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三十九章 打擂台

  今天,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人民都没有外出,全部在家看电视。
  哪怕是西方国家正值圣诞节,外面商场也冷冷清清的。
  毕竟这样一辈子难得一见的惊天赌局,错过了多可惜。
  因此,这些直播转播的电视台发现,今天的收视率比起播放世界杯、奥运会的时候都高。
  连央视经过了领导的特批之后,也在体育频道进行了转播。
  除了主持人,还请了一位武道高手来做讲解。
  主持人先介绍了这次事件的起因始末,以及意义,当然修辞手法都是经过再三斟酌的,得符合国情。
  然后主持人开始介绍嘉宾:“观众朋友们,我们今天现场就请来了一位真正的武林高手。
  就是我身边这位,陈家沟太极门的陈天雷师傅。
  而陈师傅目前的职务是国家武警总队教官。”
  听到主持人的介绍,观众们都知道这位陈师傅是有真功夫的,不是市面上那些招摇撞骗的所谓大师。
  于是都打起精神来,想听一听这位武林高手的看法。
  待陈天雷跟观众打过一声招呼之后,主持问:“陈师傅,以你看来,这次比赛双方谁获胜的几率更大一点呢?”
  陈天雷迟疑了一瞬,才道:“我给大家简单普及一下武者的实力级别划分吧。
  我们一般把武者分为明劲、暗劲、化劲等几个阶段。
  化劲武者,在古代就是万人敌,冲锋陷阵不在话下。
  而扶桑的笠原次郎就是一位化劲武者,而且是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的化劲武者。
  至于刘羲先生,我们都知道他是著名的企业家慈善家,也是大明星,至于功夫如何,就不清楚了。
  不过我想他的实战经验上,肯定是比较欠缺的。
  有没有实战经验,中间的区别是很大的。
  武林中有句俗话叫,化劲入髓不惧枪。
  就是说,一般的枪械已经对化劲武者没有多大的威胁了。”
  “咳咳,那么在您看来,刘羲先生的赢面是比较小的了?”
  听到陈天雷的话说越界了,主持人连忙打断,将话题绕了回来。
  陈天雷道:“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确实刘羲先生的赢面相对较小。”
  说完觉得不妥,太打击士气了,忙又加了一句:
  “当然,比武的时候瞬息万变,结果如何谁也不能预料。”
  “额,那我们先看转播画面吧。”主持人有点尴尬地转换了话题。
  此时,国内的观众都不免担心起来。
  刘羲在国内的名声一直很好,再加上打扶桑武者,这种好似电影的情节,大家代入感特别强。
  他们觉得刘羲此刻就是霍元甲、陈真,都默默为他加油打气。
  今日风和日丽。
  此时邮轮顶层的甲板上,随着一个个看客们入座,电视机前的观众发现了好几位熟面孔。
  随着主持人的介绍,他们才明白这些人都是非富即贵,站在世界顶层的那一小戳,不禁看得津津有味。
  不一时,刘羲跟笠原次郎分别入场了。
  一切协议都早已签署妥当,没什么好废话的,双方略作热身,然后走到了甲板中央。
  两人相互行礼之后,摆开架势,对峙了起来。
  一时间,不但现场的人屏声敛气,连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收敛了呼吸,生怕有一丝打扰似的。
  刘敬儒唐瑛跟洛嫣然三人在现场更是手心冒汗,心都快跳出来了。
  “吼!”
  笠原次郎一声虎吼,飞身扑来,刘羲避让开。
  他一扑十多米远,砰的一拳,打在船舷上。
  船舷顿时出现了一个凹下去的拳印。
  此时刘羲双臂一展,好似一只苍鹰扑去,以鹰爪手抓他后脑。
  笠原次郎一个鹞子翻身,躲避了过去。
  撕拉!
