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八十三章 李莫愁邀战

  终南山上,刘羲处理着教务。
  他忽然翻到一则江南地区传来的信息,最近江湖上突然冒出了一位赤练仙子李莫愁,杀了陆家庄满门。
  这陆家庄在当地颇有名望,在江湖上也算是二流的武林世家。
  不知那位少庄主陆展元如何得罪了李莫愁,被直接杀死在家里。
  陆老庄主纠集了不少江湖同道,找李莫愁报仇,同样被杀得落花流水。
  当李莫愁准备屠杀陆家满门的时候,大理天龙寺的一禅大师出面阻止,被其两招打败,震断心脉而死。
  这位一禅大师精修一阳指,内功深厚,当世一流。
  虽然比不上东邪西毒等绝顶人物,但也不至于被两招打败吧。
  一时间,李莫愁这赤练仙子的名号,响彻武林。
  她一路向北,试剑天下高手,从未一败,剑下也从来不留活口。
  短短时间,就成为了人人畏惧的女魔头。
  “嗯?原本的李莫愁现在不应该有这么好的武艺吧?莫非是主神权限者?”刘羲沉吟道。
  这时,马钰丘处机等人匆匆走来。
  他们递过一封信,道:“掌教,这是赤练仙子李莫愁遣人送来的战帖。”
  刘羲展开一看,竟是约他三日后,在终南山论武,一较高下。
  丘处机怒道:“这妖女甚是猖狂,竟然想踩着咱们全真教来扬名。她若真来了,掌教不可放过她!”
  马钰道:“此女出身古墓派,与咱们全真教大有渊源,却是不好下重手。掌教应当去后山问一问林掌门,看看她是什么意见。”
  刘羲点点头,不管李莫愁是否有什么隐秘来历,但是明面上她是古墓派传人,于情于理,也该告知林环一声。
  刘羲来到后山禁地,连续喊了好几声,林环才走出来。
  她将林朝英的死迁怒到刘羲身上,认为当初就是他带来王重阳的死讯,才把小姐气死的,所以一直对他横眉冷对。
  刘羲道:“林掌门,令徒李莫愁下山后大造杀孽,如今又向我下了战帖,三日后比武论高下。不知你是什么章程?”
  “此女戾气太重,届时我将之擒下,交给林掌门,望你严加看管。”
  林环冷冷道:“你若能一掌打死她才是最好。”
  转身回了古墓中。
  刘羲无语,正准备离开,忽见石门后面钻出个小娃娃。
  看起来只有两三岁大,粉雕玉琢的,十分可爱。
  后面传出孙氏的呼唤声:“龙姑娘,你跑哪儿去了?”
  小女孩听到这声音,慌慌张张地钻进低矮的灌木丛里。
  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与刘羲四目相对,将葱嫩的手指竖在小嘴边,嘟着嘴“嘘”了一声,然后窃窃地笑起来。
  孙氏看起来苍老了许多,她看见刘羲,行了一礼道:“刘道长安好。你怎么来了这里?快走吧。不然掌门又要发脾气了。”
  刘羲将李莫愁的事情简略说了,问道:“你们林掌门是什么意思?真的不在意弟子的死活吗?”
  孙氏叹息道:“小姐去世以后,掌门就一直心情郁郁。直到收养了李姑娘,才好一点。
  她虽然面上冷冰冰的,其实对李姑娘真是当做女儿一般对待。
  李姑娘武学天赋极高,十四五岁就把古墓派的武功学完了,还推陈出新,将之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可是李姑娘随着长大,脾气越来越乖戾。
  一年前,她要下山,掌门不让。
  她居然说掌门之位应该能者居之,然后打伤了掌门,抢走了作为掌门信物的碧水剑。
  事后掌门大病了一场,身上的伤倒是小事,最主要的是心里的伤。
  当时交手的时候,李姑娘可是出手狠辣,毫不留情,这让掌门实在寒了心。”
  刘羲叹息一声,这些主神权限者代替了土著人物。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根本不在心底认可这个身份,只是将之作为一层伪装而已。
  受伤的却是被代替者的亲朋好友。
  “这位是林掌门新收的弟子吗?”刘羲看向树丛中的小人儿。
  孙氏点点头,将她一把抱起,道:“龙姑娘,不许调皮,该练武了,走吧,免得你师父责罚你。”
  小女孩憋着嘴,很不高兴,忽然指着刘羲奶声奶气地叫道:“大坏蛋!系伴读(是叛徒)!”
  刘羲哈哈一笑,将一枚玉佩戴在她脖子上,道:“这是给你的见面礼,能保平安的。”
  这块玉佩是他用了几十点功德点制作的,是一个试验品。
  戴着它,练功时有凝神静气的功效,不会走火入魔。
  另外还能化解厄运,遇难成祥。
  当然,这一点上效果有多大,就不清楚了。
  他也不知道按照鸿蒙树划分的功德点,一点功德是多少,要制作一件传说中的功德灵宝,需要多少功德点。
  小龙女戴上它,莫名地感觉到一种很舒心的感觉,不禁两只小手抚摸把玩着。
  三日一晃而过。
  一大清早,终南山下络绎不绝地来了许多江湖豪客。
  他们背刀负剑,一路高谈阔论。
  显然都是听说了赤练仙子约战全真教掌教的事情,特意赶来观战的。
  “李兄,你看这次比武谁胜谁负?”山路上,一个提刀的汉子问。
  李兄道:“当然是长生子刘真人了。刘真人执掌全真教近二十年,将全真教的名声推及大江南北,德高望重,岂是赤练仙子一个刚出茅庐的小丫头能比的。”
  旁边一人反驳道:“李兄所言差矣。若是年龄大名望高,就武功厉害。那还比什么武,直接一看年龄就胜负已分了。哈哈哈……”
  李兄胀红了脸道:“你这是强词夺理。难道你的意思是刘掌教的名声,只是靠年龄跟名望混来的么?莫非你王三刀以为你自己比刘掌教还厉害?”
  王三刀怒道:“我可没这么说,你别血口喷人!
  哼,我可是看过赤练仙子跟人比武的。
  不论对手多强,杀人从不过三招。
  比之天下五绝,或许都更胜一筹。
  刘掌教虽然也很厉害,但是跟五绝还有所差距吧?”
  王三刀的话得到了很多人的附和。
  因为刘羲已经好几年没出手过了,而从他以前的出手来看,战绩也是不如李莫愁的。
  至于跟欧阳锋裘千仞的战斗,当事人没有提及,外人也根本无从知晓。
  因此在他们看来,全真教这次只怕要丢大脸了。
  全真教威压北地,不但佛道各派受到压制,就是武林中人也时刻觉得有一座大山压在头顶。
  武林中人最是自由散漫,一言不合,刀兵相见。
  不论正邪,大多数人身上都背着几条性命。
  而全真教的管制,虽然让武林中的仇杀少了许多,但是谁都不希望头上有人管着。
  如今看到了这座大山有垮塌的迹象,许多人心里都莫名地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