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章 反水

  砰。
  察合台首先抵挡不住,昏倒在地。
  那佛光逐渐往他身上侵蚀过去。
  只是速度极慢。
  若是将他完全侵蚀,那他就成了八思巴手下的一具傀儡。
  在这精神世界中,八思巴变得格外强势。
  传闻他修炼密宗《往生经》,轮回了三生三世,真灵不昧。
  对于神识的运用,远在众人之上,再加上融合了铁木真的天命气运,简直如同仙佛降世。
  刘羲等人只能自保,毫无反攻之力。
  特别是亚瑟,他的战力本来与李秋水旗鼓相当,算是诸人之中最强的。
  但是被拉进精神世界之后,他反而成了最弱者。
  只靠着手中法宝石中剑,勉力抵御着佛光的侵蚀。
  “皈依!皈依!皈依!”
  仿佛无数人在耳边呐喊。
  八思巴化作一尊巨佛,坐镇中央。
  刘羲等人跟他相比,将好似蝼蚁一般大小。
  他浑身放出无量佛光,将整个世界都渲染成了极乐世界。
  仿佛只要成心皈依,就能得到极乐永生,得大欢喜大寂灭。
  李秋水魔气汹汹,却又占据了另一半世界。
  那其中充满了极致的邪恶、污秽与堕落。
  只要看上一眼,心底的各种欲念、各种的恶都会无限放大,诱惑着人想要投身其中。
  魔气与佛光争锋,不落下风,各占半边世界。
  白玉蟾捧着《皇极经世书》,和其光,同其尘。
  当佛光来时,他浑身绽放佛光,宝相庄严。
  当魔气涌来,他整个人又变得魔气森森。
  不论佛光与魔气,都无法侵蚀他。
  这就是《皇极经世书》的易变之道,天地万物,莫不在其中。
  老道脸色难看,冷哼道:“若是老道能得此天命气运相助,早就扫平了妖邪,岂能让这和尚逞威!”
  张天师头顶阳平治都功印,摇摇欲坠。
  他起初在外就受到了魔气的攻击,如今又处在佛光跟魔气的夹击下,实在难以支撑下去了。
  魔气侵入体内,他感觉内心的欲望被无限放大。
  他感觉下体坚硬似铁,若非多年修炼,心境甚高,早就丑态百出了。
  他脸色赤红如血,喘着粗气喊道:“紫清先生、长生真人,二位助我一臂之力,破开此地。我愿以祖传天师印相酬!”
  “好!”
  三人齐心协力,金丹之力汇聚在一起,猛地将整个精神世界劈开一道缝隙。
  张天师将天师印猛地往缝隙上一砸,天师印绽放出一片清光,将缝隙撕开。
  他然后钻了出去,化作金丹遁走,飞升而去。
  白玉蟾一把捞起阳平治都功印,看了看,颇为心疼地道:“可惜,基本上算是废了!”
  嘴上这么说,却老实不客气地揣进了怀里。
  不过张天师虽然逃脱了,但是此番被魔气与佛光侵蚀,就算侥幸在新世界中转生,恐怕也无法踏入道途了。
  八思巴见精神世界被撕裂了一道缝隙,颇为恼怒,心疼。
  他一挥手,佛光将缝隙抹平。
  喝道:“孽障,该死!”
  他的巨掌猛地拍下来,仿佛天倾地覆。
  众人避无可避,只得奋力抵御。
  教皇高举权杖,放出一片乳白色的圣光,口中高声吟道:
  “迷途的羔羊啊,快快回归牧羊人的怀抱。主的国度,包容一切美好。一切异端,终将受到审判与净化!”
  那圣光竟然能将佛光与魔气净化。
  只是圣光太弱小了,在漫天佛光与滔滔魔气中,仿佛风雨中的一点小火苗,摇摇欲坠。
  “是神圣的气息!”
  李秋水低声呢喃了一声,整个人融入魔气之中,一口将教皇吞了下去。
  魔气之中,教皇的圣光越来越弱小。
  霎时间,魔气化作一片天国圣境。
  鸟语花香,能让人长生的清泉汩汩而流。
  各种七彩炫烂的大树,树上挂满累累硕果。
  教皇嬉笑着,被一群穿着薄纱的美丽处子环绕,嬉戏。
  天使们扇动着洁白的翅膀,奏着音乐,唱着美妙的歌曲。
  这魔气乃是根据人最心底的欲念而幻化的。
  随着教皇的沉沦,圣光逐渐熄灭。
  然后教皇整个的精神力都被吞噬了,在外界的他,只剩下了一具肉身壳子。
  李秋水打了个嗝,感叹道:“果然还是修炼中人最补!”
  她的气势猛然上涨,向着八思巴化作的巨佛杀了过去。
  魔气与佛光纠缠,刘羲、白玉蟾、亚瑟三人就好似滔天巨浪中的一叶孤舟,飘飘摇摇。
  亚瑟喊道:“李宫主,此次我认栽了。只要你出三万积分,我将我们所攻略的世界权限全部转让给你。”
  李秋水道:“根据世界争夺战的规则,只要你们败了,你们所占的世界权限自然全是我的,本宫又何必给你积分!”
  亚瑟道:“若是你杀不了成吉思汗,天谴马上就要降临,你又能否扛过去,然后攻略下这个世界?”
  “哦?你能帮我杀掉成吉思汗?”
  李秋水心中一动。
  亚瑟自信地一笑,道:“你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宋金两国的大人物,我自然也能操控铁木真等人的生死。”
  八思巴得到成吉思汗的气运相助,能够与她分庭抗礼。
  再拖延下去,天罚降临,那么只能跑路了,此次攻略任务就算失败了。
  做了这么多,她可不甘心给下一批的轮回者做嫁衣裳。
  李秋水点头道:“好,只要你助我杀掉成吉思汗,我给你积分!”
  两人结下盟誓,这誓言是在主神殿的见证之下的,对于轮回者来说,是最有力的保证。
  亚瑟道:“我已经引动铁木真体内的剧毒,不用几秒钟他就会死去。
  没有了铁木真的气运相助,相信李宫主定能完成任务。
  恭喜李宫主了,咱们下一次战场再见。”
  说罢,身体逐渐虚化,眨眼间消失了。
  感觉到成吉思汗的气运猛烈波动,摇摇欲坠,八思巴目眦欲裂,喝道:“竟然罔顾天命,果然是孽障!死来!”
  他化作怒目金刚,向着李秋水猛攻过去。
  李秋水嘻嘻一笑,化作无边魔气,缠绕着他,却不与他正面相斗。
  她一把将刘羲白玉蟾二人卷起,魔气时而化作美女、皇权、仙境,诱人堕落,时而化作猛鬼夜叉,撕咬强攻。
  白玉蟾随着魔气变化,一时之间还安然无恙,不过却也不是长久之法。
  他喊道:“李宫主,人常言过河拆桥,你还没过河就开始拆桥,未免太过分了吧。”
  李秋水嘻嘻笑道:“你们从来都不是桥,只是我的养料而已,就像喂养的鱼,口馋了,就该杀了。
  吞噬了你们,我的天魔功必然更进一层,到时候在主神殿就是真正的最顶层。”
  刘羲道:“李宫主,咱们之间可是通过主神殿盟誓的,你敢违背主神殿?”
  他虽然不惧魔气的侵蚀,但是那魔气幻化的鬼怪却能伤到神魂。
  他一时间左支右绌,手忙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