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五十三章 宝藏

  盯着刘羲的背影,两人眼里凶光闪烁,转动着种种恶念。
  忽然一阵心悸,五脏六腑开始绞痛,仿佛有一只大手伸进体内搅动一般。
  两人痛得大呼小叫,在地上直打滚,以头抢地,砰然有声。
  刘羲幸灾乐祸地道:“你看,你们就不像我一样诚实可靠,遭报应了吧?”
  两人愤怒又无奈,被收拾得毫无脾气,只能尽量收摄心神,不去想刘羲的事。
  在两人愤愤的目光中,刘羲又拿出一副软筋散倒进水壶,摇了摇,给他们灌下。
  “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这儿吧。等我挖回了宝藏,就来放了你们。”刘羲随口说道。
  他举着火把,顺着地道往外走。
  一路弯弯拐拐的,走了半个多时辰才到达目的地。
  地道的尽头也是一间石室,石室中间摆放着一张石桌跟几个石凳。
  按着白莲教徒说的,向左转动石桌,就是出口,向右转动就是藏宝地入口。
  他生性谨慎,先将出口向左转动,卡擦擦的一阵响动,果然露出了一个洞。
  顺着洞钻进去,不多时就看见了亮光。
  原来出口正是在一座庙宇的神龛供台底下。
  他仔细听了听,没有任何人声踪迹,才慢慢爬出来。
  这座庙不知供奉的是哪路神仙,早已没有了香火。
  神像黑黢黢的,面目狰狞。
  他轻悄悄走出庙门,只见满地狼藉,鲜血跟脓汁满地都是。
  原来这里不是别处,正是昨日夜里,潜龙卫与白莲教战斗的地方。
  此时人已经走完了。
  显然他们谁也没想到,白莲教的宝藏就藏在这儿。
  刘羲仔细观察了四面的山林路径等等,这是他一向的习惯,做事情总得先想好退路。
  回到密室,再次将石桌向右转,墙上顿时另出现了一条甬道。
  走到甬道尽头,一面石壁上有两个狰狞的鬼头,正是开启宝藏的枢纽。
  这石壁上设了禁制,强制爆破是打不开的,即使打开,里面的宝藏也会自毁。
  刘羲按着那两人传授的手法跟口诀,将真气注入两个鬼头之中。
  此刻两个鬼头转动脖子,互相对视着,两双眼睛里突然射出红光,交织在一起,照在石壁上,形成了一个玺印。
  刘羲当即将城主府印拿出,扣在玺印上面。
  心中毫无征兆地出现一个意念,似乎在询问是否调动官气。
  刘羲选择同意。
  咔嚓嚓,石壁上大门洞开。
  此时,远在清水郡,郡守府中。
  郡守王文远眉头微微一皱,轻轻地“咦”了一声。
  “明府,出了何事?”幕僚问。
  王文远道:“庆阳城有官气调动。那里的城主或许是遇到了危险。”
  “竟然能够调动官气,不知是哪家的弟子?”幕僚好奇问。
  除了郡守以上的官员,或是某些有背景的二代,一般的县令、城主,哪懂得调动官气的方法?
  王文远摇摇头道:“都不是,此人是庆阳城武林门派推举的。”
  “那大人倒是可以去看看,条件合适的话,可以收为己用。”幕僚建议道。
  王文远点头道:“不错,潜龙卫的手伸得越来越长了,再这么下去,本府的政令都要出不了这座郡守府了!”
  “这次他们似乎正好在庆阳城办事。大人正好可以看一看,他们有没有作威作福,搞出什么冤假错案!”
