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结识张飞

  刘羲等他走近,只见这群游侠儿约有百人。
  一个个佩着各式各样的刀剑,散乱地站在大路中间。
  刘羲微微蹙眉,这些游侠儿打群架还可以,行军打仗,只怕一合就要被冲散。
  到时候还要连累到自己。
  不过人家好心来帮忙,他也不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于是就把人马分成两队,让他们殿后。
  游侠们不干,抱怨道:“我等是来打仗的,岂有当后军的道理?忒瞧不起人了!”
  刘羲只好让他们先行,充当斥候。
  刘备笑道:“七郎你等着吧。
  哈哈,我们一定会一举将匪盗消灭个干净。
  你就随后来打扫战场吧。”
  众游侠儿欢声道:“刘老大说得好!”
  看着他们一群人乱哄哄地往前跑,刘羲摇摇头,派了两个武艺精湛的叔伯,跟随着他们。
  若是遇到敌人,尽快回来报信。
  早就说好这一仗以刘羲为主,所以他们没有异议,悄然跟了上去。
  行了小半天路,接近小汤山的时候,刘羲突然收到斥候的禀报,说是刘备中了埋伏。
  刘羲惊讶了一下,命加快行军,同时派遣更多的斥候,沿途探测,免得出意外。
  当他赶到时,只见众游侠儿四散而逃,刘备被裹挟其中,鞋子都跑掉了。
  原来他们中了埋伏后,全部都慌了。
  被稀稀落落的几支羽箭一射,一阵摇旗呐喊,顿时就不战而溃了。
  除了几个被射伤的倒霉蛋,其余伤亡完全是在逃跑中,踩踏所致。
  那群山贼也追了出来,跟游侠儿一样,不成章法,乱哄哄的一团。
  踏踏踏!
  看着刘羲的家丁,以整齐划一的步法慢跑而来。
  长枪如林,气势如山。
  众山贼心里就先怯了三分。
  一交手,成排的长枪就扎了过来。
  前排扎完,后退半步,第二排又上前,又是一枪扎出去。
  如此像浪花一样,一浪一浪地翻卷波动,霎时间,最前面的一群匪盗就完全被清剿。
  匪盗们的刀往往砍不到刘家家丁的身上,就被扎死了。
  即使有一两个砍上了,但根本划不破铠甲。
  “妈呀,快跑啊!”
  “这些人是刀枪不入的怪物!”
  匪盗们哇哇大叫着,四处逃窜。
  刘备见程远志要溜了,连忙追杀过去。
  就是这个家伙,害得自己丢了脸,决不能放过他!
  他憋着一口气,拼命追过去。
  刘羲没想到这一仗打得这么轻松。。
  想来一是刘备等人虽然中了埋伏,却相当于达成了诱敌的效果。
  二来嘛,这些匪盗本身也比较散乱,毫无纪律
  他估算了一下人数,发觉小汤山的匪盗似乎都在这儿了。
  他命令家丁们继续清剿,不要放过一条漏网之鱼。
  他则打马,向程远志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追出不久,就远远地看见刘备正在追杀着程远志。
  程远志仓皇逃窜,如同丧家之犬。
  刘备呼呼喘着气,心中恼怒,这厮武艺不凡,接了他十几招,才稍落下风。
  这一跑起来,自己怎么也追不上他。
  听到马蹄声,他回头一看,是刘羲来了。
  大喊道:“七郎,你从另一边去堵住他!”
  “呔!大胆贼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行凶!”
  一声爆喝,仿佛旱雷炸响。
  转角处,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黑脸大汉杀了出来。
  他高举长矛,猛地劈下来。
  刘备见他来得凶恶,不敢大意,连忙举剑架住长矛。
  程远志见意外冒出救星,喜出望外,连滚带爬地钻过山脚,不见了。
  刘备刚刚接住一矛,那黑大汉爆喝一声,又是一矛刺下。
  这一矛来得更加凶猛。
  刘备两臂一颤,手中长剑哐当掉落在地。
  刘备暗道:“我命休矣!”
  眼看就要命丧当场,刘羲快马上前,一枪架住了黑脸汉子的长矛。
  巨大的力道传来,压得刘羲胯下战马唏律律直叫唤。
  这般力道,超过了大部分的二流武者,兴许已经迈入一流了。
  应该不是小汤山的土匪。
  否则以他的本事,又怎么可能居于程远志之下?
  刘羲喊话道:“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黑脸汉子不答,喝道:“贼子受死!”
  手中长矛狂舞,整个人好似一尊操持着闪电的巨人。
  刘羲或点、或挑、或拨,一身武艺纯熟无比,信手拈来。
  但是每一次接招时,都被巨大的力道震得浑身颤动。
  突然,手中长枪啪的一声折断。
  而坐骑也一声悲鸣,跪倒在地。
  却是他每一次卸力,力道都被座下马儿给承受了。
  眼看要栽倒下去,刘羲一个鹞子翻身,瞬间滚出老远,拉开了距离。
  黑脸汉子道:“张爷爷不占你便宜!”
  将长矛往地上一插,跃下马来。
  他直冲而来,举起硕大的拳头,向刘羲打来。
  徒手比斗,刘羲更是个中行家。
  他顺着对方的劲力一拉,腰间用力一扭,用上了沾衣十八跌,将黑脸黑子啪地摔在了地上。
  黑脸汉子猛地跃起,刘羲一把抓住其足,顺势一按。
  啪。
  又一次摔倒在地。
  啪!
  啪!
  接连摔了六七次,黑脸汉子怒吼一声,浑身气息陡然变得如同野兽一般狂暴。
  一头黑虎的虚影笼罩全身。
  他猛地一跃而起,这次刘羲没有摔倒他,反而被他一下撞在身上。
  刘羲顺着这股巨力,后退飞出几丈远。
  他站定后,道:“现在兄台可以说一说自己的姓名了吧?”
  黑脸汉子道:“爷爷姓张名飞,字翼德。你们又是何人?”
  刘羲心道:“果然跟我猜测一样。”
  他说道:“在下涿县刘羲,字羲之,这位是我族兄刘玄德。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
  他将与小汤山匪盗之间的事略说了一遍。
  张飞惊讶道:“原来兄台便是大名鼎鼎的刘四为!失敬失敬!
  我误将两位兄台当做了匪人,却将真的强盗放跑了!
  真是该死!”
  他连连向二人致歉。
  刘羲有意结交,故而揭过了此事。
  刘备虽然心里有些怨气,不过他最喜结交豪杰,所以也不再追究。
  刘羲因为“横渠四句”的名言,而被幽州人熟知,故而有了“刘四为”这么一个雅号。
  张飞平时最敬佩的就是有学问的人,所以跟刘羲亲热地交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