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七十八章 崖顶之斗

  铁木真与义父王罕、义兄扎木合一道将完颜洪烈兄弟迎进了大帐里。
  完颜洪烈宣布了金国的册封圣旨,却只册封了铁木真与王罕,将扎木合给落空了,言语中暗暗挑拨三人的关系。
  铁木真三人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其实已经慢慢起了嫌隙。
  王罕的儿子桑昆更是一脸阴沉,阴阳怪气地说着怪话。
  郭靖懒得呆在这儿看他们勾心斗角,便跟拖雷等出去骑马玩耍去了。
  不多时,就瞥见七个怪人往这边走来。
  他们一行人男女老少都有。
  年长的盲人拄着拐杖,约有四十来岁了,而最年轻的少女,看起来才二十来岁。
  郭靖知道是江南七怪到了。
  为了吸引其注意,他特意将自己的那柄匕首掏了出来,对着阳光晃了晃。
  这把匕首乃是乌金所铸,吹毛断发,在阳光下熠熠生光。
  妙手书生朱聪一见,眼睛一亮,走过来跟他们闲扯了几句,就把郭靖的匕首给顺走了。
  郭靖甚至都没感觉到他什么时候偷去的,他这一手妙手空空的本事当真不凡。
  几人略走远了一点,朱聪就拿出匕首来上下打量,直叫:“好宝贝。”
  全金发笑道:“二哥总是改不了这顺手牵羊的毛病。”
  朱聪道:“我看那些小孩大都穿着貂裘,显然是部落头人的子嗣,取不伤廉。
  这等宝贝,在那些豪酋手里,不过是割肉切酥的玩物,到了我手中,正好物尽其用。”
  全金发好奇道:“给我也瞧瞧。”
  朱聪将匕首扔过去,蓝光一闪,在太阳下化作一道小小的彩虹。
  众人都不禁喝彩了一声。
  全金发抓住匕首,只觉寒气逼人,先叫了声:“好。”
  越看越是赞赏,忽见剑柄上刻着“杨康”二字,心中奇怪:“这是个汉人的名字,怎么流落到了蒙古人手里?能拥有这等利器,这杨康只怕是个大有身份的人吧?”
  他喊道:“大哥,你知道谁叫杨康吗?”
  柯镇恶想了半晌,摇头道:“没听说过这号人物。老六你为什么这么问?”
  全金发扬扬匕首道:“剑柄上刻着杨康两个字呢。所以我想问一下,杨康是不是哪一个江湖高手。”
  众人听闻,都思考起来,想了一阵,还是没有头绪。
  南希仁忽然道:“你们说这杨康会不会跟杨铁心有什么关系?”
  他向来闲言少语,每说一句话,必然言之有物。
  全金发叫道:“反正这么多年都没找到什么线索,咱们不如去碰碰运气,若是找到了杨铁心的孩子,咱们也算赢了丘处机那牛鼻子一场。”
  几人纵马赶回,追上了郭靖。
  朱聪将匕首扬了扬,叫道:“小孩,你的东西掉了,还要不要?”
  郭靖伸手出接,他却将手缩了回来。
  朱聪道:“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叫杨康?”
  郭靖摇头道:“我叫郭靖。”
  “郭靖?”七怪心里如同天雷打鼓,无比震惊。
  没想到啊,辛辛苦苦找了六七年,却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柯镇恶一跃下马,抓住郭靖的肩膀,急声问道:“你是不是宋人?你的父亲是不是叫郭啸天?”
  郭靖只是愣愣地点头,脸上露出畏惧之色。
  七怪欢声大笑,兴奋莫名。
  韩小莹劝道:“大哥,你别吓着这孩子了。”
  看着郭靖这呆愣愣的模样,七人心里不免有泛起了隐忧。
  心想这孩子如此呆头呆脑的,不知道能不能学好武功。
  柯镇恶问:“孩子,你想不想学武功?”
  郭靖用力地点了点头,大声道:“我要学好武功,为父亲报仇!”
  柯镇恶指了指一处悬崖,道:“若是想学武,今晚就到那处崖顶来找我们。你一个人来,不许告诉其他人。你敢不敢来?”
