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九十五章 决战之前

  刘羲尴尬地掩口咳嗽了一声,却没有辩解什么。
  却说宋金两国的高手联合在一起,往蒙古前进。
  这些人都是桀骜不驯之辈,尤其是欧阳锋裘千仞,更是自恃高人一等,若非为了武功秘籍,跟权势富贵,根本不可能加入进来。
  不过在第一天被李秋水手下的轮回者震慑了一番后,都老实了下来。
  欧阳锋跟裘千仞陡然发觉这么多高手,有几个不比他们逊色,其他人也比他们差不远,一时间被打击得有些怀疑人生。
  百余人走了大半个月,才进入草原之中。
  这段时间,李秋水也基本上把战力整合了起来,至少不会发生内讧拖后腿的事了。
  却说郭靖先他们一步赶往了蒙古。
  黄蓉执意要跟来,郭靖叫她乔装打扮了一番,到时候趁着大战之前,带着李萍离开。
  他回到家,只见母亲正在给小羊喂草。
  看见了他很是激动,拉着他嘘寒问暖,问起了江南老家的情况。
  郭靖这才尴尬想起,好像他把柯镇恶等六位师父给忘了。
  主要是起初跟黄蓉游山玩水的时候,不急着找他们,后来又发生了李秋水征讨察合台的事情,就将他们搞忘了。
  “兴许他们现在还在到处找我吧?不过这样也好,不然以他们的武功,凑进这场杀局里来,只有送菜的份儿。”他想。
  他跟母亲讲起了遇到杨铁心夫妇的事。
  听说杨铁心夫妇未死,还团聚了,李萍心中既为他们喜悦,又为自家丈夫难过。
  郭靖道:“娘啊,要不你也搬回牛家村去吧?我看你一直很想家的。”
  李萍点头,道:“好。等开春了,路上好走了,咱们娘俩一起走。”
  他又把做男子装扮的黄蓉介绍给她认识,称是新认识的一位兄弟。
  此时一顶大帐之内,察合台忽然神色一动,自语道:“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拿出一只铃铛摇了摇,口里念念有词。
  这时郭靖的脑海里突然听到一阵朦朦胧胧的声音。
  他明白这是察合台的召唤。
  他吩咐黄蓉不要乱跑,然后往察合台的帐篷走去。
  到了门前,他的神色变得痴痴呆呆的,好似梦游一般,一步一步地慢慢走过去。
  察合台放下铃铛,问道:“为何这么快从江南回来了?”
  郭靖呆呆愣愣地说道:“发生了重大变故。宋金两国想要对王子不利。”
  他将李秋水等人欲要行刺的事说了出来。
  察合台道:“这么快就要掀牌了吗?”
  “那是当然,老是这么耗下去有什么意思。只要这一战分了胜负,以后剩下单独一方攻略世界,岂不方便多了。”
  屏风后面一人说道。
  从后面走出来,只见这人金发碧眼,五官硬朗,身形高大,好似古希腊的大理石雕像一样。
  此人正是神之勋章的首领亚瑟·潘德拉贡。
  他已经统一了西方,同时带领高手来到了蒙古部落,就是想联络察合台,先将不属于同组织的给清扫出去,再攻略世界。
  没想到李秋水跟他想到一块去了。
  亚瑟·潘德拉贡道:“可惜主神殿如今还是很残破,连通的世界又少又低级,否则哪用得着这样争抢。”
  他看了郭靖一眼,问:“这个人可信吗?”
  察合台哈哈一笑道:“没有比他更可信的了。
  这是我专门在主神殿购买的,封印着一道‘役神法’的木牌,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一个人给控制了。
  主神殿出品,难道还不可信吗?”
  亚瑟·潘德拉贡看了他一眼,道:“你真是煞费苦心,这木牌不便宜吧?”
  察合台肉痛地点点头道:“的确不便宜,我的积分都快花光了。不过若是能把郭靖收为仆从,也是值得的,以后做任务就轻松多了。”
  亚瑟·潘德拉贡道:“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整个的计划,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
  察合台瞥了郭靖一眼,道:“将计就计。”
  两人相视大笑。
  亚瑟·潘德拉贡道:“铁木真跟新来的国师八思巴,都不是简单人物。这一次把他们也拉进来,正好一并解决。”
  察合台道了声:“是。”
  然后吩咐郭靖去告诉李秋水,就说明日午时,他与铁木真父子要去巡视扎木合部落,途中要经过魔鬼峡。
  关于魔鬼峡的传说故事很多,大多阴森恐怖。
  据郭靖猜测,那里可能是一处天生的阴煞之地,自然带有迷阵的效果,加上土质跟地下水的原因,蕴含着麻痹神经的毒性。
  所以很多经过魔鬼峡的人,都会产生幻觉,轻则身体虚弱一段时间,严重的甚至会精神失常,癫狂而死。
  因此,牧民们极少敢走这条路。
  行军则因为其地形险要,也很少有将领愿意走这里,容易被包饺子。
  “看来他们是想在此处进行反伏击。”郭靖想。
  他机械般的走到案几前,提起笔将消息用暗语写在了纸条上,打个呼哨,唤来一只鹞鹰。
  将纸条装进小竹管里,绑在鹞鹰的腿上,指示它将信件送过去。
  百里之外,李秋水与刘羲等一行人正在原地歇息,等待着消息。
  不一时,鹞鹰飞落下来。
  刘羲拿出肉干喂了它,解下竹管,拆开看了看,将纸条递给李秋水。
  李秋水道:“魔鬼峡,那是什么地方?”
  她转头向白玉蟾问:“紫清先生看一看这一次的吉凶如何。”
  众人之中,唯有白玉蟾最擅卜算之术,《皇极经世书》本就是以推演最为突出。
  他取出爻钱,往地上一撒,半晌道:“看不出清楚。大凶之中,却又藏着吉兆。却不是一般的凶中藏吉之相,反倒是吉凶相融,生死一线,古怪,真是古怪!”
  李秋水道:“君子信命,不认命。既然看不清前路,那就杀出个朗朗乾坤!”
  众人轰然称是。
  刘羲看了一眼周围,也不知道这一去,还有多少人能活着回来。
  主神殿攻略世界,跟鸿蒙树不同。
  鸿蒙树必须占据世界绝对的气运,而主神殿只要轮回者每杀掉一个气运人物,就能夺取其气运。
  决战之日到了,李秋水跟潘德拉贡肯定会不约而同地进行收割。
  不管他们最后谁获胜,这些本土的气运人物,基本上都难逃一死。
  这一次全真七子全来了。
  刘羲做了这么多年的掌教,跟他们颇有感情,当然不希望他们折在这里。
  更别说还有个黄药师,乃是黄蓉的亲生父亲。
  力所能及的话,还是要尽量救下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