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六十六章 剑魔谷

  刘羲的心灵境界极高,虽然他不敢直接催眠他们,怕引起意外变故。
  但是以他丰富的阅历,加上一点点精神暗示,一顿饭功夫,就把他们的底子全部掏光了。
  他们都是莫名地收到了主神空间的邀请就进来了,也不知道其他成为轮回者的方法。
  不过据李忠实说,确实有任务世界的土著人物成为轮回者的。
  轮回殿中的一个大组织逍遥宫,其首领就是《天龙八部》中的李秋水。
  她出自于一个跟射雕世界背景相似的平行世界,如今那个世界就已经被她完全攻略了。
  刘羲还从他们的话语中听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消息,他们进入轮回空间后,还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
  每完成一次轮回任务,就可以花费一定的积分,回原世界修整半个月。
  “这轮回空间还蛮人性化的嘛。”刘羲心里想。
  这次攻略射雕世界的任务,就是逍遥宫发布的。
  李忠实他们的任务就是猎杀或征服那些气运昌隆的本土人物,或是夺取蕴含气运的物品,如传国玉玺、《九阴真经》、《九阳真经》、将来会被炼制成倚天剑屠龙刀的玄铁重剑等等。
  每猎杀或征服一人,就能获得那人的气运。
  当轮回者窃取了世界一半以上的气运时,主神空间就能将整个世界强行纳入麾下。
  而他们进入这个世界做任务,就算是默认了逍遥宫定下的规矩,任务所得的七成,都将归属逍遥宫。
  刘羲直感叹,简直比黑工厂还黑!
  但是没办法,主神权限者具有优先权。
  一旦他们看中了哪个世界,除非同等级或等级更高的权限者,否则其他人要进入这个任务世界,就必须取得权限者的同意,否则就进不去。
  轮回空间的底层就是这么凄惨,被称之为开荒牛。
  辛辛苦苦开荒,主神权限者就来摘果子。
  以后你还想进去,就得征得权限者的同意,分润出大部分收益。
  如果不想分润出收益,那好,只能继续去新世界开荒。
  而且任务难度越来越高,如果实力跟不上,总有一天会死在轮回任务中。
  这也是他们迫不及待地想投靠刘羲的原因。
  有个大佬依靠,可以一直做组织发布的任务,不必去做主神空间发布的开荒任务,比那些单打独斗的小喽啰要强多了,至少安全性上更有保证。
  李忠实等人喝多了,大吐苦水道:“我们底层的散人苦啊。你们权限者定下了协议,不得大肆收敛散人,简直就是棺材板上种蘑菇——机关算尽了!
  我们想找个抱大腿的都找不上,好多当初一同进入主神殿的人都消失在了任务世界中。
  我真怕哪天悄无声息地死在轮回任务中,再也见不到婆娘娃子一面……”
  他说着说着,就呜呜哭了起来。
  其他人也红了眼眶,默默垂泪。
  只有阿慈小和尚懵逼地看了他们一眼,不明所以,埋头继续吃喝。
  刘羲知道他们有几分是真情流露,更多的是在扮可怜,博同情。
  他大咧咧地道:“你们把主神殿编号告诉我,到时候我回去了就联系你们。唉,谁叫咱们投缘呢。”
  几人大喜,连忙擦干泪,把主神殿编号告诉了他。
  李忠实拍着胸脯大声道:“哎呀,刘老大,你这话硬是九月的甘蔗——甜到心了。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天,你指哪我们打哪,绝没二话!”
  他们几人又纷纷敬酒,恭维的话说了一箩筐。
  他们原本的打算是趁着华山论剑的时候,捞一票就走。
  用他们带的武器跟炸药将五绝等人弄死,然后抢到《九阴真经》。
  但是如此一来,他们就会受到世界的厌弃跟排斥,必须得离开了。
  轮回者每夺取一分气运,其实就相当于从世界身上挖了一块肉。
  少的时候还不明显。
  但是随着夺取的气运越多,受到天地厌弃就越重。
  各种天灾人祸就会接踵而来。
  因此轮回者一般都呆不长,最多两三年,捞到了就跑。
  等到十几年、几十年,天道平息下来,第二批轮回者再进入。
  在西汉末年时,就有一位权限者就是贪心不足,代替王莽,成了皇帝,还不肯走,想着真正的一统全国。
  结果比平行世界的王莽更惨,直接被陨石砸死了,愣是尸骨无存。
  也就是从那次后,此界的天道对于轮回者变得更敏感了。
  刘羲提议道:“你们的武功不高,光靠外物,未必就能杀得了他们。
  再说五绝的气运哪有成吉思汗,金国皇帝等气运高。如今成吉思汗还没有崛起,你们不如去猎杀他更容易成功。
  而且中原之地涉及到了我的布局,你们杀了五绝,容易打乱我的计划。”
  李忠实拍了拍脑袋道:“哎呀,刘老大这番话硬是棺材板板上打鼓——惊醒梦中人哪!不愧是大佬,考虑得就是周全。”
  此时牟刚瞥了楚河一眼,阴阳怪气地说:“有的人天天装楚轩,结果尽出馊主意。”
  楚河脸色难看地冷哼了一声,其实心里也有点虚。
  因为五绝等人的生死,甚至关系到后续情节的发展。
  不知道有多少权限者在布局,他们若是给打乱了,还不被那些大佬给弄死!
  至于成吉思汗嘛,如今只是一个小部落头领,死了也就死了。
  到时候天道会另外扶植一个人来代替,对大佬们没什么影响。
  你要是把主角弄换人了,尼玛大佬们怎么去找主角?
  刘羲在这儿逗留了两日,就跟他们分道扬镳了。
  他们启程去蒙古草原,而刘羲准备先去一趟剑魔谷,瞻仰遗迹。
  他通过经常入山的猎户带路,找到了身泛金光的菩斯曲蛇,知道已经到了剑魔谷的外围了。
  猎户不敢再前进,接过刘羲给的几锭银子后,就匆匆地跑了。
  刘羲一步步走近,只见那蛇浑身细长,通体泛起金光,头上长着肉瘤,端的不是凡物。
  见刘羲走过来,它蜷缩起身子,然后猛地一跃,快如飞矢,朝着刘羲的面门射来。
  刘羲两指一夹,捏住了它的七寸处,手指甲一划,破开蛇腹,取出一枚紫红色的蛇胆。
  他闻了一闻,略带腥气,一仰头吞下去,然后肠胃蠕动,同时运转内功,不一时就将之完全消化了。
  一股热流涌起,顺着内息运转了两圈就消失了。
  刘羲感觉内力跟气力都极其微弱地增长了一丝,若非他本身对身体的控制力极高,几乎察觉不出来。
  “倒算是一样不错的天材地宝,可惜对我没什么用处了。”
  他摇摇头。
  顺着被荒草埋没的山路往里走,一路上菩斯曲蛇越来越多。
  刘羲懒得抓它们,以心力震慑,吓得蛇群乱窜。
  不多时,他就隐隐听见一声嘹亮的雕鸣,轻身一纵,仿如一只大鸟,几个起落,赶了过去。
  只见一头一人高的大雕站立在瀑布下,昂首挺立,顾盼自雄。
  就是头上长了个大肉瘤,羽毛光秃秃的,外形不好看,减了印象分。
  见到刘羲到来,它双目唰地看过来,一双眼如电一样,充满威势。
  这种眼神,刘羲很熟悉,那些身居高位的大人物发怒时就是如此,眼神格外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