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公孙瓒

  刘羲好奇问:“大爷爷,你是什么境界?”
  刘岩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老夫资质愚钝,勉强迈入三流。”
  刘玉道:“其实三流文士已经是俊才翘楚了,天下大半的读书人,都未必能成为三流呢。
  最主要的还是咱们家族弱小,没有功法,也没有底蕴支撑。
  否则大兄说不定能晋升二流文士呢。”
  他主要是对刘羲说的,免得他骄傲自满,看低了刘岩。
  刘岩抚须道:“老夫年轻时就是吃了没有名师教导的亏,七郎天资出众,必然不能荒废了。
  我听闻大儒卢植卢子干,近日已辞官返乡,我看可以把七郎送到他的门下读书。”
  刘玉惊讶道:“可是我们涿郡的卢子干?此人可是名满天下的大儒啊!
  他早年拜师大儒马融。
  多次受到朝廷征辟,都推辞不就。
  后来被圣旨强行征辟,成为经学博士。
  在士林中颇有清名。
  想要拜入这等名士门下,怕是不容易吧?”
  刘岩点头道:“早年老夫曾经做过马太守麾下户曹,与卢子干因是同乡,颇有些交情。
  以七郎的资质,必定会被他相中的。”
  他又给刘羲面授机宜,讲了一些跟士人相处的礼仪跟忌讳等等。
  临走前,又给了刘羲一包五铢钱,把他的月俸提高到了三千钱。
  算是达到同族中第一等的水平。
  刘玉亲自把刘羲送回了家里,才回转私塾去。
  刘羲的家很大,当年鼎盛时候,也曾仆从如云。
  如今却显得破败而空旷,全家除了刘羲一个主人,还剩下一个“半主”,两个下人。
  这“半主”姓程名琪,乃是跟着母亲陪嫁过来的通房丫头。
  刘羲喊她琪姨,她却坚持喊刘羲做少主,以下仆自居。
  两个下人,一个是跟随祖父一起长大的家中老人,名叫刘福。
  刘羲叫他福爷爷。
  一个是刘福的孙儿刘禄,比刘羲大六七岁,是他的跟班小厮。
  刘福的儿子儿媳都是当初跟着他祖父一起,被宦官杀害了。
  他们听刘玉说了刘羲的事情,都激动得热泪盈眶,连连说这是他祖父、父母在天之灵的庇佑。
  专门去祭祀了他们一番。
  第二日,刘羲一大早就收拾妥当了,站在屋门口等着。
  因为他年纪太小,所以程琪坚持要跟着一起,好照顾他。
  另外刘禄作为书童小厮,自然也要跟随。
  不多时,一辆马车咿咿呀呀地驶过来。
  赶车的是十九叔刘敬刘元起。
  车帘掀开,只见一个胖乎乎的脑袋探出来,正是刘备。
  他笑嘻嘻地向刘羲招手道:“七郎快来,哈哈,想不到吧,我和五郎也跟你一起去的。”
  原来车上还有刘元起的儿子刘德然。
  另外还有刘备与刘德然二人的乳母也跟着一起来了。
  刘羲等人上车后,车上顿时挤得满满的。
  一路上,小胖墩刘备格外地兴奋,不时地探头探脑,东张西望。
  “十九叔,你说路上会不会有匪盗?你打得过他们吗?”他高声问。
  刘元起没好气道:“就在咱们涿县境内,会有什么匪盗?
