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二十二章 恳亲大会

  第二日一早,旧金山洪门总坛所在,从山下到山上,所有公路两旁的树上都挂满了红花、灯笼。
  正门内的大广场上,锣鼓喧天,鞭炮轰鸣,两队舞狮相互嬉斗、采青,一切按着旧习俗,别有一番风味。
  不多时,几十上百辆的豪车陆陆续续地进来了。
  一个个颇有威严的人物开门下车,在保镖的拥簇下,沿着铺好的红地毯走进来。
  那排场,庄重的气氛,好像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样。
  纪浮尘跟谢翩翩两人,在为刘羲和廖俊华低声介绍着每一个走上红毯的人。
  这些人都是洪门的元老,有名望的华人,大富豪,甚至还有几个白人,他们是美国几个大家族的代表。
  洪门跟美国的某几个老牌家族之间,关系颇为密切。
  美国总统罗斯福就曾经当过洪门总会的法律顾问。
  而在海外有声望的华人,或是富豪,也常会被洪门吸纳,成为元老。
  这种元老不掌实权,就像旧社会帮会的长老一样,属于名誉性质。
  比如刘羲如果年龄再大几十岁,以他如今在影视歌坛的成就,就可以成为洪门的元老。
  除了这种不掌实权的元老,掌握实权的元老,实际上自身就是一个山头。
  所谓青帮一条线,洪门一大片。
  洪门总会与各地分坛之间,属于联盟性质,并没有明确的从属关系。
  因此,分坛的元老,实际上就相当于门主。
  就跟《倚天屠龙记》里面,阳顶天死后的明教颇为相似。
  有总坛,有分坛,又左右使,四大法王,五行使,还有周子旺、韩山童这样基本独立的义军。
  相互之间,却谁也命令不了谁。
  若是有了矛盾,一般都是在恳亲大会上解决。
  有着所有元老见证,事情一旦达成定论,双方都不得再起争执,否则就是挑衅所有的元老。
  听到纪浮尘的讲解,刘羲才明白洪门内部关系的错综复杂。
  人群中一阵喧哗,原来是洪门总会长司徒雷到了。
  司徒雷五十来岁,方面大耳,慈眉善目。
  他是纪浮尘的师父,也是司徒美堂先生的孙子,洪门正是得益于司徒美堂才发展起来的。
  司徒美堂是真正的爱国人士,在华人中很有声望,帮助过许多留学生,资助过孙中山等革命元勋,资助过我党,开国大典时就站在太祖的身边。
  “如今司徒家分成了三脉。其中一脉要么在商界,要么当学者,不怎么参与洪门的事,另一脉却不同,结派拉伙,几乎跟司徒雷先生分庭抗礼。”
  说话的是洪门一位实权元老的亲孙子,年纪不大,内幕消息却知道得多。
  年轻人藏不住话,忍不住炫耀的心思,低声给刘羲廖俊华他们显摆。
  谢翩翩接过话头,叹道:“司徒雷先生性子太软了,一味地忍让,现在各地分会都不把总会放在眼里了。
  以前总会负责调解他们的矛盾,他们一般都会听。现在却不行了,每次只能闹到恳亲大会上解决。”
  纪浮尘瞪了他们一眼,道:“这些都是老一辈他们自己的事,不许在背后议论长辈们的长短!”
