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七十三章 结因果术

  当天晚上,刘羲与马钰周伯通等人正在为王重阳守灵,忽然听得喧哗声起。
  只见侧院火光冲天,竟然有人打进了重阳宫中。
  丘处机最性急,提剑冲了出去。
  刘羲怕他有失,忙跟了过去。
  只见几十个黑衣人正在杀人放火,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裘千仞。
  见丘处机杀了进去,刘羲喊道:“丘师侄,把裘千仞留给我!”飞身追了过去。
  丘处机知道自己的武功差距裘千仞甚远,因此避开他,往黑衣人当中杀了过去。
  此时他正是伤心时刻,这群人竟然敢在这个时间来捣乱,当下毫不留情。
  剑光灼灼,寒气凛冽。
  全真剑法之下,不一时就又多一条亡魂。
  裘千仞知道欧阳锋曾败于刘羲之手,所以对他格外忌惮。
  两人交手时,他只是一味游斗。
  他号称铁掌水上漂,身法之迅捷,比起欧阳锋洪七公等更胜一筹,较之黄药师也毫不逊色。
  刘羲的禹步虽然也很快,但却也难以短时间内拿下他。
  打斗中,刘羲看见一条黑影从大树上跃下,飞快地往灵堂窜去。
  刘羲知道那应该是欧阳锋。
  此时裘千仞招式更急,他用了十成的功力,不断地跟刘羲缠斗,死战不退。
  欧阳锋进去后,灵堂里传来几声呼喝打斗声跟受伤闷哼的声音。
  裘千仞正高兴以为欧阳锋得手时,忽然听得一声惨叫,只见欧阳锋猛地退了出来,跑得比原先更快三分,转眼间就逃下山去了。
  显然事情发生了意外变故,裘千仞也顾不上别的,硬接了刘羲一掌,顺着这股力道,飞快地逃窜。
  他们两个领头的跑了,剩下的人或死或伤,一时间也纷纷作鸟兽散。
  刘羲跟丘处机无心追赶,安排了人灭火之后,就急忙赶回灵堂去。
  此时灵堂里,棺材板被掀落在地上,王重阳正盘坐在棺材中。
  马钰周伯通等人围在他身边,满脸欣喜。
  王重阳道:“欧阳锋的功夫被我破了,十余年内不能再作恶了,如此我可以安心地去了。”
  言罢,闭目而逝。
  这一次王重阳的是真的死了,刘羲以心眼感知,察觉到一颗明珠从他天灵中飞出,正是他所结的金丹。
  此丹非虚非实,唯有心眼可见。
  王重阳的金丹遁出后,直接向着后山禁地飞去。
  刘羲一言不发,飞快地跟上,一路闯入古墓禁地之中。
  见金丹穿过石门进入了古墓之中,刘羲只能无奈地站在门口。
  他可不敢遁出金丹,心修金丹乃是阿赖耶识之寄托,一旦离体,就回不来了。
  这具肉身就只能报废了,只能投胎转世。
  刘羲运气内功喊道:“全真教刘处玄前来拜见林师姐。”
  他的内功深厚,声音束成一线,传入了古墓之中。
  经过甬道的回声,好似天雷一般隆隆作响。
  不多时,石门打开了。
  一个美貌少妇走了出来,她双眼通红,恨恨地盯着刘羲:“你们全真教的臭道士是什么意思?
  小姐如今重病不起,你却来此吵闹。
  若是惊扰了小姐,我定与你全真教不死不休!”
  刘羲稽首道:“在下略精医术,可以为林师姐看一看。另外掌教师兄今日归天,林师姐是师兄多年老友,在下于情于理,应该来通告一声。”
  “王重阳死了?”
  少妇吃了一惊,随后又冷哼道:
  “这负心汉死了便死了,还来告诉小姐做什么!”
  不过她知道林朝英一直对王重阳念念不忘,因此也没有阻拦,领着刘羲进了古墓。
  穿过一条甬道,拐个弯进了一间石室。
  石室里除了一张寒玉床之外,别无他物。
  林朝英躺在床榻上,灯光下,面色泛起不正常的殷红色。
  床边还有一个面貌丑陋的少妇在照顾着她。
  刘羲猜测她应该就是后来的孙婆婆吧。
  “林师姐?”
  刘羲轻轻呼唤了一声。
  林朝英的头发已经完全灰白,额头上满是皱纹,眼部以下的肌肤却又如同二八少女一般光泽,看起来甚是诡异。
  刘羲明白,一方面是她的心情郁结,内伤加重,致使早衰。
  而另一方面她又内功不俗,古墓内功有养颜、长葆青春之效。
  所以才形成了如此怪异的样子。
  他观察着林朝英的面色,只感觉她浑身泛起一股死气,只怕大限将至。
  “中孚哥,你来娶我了?”
  她喃喃低语。
  若非刘羲内功高深,肯定也听不清楚。
  王中孚,正是王重阳修道之前的名字。
  显然她此刻仍对王重阳念念不忘。
  林朝英缓缓睁开眼,看见刘羲,问美貌少妇道:“此人是谁?你为何让男子进入古墓?”
  刘羲主动答道:“在下全真教刘处玄,我师兄正是重阳真人。”
  “是王重阳那个犟牛的弟子么?他怎会让你来古墓的?”
  林朝英有气无力地问。
  刘羲道:“师兄已经归天了。在下是来报丧的。”
  “王重阳死了?”她惊愕道。
  “王中孚,你怎么能死?怎么能就这么死了?你欠我的还没还呢!你怎么能死!”
  她伤心绝望,嚎哭了两声,不禁口中直吐鲜血。
  “小姐!”
  少妇急得眼泪直流,冲刘羲吼道:
  “你不是说你医术高明吗?快给小姐看一看啊!”
  林朝英对她摆摆手,道:“不必了。
  若是人死无知,自然一切爱恨皆空。
  若是真有黄泉,我正好追上那个负心人的脚步。”
  刘羲触景生情,不禁想起了洛嫣然在他怀里睡去的那一刻。
  他以心灵沟通王重阳的金丹,传递了一股意念过去:“师兄,我有一道香火神道法,可以将两个因缘纠缠的人缔结因果,命运相连,不知你可愿学?”
  这是白莲教香火神道法之中的法门,缔结因果,神魂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王重阳的金丹中传来一股急切的情绪,连连催促。
  刘羲将此法门传了过去。
  这只是一道秘术,而非修炼功法。
  以王重阳的境界,不一时就融会贯通了。
  “使用此法,大折气运,只怕以后全真教会有灾厄。”
  王重阳的意念传来。
  刘羲道:“有小弟在,不管什么灾厄,我自会平安度过。”
  刘羲蓦然感觉到属于全真教的天道气运在动摇。
  冥冥中有股意志在告诉他,是否允许动用全真教的气运。
  此时他身为第二代掌教,若是不同意,那么即使是王重阳也调动不了。
  “同意。”他心里默念。
  他陡然感觉到全真教的气运下降了一大截。
  而重阳宫中的马钰等人也忽然感觉一阵没来由的失落跟虚弱。
  不过他们只以为是因为今晚的事情太多,心神疲惫所致,都无以为意。
  此时林朝英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朦胧中,她看见王重阳穿着一身大红色吉服,笑吟吟的望着她。
  “英妹,今日你我同登仙国,来世定然再续前缘。”
  “中孚哥,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几十年,终于等到了。”
  她身子腾空,抓住王重阳的手,往虚空飞去。
  王重阳转首与刘羲对视一眼,微微点头,然后遁入了虚空之中。
  “小姐!”
  林朝英的丫鬟林环与孙氏见林朝英断了气,都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