  你们俩能不能跟七郎学学,安静一点。
  别像猴子似的上蹿下跳。
  我给你们说,这次送你们到卢子干先生门下就学,可是族长花费了很大的人情脸面的。
  你们要争取成为卢子干的入室弟子,得到真传。
  七郎资质最高,希望最大,但也不可松懈。
  大郎跟然儿也要努力,争取一年之内,成为入室弟子。”
  马车一路颠簸,驶进一片山林里。
  刘元起停下车,道:“到地方了。下面咱们走着上去。”
  他们出了马车,只见这里是一整片的山庄。
  绿树成荫,一座座房屋参差坐落于山间。
  山门外,立着一块大石,上面写着“卢氏庄园”。
  路上,不少的年轻士子,带着童仆,往山上而去。
  显然都是慕名前来求学的。
  他们跟着一起走上山,来到半山腰的一座草庐前,只见门口排起了长龙。
  一位老仆走出来,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道:
  “各位,我家主人说了,今日概不见客。
  各位若是送礼的,可以原封带回了。
  若是有故人书函,可以交给老汉,由老汉转交家主。
  至于求学的士子,可以自行在山脚下找空闲的竹屋居住。
  我家主人说,他会一视同仁,每日午时过后,聚众讲学。”
  众人听说后,只好将信函留下,纷纷去山下找闲置的房屋。
  也有本地的学子准备先回家,明日讲学时再来。
  刘元起交上了信件后,对他们三人道:“这定是卢子干对学子们的考验,看谁更有向学的恒心。
  你们三人不可懈怠,就在这安顿下来。”
  于是,他们就在山脚下,成排的茅屋中,找了三座紧挨着的,住下来。
  这茅屋都是以前来求学的学子修建的,荒废了几年。
  如今虽然重新修葺了一遍,但是仍然显得十分地阴寒潮湿。
  刘羲帮着整理好床铺被褥之后,走出门去,四处转了转。
  见刘备正跟一个同龄的少年人在溪边聊天。
  见刘羲过来,刘备高兴地招招手道:“七郎,这边!”
  “这是我新交的朋友,辽西公孙瓒。”他给刘羲介绍道。
  “公孙兄,这位是我族弟刘羲。我给你说,我家七郎可厉害了,只修炼家传的《养气篇》,几天就练成了,达到了三流文士的程度。
  哼哼,卢师若是要招入室弟子的话,我家七郎绝对是第一个被选中的!”
  他骄傲地道。
  脸上带着与有荣焉之色。
  刘羲暗自惭愧,因为其他世界的历史,他一直对刘备有着一种莫名的戒备,心里亲近不起来。
  即使跟他玩耍,也是带着一些目的。
  现在想来,自己戒心太过了。
  所谓时势造英雄,曹操、袁绍、刘备,年轻时谁又不是忠于汉室的?
  又有谁一开始就抱定了宏图大志的?
  不过是时势使然,一步步走到这里来的罢了。
  若是他们的成长轨迹改变,那么其未来的志向肯定也会改变。
  放下了戒备,他微微一笑,如沐春风。
  刘备总感觉他似乎变得不同了,更为亲切了一些。
  公孙瓒与刘羲互相打量了一眼。
  他是高硕的青年,剑眉入鬓,面容颇为刚毅,让人一眼就觉得他是一个脾气耿直刚烈的人。
  “你们在聊什么呢?”
  相互见礼之后,刘羲问道。
  公孙瓒道:“我们在谈各自的理想呢。
  令兄希望做执金吾,住广厦,穿华服,斗鸡走狗。
  我则希望做大将军,带着千军万马,踏平草原,杀尽胡人。
  成为卫青霍去病那样名扬天下的英雄!”
  刘羲还没来得及答话,一个声音传过来:
  “呵呵,好大的口气!就你也想带领千军万马,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只见从山崖旁走出一个少年郎,他身边众星捧月般地跟着一群人。
  有几个学子,还有一大群的奴仆。
  公孙瓒脸色难看,喝道:“公孙弘,你是来找茬的吗?”
  公孙弘哈哈大笑,对身旁人道:“你们看,婢生子发怒了!哈哈哈,你瞪着眼睛干什么?还想杀了我不成?来啊,看你敢不敢!”
  “敢辱我母亲,你该死!”
  公孙瓒最恨人骂他“婢生子”,他两眼充血,拔剑就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