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顽童闹学堂

  看着明晃晃的利剑刺了过来,公孙弘惊叫一声,直往后退。
  他身边的仆从也没想到公孙瓒说刺就刺,一点也不手软,连忙拔剑阻拦。
  还是慢了一点,公孙弘仰面跌倒在下,摸了摸胸口,被划破了皮,鲜血直流,染红了衣衫。
  “啊!我是不是要死了?仲明,我是不是要死了?快救救我!”
  他慌张地大叫着,拉着他的护卫头领的手不放。
  护卫仔细检查了一遍,道:“少主,只是破了皮肉,不碍事的。”
  他拿出一瓶特制的金创药,将药粉撒在他胸口的创口处,不一时就止住了血。
  包扎好之后,他身边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公孙弘乃是辽西公孙氏的嫡子,若是他被杀了,只怕他们在场的这些人也要担些干系。
  公孙弘怒火冲天,叫道:“给我打,打死这个小婢养的!”
  看着那群人高马大的护卫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公孙瓒喝道:“你们这些狗奴才,胆敢以奴欺主,想找死吗?”
  世家大族,规矩森严。
  以奴犯主,不但自己要被杖杀,便是家人也要受到连累。
  一时间,他们踟躇不敢动。
  公孙弘喝道:“你们这些狗才在怕什么?天大的事有我担着,给我打!”
  护卫头领盯着公孙瓒,阴恻恻地一笑。
  “三公子,对不住了。你要杀少主,我们只是劝架而已,可不敢冒犯你。”
  说着,冲了过来,带着鞘的长剑猛地一磕。
  公孙瓒年小力弱,拿不住剑,掉落在地。
  他一把捉住了公孙瓒的两个膀子,战气侵入体内。
  公孙瓒浑身酸软,动弹不得。
  公孙弘会意,嘿嘿一笑,卷起两个袖子,举了举拳头。
  咬牙切齿道:“你这卑贱东西,竟敢刺伤小爷,不打死你,小爷这口气难消!”
  公孙瓒胀红了脸,恨恨地叫道:“你来啊!有种的打死我!
  打不死我,将来我长大了,定会百倍地报复回来!”
  刘备叫道:“以多欺少,算什么好汉!”
  大叫着冲过去,被公孙弘的护卫一脚踢翻在地,哎哟哟地直叫唤。
  公孙弘叫道:“你们两个婢生子的同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爷还没找你们麻烦,竟敢惹我!
  给我打,狠狠地打!
  谁出力最多,本少爷大大的赏赐!
  哪个要是敷衍办事的,小爷要他好看!”
  众护卫心一横,向着刘备跟刘羲冲了过来。
  刘羲当然不能让他们吃亏。
  他一把拉起刘备,将他往身后一扔,使了个巧劲,落在远处去了。
  然后一拳一脚,打倒了两个护卫,冲到了公孙瓒身边。
  “咦?”
  那个叫做仲明的护卫头领一阵惊讶,没想到眼前这孩童小小年纪,一身力量竟然接近了三流武者。
  而且一招一式间,经验老道,好似饱经厮杀一般。
  他不敢留手,挥拳向刘羲打来。
  两拳相交,刘羲只感觉一股巨力袭来,同时还有一股狂暴的力量,顺着经脉侵入进来。
  刘羲使了个太极柔劲,横臂一拦,抓住公孙瓒,整个人像只皮球一样,往后一弹,躲了开来。
  仲明面色凝重起来,仿佛一头蛮象,横冲直撞,再次跟刘羲交手起来。
  他刚刚迈入三流武者,一身力量十分狂暴。
  刘羲虽然身体素质很高,但是这具分身只修炼了《养气篇》,力量上有所不如。
  不过他的战斗经验丰富,招式纯熟,一时间反而占据了上风。
  公孙瓒跟刘备二人又冲入了人群中,向公孙弘打去。
  刘备抓起一把石子,猛地投过去。
  劈头盖脸的,不但公孙弘被打中,连他身后的几个看热闹的士子也被殃及池鱼。
  “啊呀!混账东西!竟敢打我!”
  “打!都给我打!”
  那群人也愤怒了,而且他们本就是跟公孙弘相熟的世交。
  这下子找到了借口,也加入了战团。
  刘羲采取了游斗之策,避开其中的高手。
  那些没有修炼到三流武者的护卫,全被他三拳两脚就打倒在地。
  一时间,整个场面乱作一团。
  刘羲瞥到了他的书童刘禄偷偷摸摸地钻进人群中,掏出匕首,一刀往公孙弘身后插过去。
  “啊!哪个混账扎我屁股!”
  公孙弘惨叫起来,伸手一摸屁股,一把的血。
  刘禄得手后,迅速地猫着腰钻出去,又捅了两人的小腿一刀。
  “你们在干什么?快住手!”
  卢植家中的庄客见了,远远地大声呼喝,赶了过来。
  “走!”
  刘羲大喊一声,将刘备三人抓起,扔出人群。
  四人转身就跑。
  众学子也怕被庄客抓住,送到卢植面前,到时候被撵出山门去,岂不丢脸死了。
  回去家中,父母定要打板子。
  所以也是一哄而散。
  公孙弘由护卫背着,不断催促:“快跑!快跑!哎哟哟,这几个混账,小爷跟他们没完!”
  当庄客赶到时,这群人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刘羲他们翻过一座山头,跑到一个水潭前,才停了下来。
  除了刘羲,他们三个都是鼻青脸肿。
  公孙瓒伸出手来,道:“你们都是好汉子,这朋友我交了!”
  刘备伸出手叠在他的手上,刘羲也伸出了手。
  三只手叠在一起。
  三人相视大笑起来。
  刘备道:“没看出来啊七郎,你不但文气修炼到了三流,战气竟然也修炼入门了吧?果然是文武双全!”
  公孙瓒正色道:“刘七郎,你有如此天资,万万不可浪费时间在武道修炼上面。
  要知道修炼到一流,觉醒命星的时候,文气与战气只能选择一途。
  觉醒了文气命星,战气只能止步于二流,无法再进步了。
  反过来,也是一样。
  觉醒了战气命星,文气也无法进步了。”
  刘羲心中一动,想:“还有这种说法?不知道这战气跟文气是怎么回事,跟灵气有什么区别?”
  刘备问:“难道就没有同时修炼战气跟文气,迈入一流的么?”
  公孙瓒摇头道:“反正从有史记载以来,就从没有人能同时觉醒文武两道的命星的。
  不过我曾经看到家族中某本手札上记载过,说是在先秦诸子时代,诸子圣贤中,有人同时觉醒过文武两道的命星。
  不过大家都说那是假的。
  时间隔得太久了,谁也不知道真相。”
  他有些语气低落地道:“我们家族中曾经测试过,我的天赋在武道上面更高,文气修炼上面要薄弱许多。
  他们建议我走武将之路,可是我不甘心啊!
  武夫面对文臣,始终矮了一头。
  我不信命,我更相信人定胜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