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四十四章 武道大会

  刘羲脚踏禹步,踏罡步斗,拳意高邈,如同仙王降世。
  看上去轻飘飘的一拳,却重如山岳,看起来不快,却如同穿梭空间,后发先至。
  砰!
  两人两拳相交,如同火药爆炸,数里皆闻。
  坚硬的水泥土面,好似烂泥一般,一踩一个脚印。
  不一会儿就变得坑坑洼洼的了。
  “咦?”
  God长眉一掀,有些意外。
  刘羲还没有突破见神不坏之境,但是力量上面却比他毫不逊色,真是咄咄怪事!
  他不信,又是硬碰硬的全力出手。
  刘羲毫不相让,硬攻硬对。
  交手了数十招,双方都没占到便宜。
  每一次出手,都用尽了全部的精气神,即使是god也感到一丝轻微的疲累。
  可是他发觉刘羲却好似永动机似的,没有一点疲倦的感觉,这不禁有些颠覆了他的认知。
  强攻不下,God风格一变,使出缠丝手。
  劲力环环相扣,连绵不断,好似一只吐着网络的大蜘蛛,而刘羲就被他当成了蛛网中的猎物。
  这正是他独创的另一绝技,先天十二缠。
  这一招刚猛之上不及“火里栽莲”,但是却韧劲更足,且诡谲阴毒,更是令人防不胜防。
  刘羲的招式全部都被他的十二路缠丝手所笼罩,只要一露出颓势,就会像落在蛛网的虫子一样,瞬间被包裹住,然后被蚕食。
  刘羲毫不在意,各种拳法信手拈来,防得滴水不漏。
  太极拳以锤法为主,至刚至柔;形意拳脱枪为拳;八卦掌化刀为掌……
  两人不拘泥于一门一派,一招一式,出招之间随意挥洒,妙到巅毫。
  大战了近十分钟,god感觉到自己的气息出现了一丝轻微的紊乱。
  踏!踏!踏!
  他脚下飞快退开,水花步步生莲。
  这一退,一直退了二十多米远。
  刘羲哈哈一笑道:“长眉毛,还要打下去吗?”
  God脸色难看,刘羲完全是仗着天赋异禀,以力压人。
  论招式上,他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可以说早就输了。
  但就因为他变态的体力,硬拖了下来。
  这不是他想要的战斗。
  他想要的是不论招式、力量、心灵修为上面,都与他势均力敌的对手。
  这样才能在交战中激发出灵感的火花,找到前进的道路。
  “哼,不过是个守尸鬼罢了。”
  在他看来,刘羲除了力量之位,拳意跟招式都没有令人惊艳之处。
  不过是蛮力罢了,对于突破境界没有帮助,所以既不忿又不屑。
  知道奈何不了刘羲,也没心情继续纠缠下去。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刘羲看了看碎裂得坑坑洼洼的公路,横七竖八的折断倒地的大树,不禁摇摇头道:“真是无妄之灾。”
  听到警报声拉近,知道是他与god的交手声响太大,惊动了警察。
  不想自找麻烦,他快步地离去了。
  几个起落,已经到了数百米开外。
  回到家门前,他看了看自己一身的乞丐装,衣服的袖子碎成了条,鞋子也破了。
  不想父母妻儿担心,他直接跃过围墙,然后跑过草坪,顺着别墅的墙壁手脚并用,翻进了自己房间里,去洗漱换衣。
  整个过程不超过三五秒,连守门的保安都只觉得一阵微风吹过,什么也没察觉到。
  倒是家里的热感应监控系统检测到了,确认他的身份后,没有发出警报。
  之后的日子,刘羲继续进行着最后的研究,整理出一套完整的行之有效的方法。
  而世界武道大会也如期在京举行。
  得益于国术联盟这么多年来的推广,这次比武引起了全世界广泛的关注跟讨论。
  他们不知道,这次比武跟以往的比赛的区别。
  这次是真正的实战擂台上,血腥残酷,非死即伤。
  所以都对这次不在电视台直播感到不满,很多有钱人准备直接去京城旅游,买票现场观看。
  京城,奥运场馆。
  观战的除了贵宾室里的各国政要,观众席上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有钱人。
  今天已经是武道大会第十天了。
  观众席上空了很多位置。
  因为太过的凶残血腥,把很多人吓坏了,不敢再来看了。
  这跟以往国术联盟举办的功夫大赛完全不同。
  几乎没有任何规则限制,也没有漂亮的套路,没有你来我往的打斗。
  都是简单直接,几秒钟内分胜负。
  输的一方不是死了,就是残废了。
  赢家也未必能讨到好,很多时候甚至是两败俱伤,没有赢家。
  有观众将此事披露在网上后,引起了掀然大波。
  全世界的网民都在讨论着。
  大部分人都觉得太过血腥野蛮了。
  还好这次比武是全球各个流派的武者都参加的,否则的话只怕华夏功夫要遭到许多人的抵制了。
  今天是最后一战。
  严元仪跟风采平局收场。
  唐紫尘以外罡境巅峰对战见神不坏的巴立明,以她至诚之道的精神境界,招招处于先手,最后两人也是平局收场。
  电子屏幕跳动着,只剩下了god跟王超两个名字。
  字体定格,庞大的体育馆内,立刻升腾起一股压抑的气氛。
  这一刻,一切的声音都消失了。
  只有god跟王超两人,才是一切的中心。
  “王超,终于轮到我们了。”
  God跟王超几乎同时站起身来,走到了场地中央,遥遥对望着。
  “可惜呀,我们神仙一般的人物,却要在一群猴子面前打生打死,真是可悲可笑。”
  他冷哼了一声,目光望向贵宾室,好似利箭,令许多权贵政要的心脏险些跳出来,面色苍白,直冒冷汗。
  “我们都是人,力量也是一步步修炼来的。”
  王超摇摇头道。
  God不与他争辩,道:
  “今日不论胜败生死,只希望我们当中有人能找到前面路。”
  两人没说几句,开始以各自的绝技对攻。
  体育馆内霎时气浪掀起,音爆声直接震碎了玻璃窗。
  那些没练过武的人只觉得巨雷在耳边轰轰作响,有的人直接被震晕了过去。
  两人各种绝技信手拈来,有自己的独创,有对手的,也有武道大会期间参赛者的。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各种打法基本上没有了秘密,一眼就可以看透。
  看过之后就可以使用出来,甚至比原来的使用者更加的正宗。
  两人交手近百招后,忽然罢手停了下来。
  “我们都到了打法的巅峰,任何的技巧都已没有任何用处,不如摒弃一切,以最直接的力量、拳意来较量。”
  王超提议道。
  “好!”
  “好”字一出口,god的眉毛上,鲜血一滴滴顺着长眉毛滴落下来。
  显然他已经将气血运转到了极致。
  两人硬对硬地对攻,不但是力量的较量,也是心灵的较量。
  王超的气势如山如岳,以势压人。
  God毫不相让。
  两人旗鼓相当,精神火花激剧闪动。
  每一拳都是心、意、气、力的完美结合。
  场馆内,地面被踩得粉碎。
  空气如水一般泛起阵阵波纹。
  石子如同子弹乱飞。
  观众纷纷躲避,哭喊声,吵闹声,乱成一片。
  王超跟god两人充耳不闻,全神贯注。
  一招接一招。
  直到王超挥出第一千拳,他感觉到god力竭了。
  这一拳下去,他一定会死。
  “可惜呀,还是没有看到前面的路。”
  王超心中闪念,手上却没有丝毫留手。
  眼看这一拳要落下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蹿了进来,架住了他的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