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五十八章 马钰

  眼见有甲尸向着他扑过来,刘羲直接沟通鸿蒙树穿越新世界。
  鸿蒙树分身道:“连通二级世界,10000源力点。魂穿100源力点,身穿1000源力点。”
  “这么贵?”
  第一次穿越的时候,是鸿蒙树的最初孕育出来,自主地勾连了新的世界。
  所以他没注意到连通世界竟然要消耗这么多源力。
  还好吞噬了白莲教宝藏里的香火愿力,得到了一万五千点源力,足够用了。
  “连接吧。我选身穿。”
  鸿蒙树已经连通了一个新的世界。
  “新世界,射雕世界。”分身传来意念。
  刘羲道:“射雕?这是二级世界么?怎么我感觉跟龙蛇世界差不多,甚至还略有不如?”
  鸿蒙树分身道:“龙蛇世界属于一级顶尖世界,而射雕世界因为世界有损,灵气逐渐下降,所以外像跟一级世界一般。
  但其本质仍属于二级世界。”
  刘羲顾不上纠结这些,心里急念:“穿越!”
  霎时间,鸿蒙树的根须带着他穿梭虚空,向着新世界而去。
  意识中的交流不过闪念之间,外界看来,刘羲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见到刘羲消失,韩纲更是又妒又恨,发了疯一般地攻击其他人。
  此时刘羲看着属性面板,他原本有一万六千点源力,穿越用去一万一千点,还剩下五千。
  将之全部转化为气运,他的气运点就有五十万有余。
  “普通人的气运点一般为10点,我足足是普通人的五万倍,只怕比之时代主角都毫不逊色吧?”他想。
  身穿之时,压力比魂穿更大。
  没多久他就意识模糊,然后昏了过去。
  ……
  崎岖的山路上,一支运粮队伍艰难地前行着。
  十余辆板车,前拽后推,蜿蜒成了一条长龙。
  车队前后还跟着十来个持刀的汉子,一路开道。
  走在中间的中年大汉似乎是领头的,他背着剑,高声道:“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不可堕了咱们白马镖局的名头。”
  “这批粮食是宁海府‘马半城’马老爷买给灾民的救济粮,哪怕是一粒也不许被山贼强盗给劫了去!”
  同行的老苍头笑道:“爷台不必担心,此地已入宁海地界了。
  我家主人乐善好施,广有名声,就是那些山中强人都对家主甚为佩服。
  只要过路的商队插上我马家的旗帜,他们便绕道而走,从不阻拦。”
  镖头笑道:“马钰马老爷的名声,整个山东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不过我们走镖的,总得谨慎一些,小心驶得万年船。”
  走在寂静的山道上,镖头忽然问:“冒昧相问,我听人说你们马老爷要出家做道士,是不是真的?”
  老苍头闻言,脸上泛起了苦涩,道:
  “是真的。半月前家主从外面带回来一个疯道人,不知怎么被三言两语给折服了,拜了那人为师。过些时间,就要跟着那人出家了。”
  “你家主母不阻拦吗?”镖头好奇地问。
  “怎么没拦?家主铁了心要出家,谁都拦不住。”
  老苍头道。
  “主母就说:‘你要做道士,我也出家做道姑。’于是也拜了那道人为师,到时候跟着主人一起出家。”
  “额……”
  镖头无言以对,感觉自己理解不了有钱人的想法。
  老苍头叹道:“还好大公子成年了,二公子三公子也长大懂事了,否则这偌大家业都要散了。”
  闲聊了几句,运粮队翻过山头,进入一片树林。
  这一带的路平坦了许多,不远处就是宁海城了。
  这一路总算没出什么岔子,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突然,走在最前边的镖师喊道:“祝镖头,有情况!”
  所有人立刻戒备起来。
  祝镖头也是奇怪,已经靠近城池了,难道还有胆大包天的贼人来打劫么?
  “怎么回事?”他抽出剑,走上前去。
  “前面路上躺着个人。”镖师指着前边道。
  祝镖头顺着所指望过去,果然见一人横躺在路上。
  “朋友到此拦路意欲何为,可否报上名来?”
  祝镖头上前几步,抱了抱拳,高声问道。
  那人一动不动。
  “朋友?”
  他又喊了一声,见仍是没有动静。
  他慢慢走上前,只见地上那人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上衣衫破烂得不成样子了,遍身上下都是伤痕。
  他拿剑鞘轻轻捅了捅他,见没有动静,蹲下身探了探鼻息,很微弱,很悠长。
  祝镖头转首道:“是个伤者,咱们不管,搬开他放在路边,继续赶路。”
  这时老苍头走上前拦住了他们,道:
  “我家主人最是心善,若是知道咱们见死不救,只怕要埋怨咱们。不如把他抬到粮车上来吧。”
  祝镖头道:“此人满身都是刀剑伤痕,可见绝非逃奴,只怕大有来头。这救回去,可别给你家主人招灾惹祸。”
  老苍头迟疑了一阵,道:“还是救回去吧,家主一向斋僧奉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事不关己,祝镖头也不再相劝,吩咐两个镖师过来,把人搬到粮车上。
  两个镖师一人抬肩部,一人抬脚,结果脸胀得通红,硬是没抬起来。
  “你们搞什么鬼?”祝镖头不悦道。
  两个镖师道:“祝头儿,这人古怪得很,根本抬不动!”
  “抬不动?”
  “哈哈哈,铁胆、虎子,你们两个别不是把力气都浪费在娘们的肚皮上了吧?”
  那些镖师们打趣着说了几句荤话。
  祝镖头不信邪,走上前来,抓起地上那人的两肩往上抬,但却纹丝不动。
  “呀!”
  他气沉丹田,大喝一声,用上了内功,才勉强把人扶了起来。
  余下的镖师见状,连忙来帮忙,两人抬脚,两人撑着腰背。
  五个人齐心协力,才将之抬起来,扔到垒得整整齐齐的粮食口袋上面。
  祝镖头擦着汗,惊叹道:“这是什么怪物啊?浑身怕不有一两千斤重吧?”
  正说话间,只见那板车受不住力,格啦啦一阵响动,就散架了。
  车上那人滚落下去,砸在软泥地上。
  砰的一声,砸出了一个浅浅的人形坑洞。
  “这……”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老苍头激动地道:“这是神仙啊!不是神仙,也定是人形的仙宝!”
  他叮嘱所有人先守在这儿,谁也不许走。
  然后喊过来一个小厮,叫他立马进城去禀报家主。
  家主最喜修仙访道之事,闻之必定会十分欣喜。
  祝镖头等人无奈,只得在原地戒备,等着马钰到来。
  不到半个时辰,一辆马车赶来了。
  车夫打起帘子,车里先后下来两个道士。
  头一个四五十岁,面容方正,长须飘飘,颇有仪度。
  后一个三十来岁,一脸和善。
  老苍头先向后者行礼,叫了声:“家主。”
  又给前面的道人行礼,道:“重阳道长安好。”
  他引着两人来到那怪人旁边。
  马钰好奇地打量了一阵,也没看出什么来。
  他看了王重阳一眼,只见王重阳也在认真地打量着。
  “好强的肉身,只怕比之传说中的佛家金身、道家玉身都毫不逊色。”
  王重阳喃喃自语,低声赞叹道。
  “莫非真是天外谪仙人?”
  他运起内功,将那人托起,送进了马车里。
  一行人再次起动,浩浩荡荡地往府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