  刘羲一爪,直接将船舷像是撕纸片一样撕了下来。
  现场的看客,电视机前的观众,都看得目瞪口呆,激动难以自已:这么强大,这是人的力量吗?
  但是在真正的行家眼里,却是错漏百出。
  没打到人,就要及时收招,这般炫技似的打法,纯属浪费力气。
  还有,这两人高来高去,脚下连环踢腿。
  看起来很精彩,但是面对真正的高手,跟找死没有分别。
  听到主持人在惊呼刘羲的连环腿,跳跃高度破了世界纪录,还问他的看法,陈天雷嘴角微微抽搐。
  他觉得他的名字真应景,陈天雷,这会儿果然天雷滚滚。
  就算刘羲是个花架子,不懂真功夫,笠原次郎不可能不懂。
  也就是说,这两人在打假赛!
  尼玛,搞了这么大的阵仗,居然在打假赛!
  陈天雷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严重的挑战。
  最关键是,他还不能说出来,不然别说观众们不相信他,恐怕就是武林同道都要骂他吃里扒外。
  毕竟刘羲在为华夏功夫扬名,你来拆台,不是卖国贼是什么?
  “额……嗯,很精彩,腿法很好。”
  陈天雷支支吾吾地应了一句。
  在现场,华夏的高手都憋着笑,脸色古怪。
  扶桑的武道高手则怒气满面,脸色铁青。
  两人腾空连环踢,鹞子翻身,各种高难度动作,打得十分激烈。
  甲板上一片狼藉,钢铁的地面踩满了脚印,船舷也被打坏。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笠原次郎才被刘羲一脚踢飞,砰的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我认输!刘君武艺高强,在下甘拜下风!”
  笠原次郎大呼道。
  随着公证人宣布刘羲获胜,现场华夏人这边一片欢腾,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格外兴奋。
  同时华夏功夫已经深深印在了他们心底。
  毕竟刘羲的武功招式又好看,威力又大,比电影里都精彩,而且是实打实,没有任何特效的。
  可想而知,这次之后,国术联盟就要迎来蓬勃发展了。
  “八嘎!”
  武田信之一掌将身前的桌子劈得四分五裂,满脸杀气地盯着刘羲跟笠原次郎二人,恨不得把他们吃了。
  “怎么,输不起吗?”司徒雷等人冷笑着盯着他。
  巴立明更是挑衅道:“来,老鬼子,刚刚他们打得不尽兴,咱们俩再来场加赛如何?”
  一时间,双方对峙起来,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征兆。
  此时刘羲的盟友,摩根家族的代表说话了。
  “武田先生,这场比武是在座所有人见证之下举行的。你是想挑衅我们这里所有人吗?”
  “哼!”
  武田信之面色狰狞,良久才挥挥手,命手下众人不可造次。
  他恨恨地盯着笠原次郎,眼里冒火,道:“我根本就不该相信你这个大阪商人的后代,你的眼里只有利益,你是大扶桑的耻辱!我真是瞎了眼了!”
  “啊!”
  他急怒攻心,一声惨叫,鲜血喷起老高。
  “会长!”
  “武田先生!”
  扶桑人大急,连忙抬着他下去医治去了。
  这时候,崔长白等几个韩国大家族的人也是脸色苍白,怔怔地坐在那儿,没回过神来。
  他从没想过笠原次郎会输,而且还是以这么荒唐的方式输掉!
  华夏人这边则是兴高采烈,包括其他国家的那些权贵政要,都纷纷过来跟刘羲交好。
  因为吞掉了扶桑人的产业,刘羲掌握的权势越发庞大了,地位比起那些小国家的首领都高多了。
  返航的时候,大家大肆庆祝,喜笑颜开。
  这次比武,不但刘羲获益巨大,国术联盟同样获益巨大,这些武师们当然十分高兴。
  纷纷围着刘羲夸赞,司徒雷薛连信等人追问他是怎么摆平笠原次郎的,他们心里实在好奇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