “欧阳兄家中妻妾成群,又喜欢到处强抢良家女子,你又何必来招惹穆姑娘呢?就算你将她娶回家,你能保证给她正妻之位吗?”
  杨铁心见到一个穿着皮裘的少年半路杀出,一番话说得有礼有节,心中印象先好了三分。
  穆念慈原本见欧阳克生得风流俊俏,比这些天上擂台的人都好看几分,心底里本来有些好感的。
  如今听郭靖这么一说,这丝好感早被吹到爪哇国去了。
  她冷哼了一声,满面寒霜,显然对这登徒子极不待见。
  “小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既然你喜欢这位姑娘,本公子大可相让,你又何必戏耍于我?”
  欧阳克脸色难看地对郭靖道。
  郭靖忽然想起一件尴尬事,也就是这分身之法的一个弊端。
  那就是分身与本尊的相貌基本上是相同的。
  他与杨康、刘羲三人,样貌几乎一样,只是气质各不相同而已。
  郭靖死不承认,道:“什么小王爷?你认错人了!”
  欧阳克一阵狐疑,眼前这人确实跟完颜康有些不同,肤色更黑一些,面相上更憨厚粗犷一点。
  “是仅仅样貌相似,还是化妆易了容?”
  他想:“不管你是不是小王爷,既然你不承认,我就当你不是!”
  他喝道:“既然阁下出来捣乱,想必自负有惊人业艺,接招吧!”
  他用出了白驼山的武功,向郭靖攻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