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八十二章 得九阴

  双方略微试探了一下,就同时收手了。
  方萍与孤鸿子带着剩下的轮回者,迅速地撤离。
  铁木真带着木华黎等四将赶来,他扶着察合台的肩膀,大声夸赞他是千里宝驹,将自己常年佩戴的短刀送给了他。
  在众将看来,这就代表着立储的象征,所以都纷纷祝贺察合台。
  手下来报:“大汗,此次共抓获大小头人二十七名,部落王子三十五人。另外扎木合大汗也被抓捕,他吵着说要见大汗你。”
  铁木真怒道:“是谁把我安达抓起来的?混账!赶快放了。”
  这时,木华黎上前道:“大汗不可纵虎归山。
  如今正好发兵,一举荡平扎木合部落。
  这样大汗就能统领蒙古最强的三个部落。
  不用数载,就能一统整个草原,建立一个无上伟大的汗国!”
  铁木真道:“我岂能为了自己的功业,就残害我安达!”
  博尔忽、赤老温、博尔术一起相劝。
  察合台也道:“汉人有句话叫做,一山不容二虎。
  父汗你跟扎木合叔叔都是大英雄,但是要做出一番伟业,就必须分出个高下来。
  扎木合叔叔早已跟桑昆走在了一起,就是父汗不翻脸,他也迟早要对父汗您出手的。
  如今父汗打败了他,正好可以将他招揽到麾下,也可保全你们的结义之情。”
  铁木真思忖良久,叹道:“就按你们说的办吧。”
  当即下达命令,命木华黎、赤老温等蒙古四杰各统一军,趁着扎木合被擒,群龙无首之际,进行突袭。
  他又招来了被俘虏的头人,或威吓,或安抚,有的直接释放,有的杀了另立头领。
  一番处理下来,这些大大小小的几十个部族都臣服在了他的麾下。
  虽然是名义上的臣服,但是铁木真相信,用不了几年的整合,就能将之凝聚为铁板一块。
  那时候,就能向西征服西域,征服楼兰、龟兹、高昌等地,乃至征服更远的大食,甚至是传说中西极的大秦。
  向东征服大金大宋等中原大国,占领自古以来的膏腴之地,锦绣河山。
  铁木真野心勃勃地畅想着,直到扎木合被带上来。
  扎木合被紧紧绑缚着,他喝道:“铁木真安达,你是什么意思?”
  铁木真看着他道:“一个草原容不下两个英雄。
  我要统一整个草原,要让所有人听到我们蒙古人的马蹄声都瑟瑟发抖!
  我要大金的中都做牧场,我要大宋的长江做饮马河!
  扎木合安达,只要你臣服于我,我发誓绝不亏待你。
  我们携起手,就像多年前杀死蔑儿乞人一样,一同创建一个伟大的王朝。”
  扎木合愣了一愣,道:“你的志向果然远大!”
  “可惜我这辈子低不下头颅来,我是不会臣服于任何人的。”
  “今日,就以我的人头,为你祭祀长生天吧。
  铁木真安达,我愿你早日达成壮志。”
  说罢,昂然转身出去了。
  “扎木合安达。”
  铁木真喊了一声,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回想着十三岁那年,从蔑儿乞人的追杀下逃出。
  全靠扎木合的帮助,才保住了性命。
  后来他以十三骑重组乞颜部,也是靠着扎木合的支持,才发展壮大。
  二人一同拜王罕为义父,一同征战杀敌,情同兄弟。
  只是随着这些年来各自部落的壮大,反而越行越远了。
  终于到了今天,他们之间要生死相见了。
  他悠悠地叹息了一声,还是传下了斩杀扎木合的命令,命人准备最好的棺椁,以王礼葬之。
  几日后,郭靖随着铁木真的大军班师。
  乞颜部沸腾起来,因为他们的大汗打败了最大的桑昆部跟扎木合部,而其他许多中小部落也投诚了,如今大汗就是草原上名副其实的王。
  他们的大汗还有了尊号,为成吉思汗,意思是心胸像大海一样浩瀚的大汗。
  整个部落杀牛宰羊,载歌载舞。
  郭靖先回家见了母亲跟师父,说起了这次的见闻。
  江南七怪又考察了一遍郭靖的武艺,见他最近开窍了一般,功夫大有长进,心里都十分欣慰。
  而察合台察觉到郭靖一次次地向木牌祈祷,心里也格外高兴。
  因为郭靖每使用一次木牌,受他控制就加重一分。
  他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将郭靖完全控制住。
  这天傍晚时分,郭靖又一次对着木牌祈祷,然后开始练武。
  这时候,他在前几天见过的轮回者方萍与孤鸿子二人,突然出现在面前。
  方萍道:“你练的都是外家功夫,练不出高深内力,这样不行的。”
  她将一本书递过,道:“这是正宗道家绝学,有了他,你就能在明年的比武中战胜杨康了。”
  郭靖迟疑着摇头道:“无功不受禄。我妈妈说过,不能随便收下别人的东西。”
  方萍摇摇头道:“此经算是物归原主罢了。”
  她不由分说地塞进了郭靖的手里。
  郭靖一看,正是《九阴真经》。
  其实他对《九阴真经》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修炼,如今终于找到理由了。
  “看来我这个分身也该起飞了。已经落后杨康太多了。”他心里道。
  这时,察合台出现了。
  他跟孤鸿子二人步履如飞,越过了一座山梁。
  方萍对郭靖道:“察合台这人不可信,郭大侠你要时刻对他留心一点。”
  说完,也跟着追过去了,显然是怕孤鸿子一人吃亏。
  察合台盯着他们:“二位还真是阴魂不散哪。怎么?真的不守规矩了,想要拼个你死我活吗?”
  孤鸿子道:“兄台误会了。郭大侠与我们师门颇有渊源,所以我们只是来送一本武功秘籍的。”
  察合台冷哼道:“最好如此。”
  方萍怒瞪着双目,道:“我们可以发誓不破坏你在蒙古的布局,不杀成吉思汗,你也必须承诺我们,不许伤害郭大侠。”
  察合台鄙视道:“又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你们何必这么在意?像你们这么迂腐,真不知道怎么完成轮回任务的。”
  方萍道:“你就说你答不答应吧。若是答应,那便好,否则咱们就一拍两散,谁也落不着好!”
  察合台道:“好,我以主神殿的名义发誓,绝不杀害郭靖。这下你们总信了吧。”
  方萍孤鸿子两人点点头,也发了誓,不来蒙古与他捣乱。
  察合台又道:“其实我们应该结盟起来。我还知道一位主神权限者,他不但武功高强,而且势力也极庞大。
  大约二十年前,我们还交过手。
  我一招就败了。
  若不是兑换了狼人血统,恢复力极强,恐怕早就被他打死了!”
  他们跟察合台交过手,察合台变身狼人,战斗力极强,完全不逊色于绝顶武林高手。
  他竟然险些被打死,可见对方多么强悍。
  他们两人面色都凝重了几分,问:“你说的是谁?”
  察合台道:“全真教掌教刘处玄。我们都知道,按照原剧情,掌教应该是马钰,此人却取代了马钰的掌门之位,可见武功跟心计都不简单。”
  方萍与孤鸿子没多说什么,拱手告别。
  走了一阵,孤鸿子冷哼道:“我不信真有这么厉害的高手,一招就能打败察合台。真想去试一试,看他是否真有这么厉害!”
  方萍道:“那察合台的话完全是挑拨,不可全信。我们还是先去找宫主吧。”
  孤鸿子道:“好,宫主转生的地方也在中原,正好可以顺道一探那位刘处玄的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