  郭靖怔怔地点了点头,然后揣好匕首,骑着小马回去了。
  妙手书生朱聪叹息道:“不知道丘处机找到杨家那孩子没有?他的天赋如何?”
  柯镇恶道:“全真教比咱们势大多了,应该找到了吧。这场赌局只怕咱们要输了。”
  南希仁道:“那也未必。咱们又何尝聪明过。”
  大家知道他的意思,是说勤能补拙。
  柯镇恶道:“不怕他笨,就怕他胆小,没有血气。且看今晚他敢不敢来吧。”
  当晚四更时分,郭靖拿了一把铁锹跟一根绳子偷偷出发了。
  他不是原本的郭靖,当然知道这一晚的凶险。
  也不知道如今剧情改变没有,陈玄风跟梅超风夫妇还会不会出现。
  他如今还是个六七岁的小屁孩,又没有修炼什么武功,即使拥有绝顶的战斗意识,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也只是送菜的。
  原著中郭靖能杀了陈玄风,绝对是主角光环起了作用。
  郭靖可不敢赌自己也这么好运。
  万一被梅超风夫妇弄死了,就划不来了。
  所以他一直等到了四更天,才出发。
  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崖顶的时候,东方都已经微微泛白。
  时间已近五更。
  郭靖见崖顶上没人,心里嘀咕:“莫非他们被气跑了?”
  他顺着陡峭的山路往另一面山麓找过去。
  走出不远,隐隐听见几个人的哭声。
  郭靖慢慢顺着哭声传来的方向攀爬过去,只见一处山坳里,立着一个新砌的小坟包,江南七怪只余六人,正在哀泣。
  “哎,剧情的惯性吗?竟然还是张阿生死了。”
  郭靖心里想着,慢慢滑下土坡。
  此时六怪陡然转身,望向郭靖。
  朱聪在柯镇恶身边低声道:“是郭靖那小子来了。”
  柯镇恶怒喝道:“你怎么现在才来?没一点血性胆识,学什么狗屁武功!”
  冲上去就要给郭靖一巴掌。
  郭靖一矮身,躲了开,委屈地道:
  “你们说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所以我一直等着部族里的人都睡着了才赶来的。”
  朱聪忙劝道:“他来晚了也好,否则那般凶险的战斗,我们可顾及不上他,反而累赘。”
  柯镇恶犹自未消气。
  韩小莹拭着眼泪,劝道:“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该好好教导这孩子,也算是了却五哥的一桩遗愿。”
  提起老五张阿生,柯镇恶叹道:“也罢。”
  对郭靖招招手,道:“你过来。”
  将他叫到面前后,让他给每个人行拜师之礼。
  从“大师父”“二师父”,一直到“七师父”,包括了躺在坟墓中的“五师父”。
  拜师之后,江南七怪开始讲诉起他们的来历,郭杨两家的灭门之祸,与丘处机的打赌,以及今日与铜尸铁尸的战斗等等。
  将事情原委都与他说了。
  原来黄药师虽然没得到《九阴真经》,但是得到了刘羲所授的国术八卦掌,触类旁通之下,武功更进一步。
  而陈玄风梅超风两人逃离桃花岛的时候,就将《八卦掌详解》给偷了。
  这国术与射雕世界的武功大相径庭,陈梅二人见识不足,将好好的一套掌法练歪了,反而练成一门阴毒的摧心掌法。
  国术本就锤炼肉身为主,所以二人的硬功更进一步,在江湖上取得了铜尸铁尸的称号。
  他们因与柯镇恶有夙仇,所以今夜相遇,双方就死斗起来。
  结果跟原著一样,张阿生身死,其他六怪人人带伤。
  而因为黑夜的原因,铜尸铁尸两人功夫大打折扣。
  陈玄风飞在半空时,凑巧被柯镇恶的毒蒺藜打中罩门。
  内力一泄,滚落悬崖摔死了。
  梅超风也同样被柯镇恶射瞎了眼睛。
  慌乱之中,提着陈玄风的尸身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