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九章 小武神

  院子铺着土砖,占地很广,除了两排的兵器架子外,什么都没有,很空旷。
  两个中年男子对峙着。
  一个身穿练功服,肌肉虬结,面相粗犷。
  一个穿着蓝色中山服,大背头梳得一丝不苟,皮肤白皙,相貌儒雅,跟这个时期大陆的政府干部很相似。
  廊下,或坐或站,立满了人。
  他们不是武馆的学员,就是港城有名望的武师。
  坐中间主位的,是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
  他穿着酒红色唐装,精神矍铄,手里把玩着两颗鹅蛋大的铁胆。
  刘宝成走到老者面前,低声道:“师叔。”
  “来了?”薛连信点点头,“看着吧。”
  这时不是说话的时候,刘宝成冲其他武师点头致意后,默默站到薛连信身边。
  刘羲也乖乖跟着刘宝成,站到他身边。
  肌肉虬结的大汉正是薛连信的大弟子谢晓宏,一身功夫得到薛连信的亲传,全身暗劲练透了,随时可以入化,成为宗师级人物。
  谢晓宏拱了拱手道:“周师傅,咱们搭手如何?”
  真正的武师比武,一出手就是杀招。
  除非双方差距太大,否则根本没有留手的可能,一场比武往往非死即残。
  所以武林中大部分比试,都是通过搭手运劲,来判胜负的。
  这样的比武结果,虽不说百分百准确,但是大多数人都是认同的。
  周炳林点了点头道:“客随主便。”
  二人缓缓伸出手,四只手纠缠在一起,推来攘去。
  刘羲完全看不懂,感觉就跟小孩子玩游戏似的。
  不过他看周围的人都脸色凝重,一瞬不瞬地盯着,生怕错漏了一丝细节,连忙不管看不看得懂,聚精会神地观看着。
  不到十秒钟,二人胀红了脸色,脚下鞋子也裂开了,脚指头都露出来了,脚下的土砖仿佛蜘蛛网一样地裂开来。
  突然,啪的一声脆响。
  两人手臂上的衣服化作碎片,片片飘落,手臂上汗如泉涌,水花溅起老高。
  双掌一推,二人踉跄退开,都是满脸潮红,喘着粗气。
  过了几息时间,周炳林率先平复了下来,朝薛连信拱了拱手道:“晚辈受教了,日后再向薛前辈讨教。”
  说罢,转身离去了。
  这个时候,谢晓宏支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浑身汗如泉涌,头顶上热气蒸腾,仿佛成仙了似的。
  武馆的弟子们大惊,纷纷围上去。
  见徒子徒孙们惊慌失色,薛连信挥挥手道:“将晓宏抬到床上去,喂一碗盐开水,然后好好休息。不要大惊小怪,没有大碍的。”
  薛连信望着周炳林离开的方向,道:“这个小武神果然不简单,恐怕功夫已经入化了。”
  其他武师拍马屁道:“什么小武神,还不是一见薛师傅,就望风而逃!”
  薛连信摇头道:“若是早几年,我还有十足把握拿下他。如今年老体衰,却是不好说了。”
  众人恭维道:“薛师傅太谦虚了!”
  跟众武师寒暄了一阵,送走之后,薛连信去看了看几个弟子。
  谢晓宏只是脱力,休息一阵就好了,另外两个弟子的伤要重一些,可能要养几个月。
  听到刘宝成安慰的话语,薛连信只是摇摇头表示无碍,他一辈子大风大浪见得多了,这点事儿算不得什么。
  薛连信见刘羲一直跟着刘宝成身后,不禁打量了他两眼。
  刘宝成会意,道:“师叔,这个孩子叫刘羲,就是前两天我请你帮忙跟马家说和那事儿,他就是当事人。这孩子死活要过来亲自感谢您,他母亲要不是去了美国,肯定也要过来。”
  薛连信抚着胡须道:“举手之劳罢了。”
  “对老先生您来说,是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却是天大的恩情!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刘羲将书跟酒从箱子拿出来,恭恭敬敬地放到桌子上。
  “师叔这酒我也有,口感很好,而且还有养生的效果。这秘籍我也看过,似乎是正宗古拳法,很有些价值。”
  见薛连信不太在意的样子,刘宝成连忙开口介绍。
  “哦?”
  刘宝成也是练出了暗劲的高手,眼光应该不会错的。
  薛连信开始郑重起来,拿过书册翻看起来。
  囫囵地看了一遍,薛连信点头道:“这里面的立意跟如今的国术很有些不同,应该是绝传的古拳法,有些借鉴作用。不错,不错!”
  刘羲心里一喜,这送礼看来是送对了。
  “小伙子,你不是单纯来送礼的吧?有什么事,一并说了吧。你送的礼很合我心意,能办的老头子我绝不推辞!”
  薛连信放下书,笑眯眯地打量了刘羲两眼,说道。
  刘羲干笑了两声,不断地望刘宝成。
  刘宝成会意:“师叔是这样的,这孩子想跟着您学功夫,您老人家看能不能收下他?”
  薛连信道:“我年纪大了,武馆里的弟子基本上都是晓宏他们在教,这孩子若是想练武,你自己已经足够教他了。
  这样吧,平时他跟着你学,然后每半个月来我这一趟,我看看进度。若他真有天赋,我也绝不藏私。”
  “多谢师父!”
  刘羲打蛇随棍上,就要趴下去拜师。
  薛连信抓住他胳膊轻轻一抖,他的关节仿佛杠杆一样,不自觉地就站立了起来。
  “称呼不可乱叫,能不能拜师,还得看你后续的表现。”
  “是,是,多谢薛老先生。”
  刘羲尬笑着说。
  临走时薛连信给了他一张名片,上面有电话,让他遇到想不通的难题时,可以打电话询问。
  这一趟,目的基本上达成了。
  刘羲格外兴奋。
  “宝叔,你什么时候开始教我练武?”
  刘宝成道:“这个周末吧。你今天又缺了一天课,以后要按时上课,不然就不教你练武!
  练武有什么好的?当初要不是你爸爸帮忙,你宝叔我差点沦落到要饭了。
  你要像你爸爸那样,做个文化人,比我这种只会打架的大老粗强多了。”
  刘羲嬉笑道:“文和武,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回到学校,上次表白校花带来的热度已经逐渐消散了。
  如今刘羲觉醒了前世的记忆,再加上灵魂属性点到了15,学起中三的课程来,简直不要太轻松。
  只是还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变化而已。
  好不容易盼到周末了。
  刘羲起了个大早,早早地来到了刘宝成的武馆。
  这个时候,小武馆里只有刘宝成一人,空空的。
  “来了?”
  刘宝成在打拳,随意招呼了他一声,自个儿继续练着。
  刘羲看不懂拳法,只觉得虎虎生风。
  空气中时不时发出啪啪的鞭炮一般的脆响。
  “这就是明劲的‘千金难买一声响’?”他想。
  刘宝成练完一趟拳后,休息了一阵,就开始正式传授他武功了。
  “在古时候,武功基本上都是战场的沙场功夫。
  清朝时期,政府大规模禁止民间使用武器,于是古武术开始向赤手空拳的步战功夫演变,套路开始变得丰富起来。
  加上融合了佛道的养生功夫,跟沙场功夫慢慢区分开来。
  民国时期,孙中山先生建立中央国术馆,当时的武术大师们将各派功夫整合,旨在强国强种,因此所有中国功夫统称作国术。”
  刘宝成简略讲了国术的历史,然后又开始讲解基础的桩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