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二章 鸿蒙道种

  爆炸声响起的时候,刘羲已经跳进脚下挖好的坑洞里,盖上木板,还用斗篷裹住全身,免得脏了衣服。
  所以,当众人跑上土坡的时候,才发觉整个卧牛坡到处都是坑坑洼洼,已经面目全非。
  而刘羲却一尘不染地站在那里,背负着双手,仰望着天空,显得格外神秘高大。
  他对几大门派的掌门人拱了拱手,道:“青莲教今日正式立派,多谢各位前来观礼。不知几位对在下的雷法可有指教?”
  几位掌门忙不迭地还礼,不断夸赞刘羲本领高强,当世英杰。
  刘羲谦逊道:“各位谬赞了,家师鸿钧老祖所传的紫霄雷法,练到大成之际,一雷之下,毁城灭国不在话下。
  在下的修为还太浅薄,岂敢当得起诸位如此盛赞!”
  原本就心虚的几人更是脸色发白。
  空气中还有淡淡的硫磺硝石气味,没有散尽。
  天龙派掌门天龙道人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脸陶醉的表情,道:“此地灵气四溢,未来必成洞天福地!老道愿献上百年灵参一株,祝青莲真人早证仙道!”
  铁衣门掌门道:“小女年方二八,颇有姿色,愿为青莲真人侍婢!”
  众人暗骂一句老不修,争相谄媚,好处许了一箩筐。
  这时徐家家主突然喊了声:“拜见侯爷!”大礼参拜,五体投地,搞得众人莫名其妙。
  刘羲愣道:“什么侯爷?”
  老头子拜完后,高声道:“帝国有规定,元婴修士所传弟子,行走帝国之内,仪如列侯。
  而在修行界,只有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才能称老祖。鸿钧老祖必是元婴期以上的大能,所以青莲真人当然可以称侯爷!”
  老头子洋洋得意地瞥了其余几位掌门一眼,心里鄙视道:“哼,这些土老帽,岂有老夫见多识广!
  这次说什么也要跟仙门搭上线,到时候我徐家也要成为修仙家族!”
  刘羲显然小觑了修仙对这些武林中人的吸引力,他这番表演刚刚把自己修仙者的身份坐实,这些人就像闻到臭肉的苍蝇一般围过来了。
  一个个热情得不得了,送财送物又送人。
  刘羲只收了一些天材地宝,钱他不缺,人更不敢收,要是漏了陷,还不得被扒皮抽筋!
  而在刘羲传了一部分“练气诀”之后,他们更是恨不得把刘羲当亲爹供起来。
  “练气诀”虽然是大路货,但也不是一般的武林中人能够得到的,更何况庆阳城这种小地方,更是听都没听说过。
  短短几日,青莲教便成了庆阳城名副其实的第一大派。
  而城主的任命,也由几大派联名表奏,快马往清水郡送去了。
  刘羲明显能够感觉到,识海里那枚种子要生根发芽了。
  这一日下午,郡城的任命下来了。
  刘羲一接过文书跟衣袍印玺,就冥冥中感觉身上多了什么东西。
  匆匆打发了差人,他回到院内,闭目集中精神。
  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注入其中,只见那枚种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然后生根发芽。
  不多时,种子就长成了一棵小树苗。
  小树苗有寸余高,只一条根须,两片叶子,通体仿佛玉石雕成。
  根须穿越茫茫虚海,连通着一方世界。
  树干上露出一张面孔,隐隐跟刘羲有七分相似。
  四目相对,刘羲瞬间明白了,因为他的部分灵魂本源跟这颗种子融合,如今小树苗已经形成了一道奇特的分身。
  他只知道这棵小树苗叫做鸿蒙树,又称鸿蒙道种,来历十分神秘,具体的就不知道了。
  这道分身由于受鸿蒙树的影响,没有正常人的七情六欲,只剩下渴望成长的本能。
  刘羲问道:“鸿蒙树,我穿越之后,我爸妈小妹他们怎么样了?地球有没有什么变故?”
  鸿蒙树传递过来一股意念:“我即是你,你即是我。”
  刘羲的精神自然而然地跟鸿蒙树融为了一体,他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一颗种子,穿越无尽混沌,落入了一处小世界里,跟大地之灵融为一体。
  无尽的岁月,沧海桑田只在瞬间。
  这颗星球从蛮荒变得繁华,凡人以孱弱之躯成为了这颗星球的霸主,以智慧驾驭自然的伟力。
  直到某一天。
  突然,空间撕裂,时间动荡。
  地球之外出现了几道巍峨的身影,每一道都高大无比,脚踏星河,肩挑日月。
  有大佛横卧,有羽冠道人,有武士,有妖兽,有长袍法师,甚至还有一个硕大的光球,勾连着无数的次元空间。
  他们摊开手掌,将整个地球都覆盖下来,往地心处的鸿蒙种子抓过来。
  几人互不相让,交手的余波,瞬间就把地球崩开,四分五裂。
  而鸿蒙种子趁机卷起几道灵魂,穿梭虚空,逃了出去。
  刘羲感觉到其中莫名的亲切气息,怔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他激动得声音都颤抖起来,问:“鸿蒙树,那几道逃出来的灵魂是谁?”
  鸿蒙树道:“本尊,他们是你的父母跟小妹三位亲人,以及原本命运线上跟你因果纠缠较深的人。
  本尊原本是时代之子,当乘运而起,不过原宇宙发生巨变,天地崩坏之际,原宇宙的意志跟鸿蒙种子的本能,选择了与你相融一体,才逃过劫难。”
  “这么说我爸妈跟小妹都转生到了这方世界了?”刘羲激动地问,“他们现在在哪里?”
  鸿蒙树分身道:“我能够隐约地感应到,他们就在这一方世界。不过具体在哪里,却无法判断。如今的鸿蒙树还太弱小了。
  本尊如果想尽快找到他们,就设法加快鸿蒙树的成长吧。”
  刘羲道:“对了,鸿蒙树到底有什么作用?怎么加快它的成长?”
  虽然二者一体,只要他想,他随时能了解分身的一切,但是他实在受不了附身鸿蒙树时的那种无欲无求、淡泊超然的精神状态,所以还是习惯性地开口询问。
  鸿蒙树分身道:“鸿蒙者,乃天地未开之祖炁,又称混沌之气。混沌消融万物,混沌演化万物,是有,也是无,莫可名状。”
  刘羲打断祂道:“你能不能说简单明白一点?”
  鸿蒙树分身也不着恼,面无表情地道:“鸿蒙树可以穿梭时空,可以造化万物。
  因为我的诞生,鸿蒙树已经失去了自主成长的可能性,所以鸿蒙树成长所需的能量,必须由本尊提供。
  这种能量为混沌之气,我称之为源力。
  本尊的一切,真气、法力、气血等一切能量,血肉、灵魂、寿元、气运、功德、业力,甚至道果、神格……
  总之,除了武器衣物这类外在的实物,本尊的一切都可以转化为源力。
  穿越与造物皆需要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