  司徒雷跟这次来的重要人物寒暄了一阵,然后提起醮着朱砂的毛笔,在狮子眼睛上一画,这叫点睛仪式。
  然后鞭炮齐鸣,恳亲会正式开始,众人入场祭拜祖先神灵与洪门先贤。
  一番活动下来,就到了中午。
  吃过水饺、汤圆,然后在大广场上布下座椅,各位元老及名流落座,像刘羲他们这种小字辈,就只能乖乖在后面站着。
  这是规矩。
  这时候,开始解决内部矛盾了。
  先由双方各自陈述事情的起因经过,相互辩论,然后由元老们协商出解决办法。
  若是双方同意,那么事情就定下来,谁也不得再起争执。
  若是不同意,就各自派出代表,进行赌赛,赢的一方自然就是对的,输的一方乖乖认错。
  而赌赛的方式,一般就是擂台比武。
  一开始,就有人先站起来诉说了,双方争得面红耳赤。
  然后众元老商讨,给出解决方案。
  双方最后都同意了。
  毕竟一旦比武的话,基本上就要见血,到时候就算撕破脸了,再没有回旋的余地。
  而且不同意元老们的方案,这等于是说他们处事不公,难免要得罪人。
  因此一般都接受了元老会的提案,真正上擂台的还是很少的,基本上几年才有那么一两回。
  听到纪浮尘的讲解,刘羲心道:“看来看不成擂台比武了。”
  他听到这些人讲的几乎都是偏门生意,毕竟正经生意都有法律可依,大家各凭手段竞争就是了。
  只有偏门生意,因为无法可依,又基本上都是垄断的,所以才会产生争执。
  他起初还听得津津有味,后面渐渐地就感到无聊了,甚至都有点打瞌睡了。
  这时候,突然有人唱名:“南洋洪门—海外唐人自由联盟,唐紫尘、严元仪!”
  听到这两个名字,刘羲精神一震,循声望去,只见两个跟他一般年纪的少女站了出来。
  二女一人穿着紫色唐装,扎着简单的马尾,眼睛透亮,黑白分明,气质神秘;一人穿着白色练功服,一头短发,剑眉星目,英姿飒爽。
  二人向元老们微微鞠了一躬,紫衣少女开口道:“我叫唐紫尘,是南洋洪门会长穆青云的弟子。师父逝世之后,本来该由我和师妹两人竞争门主的位置。
  可是总会这边竟然直接派人过来接手,我们不同意,就跟我们打了起来,明里暗里侵占了我们南洋洪门一半以上的产业!
  司徒会长,你身为总会长,对这件事怎么说?”
  她目光灼灼地盯着司徒雷。
  刘羲心道:“原来唐紫尘这会儿还是洪门中人,难道正是因为这件事,她才脱离洪门,创建了唐门?”
  司徒雷见老友们都看向自己,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此事我的确不知情,不论是谁打着总会的名义肆意妄为,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肆意妄为?四哥只听一面之词就下结论,未免太武断了吧?”
  此时一位老妇人站了起来,将手中的龙头拐杖重重地敲了敲地面。
  “她就是司徒家另一脉的掌舵人洪秀莲,从她丈夫死后就一直在掌权,他的儿子只是名义上的家主。”谢翩翩低声道。
  洪秀莲环顾四周,目光锐利。
  “穆青云乃是从我们总会走出去的亲兄弟,他创立南洋洪门,就是得到了先夫的大力支持。
  所以在他去世之前,他把自己创立的产业全部托付给了我。
  这是他立的遗嘱,各位可以看一看。”
  她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其他元老传阅。
  严元仪冷笑道:“若是真有遗嘱,为何我们南洋洪门的人半点都不知情?师父死后,所谓的遗嘱才突然冒出来!
  哼,文件是死的,反正也不会开口。”
  洪秀莲声音冷冽:“也许他正是怕某些白眼狼反噬,才秘而不宣的呢?我看穆老哥死得蹊跷,得好好查一查才是!”
  元老们也分成两派,吵了起来。
  司徒雷皱了皱眉,他没想到洪秀莲竟然拉拢了这么多人。
  明明一件巧取豪夺的事,她却颠倒黑白,竟然还有这么多人附和她,完全不把自己这个总会长放在眼里!
  商量了许久,元老们宣布道:“鉴于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不如将南洋洪门的产业分作两半,双方各得一半。另,洪秀莲补偿两亿美元给南洋洪门,算作产业收购资金。
  双方若是同意,彼此不得再起争执,以后当相亲相爱,如兄妹家人。”
  洪秀莲冷笑了一声,道:“老身同意。”
  严元仪喝到:“同意个屁,擂台上见真章吧!哼,洪门已经腐朽了!”
  她猛地一脚高高劈下,将面前的桌子一刀两断。
  唐紫尘面无表情,道:“还是擂台上分对错吧。”
  说罢,一跃而上,站在了广场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