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九十章 尴尬

  大庭广众之下,上演了这么一出破镜重圆的戏码。
  关键是一方还是金国的王妃。
  所有人都不禁面面相觑。
  欧阳克梁子翁等对视了一眼,不好掺和赵王爷的家事,只是叫了人赶紧去通知赵王完颜洪烈。
  包惜弱道:“以后咱们一家三口再也不分开了。”
  她冲郭靖招招手道:“康儿,这是你亲生爹爹。你记着,你不是金人完颜康,而是宋人杨康。”
  杨铁心狐疑道:“惜弱你认错人了吧?他是郭大哥的儿子靖儿。”
  “娘!”
  此时杨康赶来了。
  所有人目光都在杨康跟郭靖两人的脸上来回巡视。
  两人的五官、样貌,有八九分相似。
  只是杨康更加清秀白皙,气质中带着贵气。
  而郭靖肤色黝黑,气质朴质憨厚。
  所有人都脸色古怪起来,望向杨铁心跟包惜弱,心道:“不知这杨铁心跟他义兄郭啸天,到底是谁绿了谁?”
  王处一心里再一次泛起尴尬:“起初没觉得,现在一想,怎么这两人跟掌教长得那么像?
  无量天尊,罪过罪过!
  相貌相像者,古往今来不是没有过。
  一定只是巧合!对,就是巧合!”
  见气氛突然凝滞,柯镇恶眼睛看不见,只好问道:“怎么了?都没人出声了。”
  韩宝驹心直口快,道:“大哥,靖儿跟这小王爷长得简直一模一样,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他的话一出口,周遭温度好似忽然冷了下来。
  韩小莹悄悄拉了拉堂兄的衣角,低声道:“哥哥,不要乱说话!”
  包惜弱望着郭靖跟杨康,又狐疑地望了杨铁心一眼,心道:
  “莫非铁哥跟郭大嫂……不可能!”
  她想起李萍那五大三粗的相貌,自家夫君年轻时也是个俏面郎君,怎会放着自己这娇艳的家花不采,出去采那不好看的野草。
  杨铁心也狐疑地望了自己怀里的娇妻一眼,赶紧摇摇头将心里的念头驱散。
  “我怎么能怀疑他们?他们一个是我亲近的妻子,一个是我信赖的大哥。郭大哥绝不是这种人的!巧合!一定是巧合!”
  王处一仰天哈哈一笑道:
  “春秋之时,鲁国阳虎与孔子十分相像,二人成为多年政敌。
  孔子适匡,匡人把孔子当做了阳虎,差点杀了他。
  可见样貌相似者,自古便不少。
  不过郭杨二位却是世交兄弟,这缘分自然又比其他人更深厚了。”
  杨铁心与包惜弱听到这番说法,颜色稍霁。
  江南七怪齐声称是,心想有文化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
  欧阳克等人则是半信半疑,不过毕竟事不关己,都没有言语,只是静等着完颜洪烈到来再做决定。
  王处一看了一眼周围人,提醒道:“此处乃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咱们还是快走吧。”
  说着与江南七怪一起拥簇着杨铁心夫妇往外走。
  欧阳克与梁子翁等人立马拦住,道:“诸位,还是等赵王爷来了之后再走吧。”
  周围的军士也抽出兵刃,将他们围在了中间。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看热闹的人纷纷作鸟兽散。
  杨康止住了欧阳克梁子翁等人,道:“欧阳兄,让他们去吧,不该留的,终究留不住。”
  他向郭靖点点头,示意快带他们走。
  “惜弱,你快回来!”
  只听得完颜洪烈一声大喊,纵马奔了过来。
  他身后跟着大队的军士,还有许多的武林高手供奉。
  完颜洪烈冲杨铁心等人喝道:“大胆贼子,竟敢劫持王妃!快快放了她,否则本王将你们碎尸万段!”
  侯通海大声禀道:“王爷,王妃是自愿跟着走的,不是他们劫持的。这人叫杨铁心,据说是王妃原本的丈夫。”
  完颜洪烈脸色胀得通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暗骂:“蠢货!老子用得着你来提醒!”
  沙通天更是气得吐血,只想一掌拍死这个蠢货师弟。
  这个师弟脑子里一直缺根筋,以前还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没有花花肠子,对自己言听计从。
  但是现在看来,黄河帮还是及早散伙的好,省得某天被他连累了性命。
  沙通天道:“听说江湖术士惯会使用迷药,让人神志不清,甚至连至亲都不认识。
  看来王妃定是中了他们的道儿。
  王爷,这种下三滥的江湖蟊贼,千万不可放过!”
  完颜洪烈面色稍霁,点了点头。
  在众多供奉的护卫下,他走上前,居高临下审视着众人道:“快快放了王妃,否则本王要你们全家满门鸡犬不留!”
  江南七怪等冷哼一声,各自亮出了兵刃。
  他转向包惜弱,柔声道:“惜弱,快回来吧。”
  包惜弱叫道:“王爷,多谢你这些年对我们母子的真心相待。
  如今我找到我丈夫了,天涯海角,我也随他去了。
  你的恩情,来世我变牛变马,再做偿还!”
  完颜洪烈道:“我才是你的丈夫啊,你定是被他们下了迷香,本王定会救你出来的!”
  他挥了挥手,沙通天为了抢功,抢先飞扑过去,拟把包惜弱救出来。
  侯通海见师兄动了,毫不犹豫地跟上。
  梁子翁灵智上人等人见他们师兄弟抢先了,也杀入进去。
  郭靖上前一步,拦住了沙通天师兄弟。
  王处一抽出长剑,迎战梁子翁、灵智上人、彭连虎三个好手,不落下风。
  欧阳克飞向杨铁心,折扇一点,将杨铁心的长枪拨到了一边。
  穆念慈抢上前,被他一招击退,还调笑道:“小美人儿,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跟本公子切磋吗?”
  江南七怪见大家都动手了,挥舞着兵器向欧阳克招呼过去。
  欧阳克再不复刚才的从容,一阵手忙脚乱地应对着,口里喝道:“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
  柯镇恶道:“哼,我们江南七怪向来一体同心。不管敌人是一个人,还是一万个人,我们江南七怪都是携手对敌。”
  欧阳克被打得节节败退,特别是柯镇恶的毒镖,防不胜防。
  见手下人不能取胜,完颜洪烈对身边穿着葛袍的老者道:“劳烦裘先生了。”
  裘千仞淡然道:“好说,好说。”
  他跃入场中,身若惊鸿,快速绝伦,只听得啪啪几声响。
  江南七怪跟王处一各接了他一掌,顿时纷纷倒退几步,坐倒在地,面色忽青忽白,显然受了内伤。
  王处一内功精深,还好一些,像全金发韩小莹二人功力最浅,嘴角鲜血直淌,浑身内息散乱,已经提不起半点力气了。
  完颜洪烈鼓掌叫道:“好!”
  梁子翁等人都目露骇然之色,原本还有些跟裘千仞一争高下的小心思,此刻马上收了起来。
  见裘千仞往包惜弱跟杨铁心抢来,郭靖一掌击退了沙通天跟侯通海师兄弟,拦在了前面。
  王处一叫道:“郭小兄弟当心哪,此人是铁掌帮帮主裘千仞,武功很是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