  不提郡城之事,却说刘羲将印玺重新揣入怀里,一手执火把,一手握着把刀,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走进去。
  只见藏宝室并不是很大,不过十余丈见方。
  墙壁上嵌满了绿色的不知名宝石,散发着莹莹碧光,照得整个石室都阴森森的。
  里面摆满了密密麻麻的棺材,棺材上面贴满了黄色的符纸。
  在正中间,是一张巨大的供台。
  供台上,放的不是神像,而是一层又一层的白玉莲,每一朵大的有蒲团大,小的只有婴孩巴掌大。
  刘羲以心灵感应,发觉每一朵白莲都充满了一种神秘的气息。
  那种气息跟香火鼎盛的庙宇里的神像一样,他猜测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香火愿力。
  只见供台前边放着一幅卷轴。
  刘羲以刀尖将之挑起,缓缓打开。
  只见开头写的是:
  此地有香火愿力十五万方;
  有银甲尸一头,铜甲尸七头,铁甲尸三百余头;
  有吾毕生所学之香火神道法、炼尸术、分神化念法。
  后辈小子得知,必能称雄天下,横行一州。
  彼时当登上白莲教主之位,屠灭司徒仇一系,不负吾心头之憾也!
  刘羲心道:“看来此人还是白莲教高层,也许当年就是在权利斗争中落败,才会留下这样的话。”
  他继续翻开,只见后面写的是炼尸术,都是讲的如何炼制甲尸的。
  看到这,刘羲才知道,这里是多大的一股力量。
  银甲尸相当于金丹境,铜甲尸相当于筑基境,铁甲尸相当于练气境。
  而且甲尸不惧生死,不怕疼痛,力量刚猛,防御又强。
  因此,一般在练气境、筑基境的人类修士,是斗不过甲尸的。
  当然,到了金丹境,就会出现质变,那时候就要远超灵智不全的甲尸了。
  若是掌控这股力量,至少在清水郡应该在没人能威胁到自己的安全。他想。
  不过刘羲只看了两眼,就继续往后翻了。
  他对炼尸术不敢兴趣,而且这玩意儿带出去,只怕会被当做白莲教余孽,人人喊打。
  图卷后面写的是香火神道法。
  这篇香火神道法颇为精妙。
  最神奇的地方在于,它能够直接吸收外界的香火为己用,不管这香火是谁的。
  比方说刘羲学会了这道法术,他就可以直接去那些庙宇吸收神像上的香火。
  刘羲激动了,这个道法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有缺陷,毕竟都说香火有毒,没有特殊的方法,就会污人神魂。
  但是刘羲不同,鸿蒙树可以直接将香火愿力化作源力。
  想象一下,他穿梭那些世界,许多的香火愿力都是无主的,相当于白捡。
  除了吸食香火之法,还有许多愿力的运用之法,也让刘羲大开眼界。
  他又往后翻,翻到了分神化念法,这是一种分身之法。
  不过有瑕疵,就是不论资质还是神魂强度等等,分魂之后,都比不上原来的本尊。
  而且分身一般身体跟神魂都比较衰弱,需要天材地宝来弥补本质的缺憾。
  不过这对刘羲来说都不是事,只要有源力,完全能够弥补。
  刘羲一阵欣喜,感觉这两套功法,就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
  这功法是以精神印记作为传承的。
  他正全心全意地接受传承呢,突然一道血光升腾而起。
  一道灵魂体闯进了他的识海。
  “哈哈哈……司徒仇,你爷爷又活过来啦!等我将本尊从封印中放出,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灵魂体猖狂大笑,向着刘羲识海中的主魂扑过去。
  刘羲虽惊不乱,将他抵挡在外。
  他的心境高超,意志力很强,但是神魂强度上却不如对方,毕竟对方不知是多少年的老怪物了。
  意志为将,神魂为兵。
  刘羲以弱对强,一时间不落下风。
  “啧啧啧,好强悍的意志,真是天才人物!
  这具肉身也很不错,竟然达到了肉身丹境。
  哈哈哈,我的,一切都将是我的了!”
  他大笑着,攻击得更加疯狂了。
  他的神魂变得如同巨灵之神,高大无比,手脚并用,同时,张开血盆大口,不断撕咬。
  识海中,刘羲同样化作巨人,左右抵挡。
  一时间,识海中天翻地覆,河断山崩。
  刘羲终究不如对方老辣,左支右绌,勉力防御。
  神魂上挨上一下,只觉得直入心扉,疼痛难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