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破贼

  眼见那些百姓在蛮兵的驱赶之下,开始往城楼上攀登,李严急了,催促道:
  “参军,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开下令吧!”
  张飞再次请令道:“大哥,就让俺再领军冲阵一次吧!我愿立军令状,若不能破阵,请斩某头!”
  刘羲正踟躇间,忽然见蛮军后阵变动,他极目远眺,因为有山林阻隔,没有看到什么动静。
  他闭上眼,文气与城池防御阵法相连,意识无限地拉得高远起来。
  察觉到了一股炽烈的军气往这边移动而来。
  另一股刚烈博大的文气与他的文气相接触,刘羲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他明白,是卢植到了。
  刘羲大声道:“卢太守的援军来了!翼德,你随我出城接应。正方,我给你两千人守城,你有没有把握守住?”
  李严抱拳道:“末将定不辱使命!”
  城门轰然打开,刘羲与张飞猛然冲杀出来。
  蛮军措手不及,前军被杀散。
  那群被挟持来的百姓顿时四散乱跑。
  刘羲命士卒大声呼喊,让他们沿着城墙逃走。
  他跟张飞直往蛮军的中军冲杀去。
  枪出如龙,战马嘶鸣。
  他们浴血厮杀,奋力向前。
  不过蛮军越来越多,仿佛陷入泥潭一般,难以前进。
  刘羲见大部分的百姓都已经逃散,目的已经达到,便叫张飞撤退。
  蛮军统帅见刘羲这支兵马来得凶猛,己方伤亡惨重,顿时大怒,命中军押上去。
  蛮军越聚越多,分为四个军阵,将他们团团围住。
  刘羲挥动令旗,摆出玄襄阵法。
  此阵转为迷惑敌军所设置。
  只见大军以百人为一队,不断跑动。
  顿时尘土飞扬,风云变色,汉军的大阵被迷蒙玄光所遮掩,看不出内情。
  队伍的轮廓好似磨盘一般转动不休,好似一团团的阴阳气流,不停流转着。
  喊杀声,擂鼓声,震天动地。
  蛮军从边沿缺口处杀入,顿时好似流沙泄地一般,流入了汉军阵营。
  蛮兵一入阵中,只见内里混沌一片,不辨东西南北。
  鼓声、嘶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吵得耳膜生疼。
  一时间,根本找不到敌军在哪儿。
  一不留神,就是一阵箭雨,或是被突然冲杀出来的一只人马给斩杀了。
  察觉到己方失利,蛮军统帅吹响了一根长长的暗红色犀角。
  那声音穿透性极强,直接透过大阵,压过了嘶喊声跟擂鼓声。
  蛮军听到那号角声,顿时士气大震。
  而汉军听到那声音,却胸口烦闷,仿佛要呕吐出来,十分地难受。
  显然这根犀角,乃是蛮族珍稀的法器。
  不但有鼓舞士气,削弱敌军的作用,还能传递信息。
  蛮人的将领听到号角传来的命令后,也开始变阵,一团团地结成圆阵,化攻为守,步步为营,向着汉军压缩包围圈。
  双方一时间僵持起来。
  即使刘羲数次使用命疗术,伤亡也在逐渐地增大。
  刘羲以文气凝聚在双眼,观看着双方的军势,一眼就能看清双方的军气变化。
  不断地调动人马,避实击虚,攻击蛮军的气运节点。
  蛮兵的伤亡比汉军更大好几倍。
  蛮军统帅见此大怒,将身边的大军全部派了上去,只留下后军在此,防备着卢植所率的三千人到来。
  刘羲大喜,知道机会来了,命张飞率一队人马直取蛮军主帅。
  见张飞来得凶猛,蛮军统帅吹动号角,想要召集大军回援。
  刘羲挥动令旗,将玄襄阵变为八门金锁阵,将蛮兵团团困住,不放一人回援。
  这八门金锁阵颇为复杂,士卒们还不太熟悉,加上没有阵眼作为镇压,破绽颇多。
  不过此阵困敌的威力比玄襄阵更强数倍。
  一时间蛮兵根本冲杀不出去。
  蛮军统帅显然也是颇通军略的,号角声再变,命陷在阵中的大军直取汉军统帅。
  双方比拼着谁能更先拿下对方的首脑。
  一时间蛮兵疯狂了起来,不停地往中军杀来。
  座下大象、虎豹更是疯狂撕咬。
  刘羲的军阵动摇,不断收缩防线,施展天赋技能加持。
  张飞带着百余精兵,冲杀到了蛮军统帅的面前。
  蛮军统帅骑着大象,高举战斧迎上厮杀,同时将一部分后军也调集过来,围杀张飞。
  军气加持之下,蛮军统帅武力大增。
  张飞与之杀得天昏地暗,却一时间拿不下来。
  见蛮军杀到了近前,刘羲取了长枪,策马上前厮杀起来。
  他的战气虽然止步于二流武将,但是历经几个世界,战斗经验丰富无比,转眼间就斩杀数名敌将。
  这时候,蛮军的十几名大小将领都围拢过来,争相希望拿下这名汉军的统帅。
  这些蛮将大都是二流武将,更有几人无限接近一流。
  刘羲以一敌众,加上命疗术的加持,一时间不落下风。
  不过也颇为惊险,身上屡屡受伤。
  令他暗自恼怒,这三国世界的修炼之道,对于个人修炼者真是不友好。
  即使到了超一流,也无法做到单人成军,面对精锐的大军,依然难免落败一途。
  张飞见久站不下,顿时恼了,使出了天赋技能“鬼神斩”。
  但是蛮军统帅在大军军气的加持下,战气在体表凝成一层铠甲,硬生生地挡住了他的狂攻暴击,只是受了些不轻不重的伤势。
  张飞气势回落,蛮军统帅反而占了上风,两人又僵持起来。
  一时间,两处战场厮杀得天崩地裂。
  卢植的大军被蛮军的后军阻住,正在层层推进。
  卢植双眼放出数寸毫光,望了望两军气运,对鲁肃道:
  “蛮军有意拖延我等,显然是羲之他们的战场到了紧要时候。
  老夫带领少部精锐先行,直插蛮军中军。
  子敬你来指挥大军,拖住蛮军后军。
  如何?可敢接下这个任务?”
  鲁肃心中一凛,这可是将三军将士的性命都交托到了自己手里呀。
  他不禁感到心里沉甸甸的。
  鲁肃拱手,毅然道:“肃必不负使君所望!”
  卢植带着精兵冲杀了出去。
  蛮军统帅见又一只人马杀来,只好又派了身边一部分亲卫迎敌。
  “卢使君请容某先行一步,取下贼酋之头来!”
  一位红脸汉子大喝一声,一马当先,冲杀了出来。
  刀光过处,人仰马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