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埋伏

  赵煜道:“掳走的汉民关在呼图部的族地之中。
  呼图、垟坷、乌哈屯三部乃是当初楚人项羽最忠心的亲族跟部下的后裔。
  他们祭祀的是项羽的残魂。”
  “西楚霸王项羽?”
  刘羲跟李严对视了一眼,都感到吃惊。
  刘项争霸,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许多的神话传说。
  传说中,项羽是最接近武圣的存在。
  据说他几乎已经达到了破碎虚空,飞升仙界的修为。
  他死后,仍然精魂不灭。
  被刘邦分尸成数十块,分别镇压在天南地北,天下各处。
  赵煜道:“呼图蛮的祖先当初从镇压之地,抢走了项羽的头颅,将之埋在族地中。
  数百年下来,项羽还剩了一丝极其微弱的残魂存在。
  万人血祭之后,项羽的残魂就会暂时地苏醒过来。
  他们就能得到项羽的传承。
  他们发过心誓,事成之后,要将项羽的传承给我一份。”
  他虽然被催眠了,但是仍然神色激动癫狂,道:“项羽的传承啊!哈哈哈,要是我家有了此传承。
  未来说不定就会出几个堪比项羽的绝世猛将。
  到时候,哈哈,天下或许都是姓赵的。
  我就是死了,也能得天子衣冠,享九庙祭祀!”
  没想到此人还有这么大的野心。
  李严狠狠一脚将他踢翻在地。
  刘羲的移魂大法解除,赵煜突然清醒了过来。
  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他蘧然变色,惊叫道:“你对我使了什么妖法?
  假的,都是假的!
  是你诱使我说的,我心里根本没这么想过!”
  刘羲不理他,转头看向李严道:“正方兄觉得该如何处理?”
  李严道:“我有上中下三策可供参军选择。”
  刘羲道:“愿闻其详。”
  李严道:“上策就是直接将此贼一干人等,明正典刑。
  不过这样一来只怕会得罪赵忠,对参军的前途不利。”
  刘羲笑道:“那你为何又说这是上策呢?”
  李严道:“自党锢之祸以来,士人与宦官的争斗可以说完全明面化、白热化了。
  得罪赵忠,固然对仕途不利。
  但是却能得到党人的青睐,增大在士林中的威望。
  有了士林威望,做官还不是反手易得。”
  刘羲问:“那中策呢?”
  李严道:“中策当然是将他悄然杀了。反正蛮人攻城,兵荒马乱的,谁也怪不到咱们头上来。”
  “至于下策嘛,就是将他交给卢使君了。
  卢使君已是天下大儒,不要这般名声了。
  杀了他的话,是滥用私刑,要遭到赵忠的报复。
  不杀的话,不但有损名声,而且还可能被赵忠设法相救。
  到时候,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刘羲赞同地点了点头道:“多谢正方兄提醒。”
  其实这些刘羲已经考虑到了。
  但是要做一个合格的主君,要的不是自己多么能谋善断,而是知人善任,让手下尽展才干。
  谋臣很多时候要的不是主君多么英明神武,而是能尽情发挥自身才学。
  李严因为这次献策,自然就会跟他跟亲近一些。
  如此几次互动之后,慢慢交情就到了。
  当刘羲有了一定根基的时候,再招揽他,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刘羲命人将赵氏之人收监,打断四肢,明日退了蛮军后,再明正典刑。
  期间李严又献计,到时候利用赵煜,引蛮军入瓮城,聚而歼之。
  刘羲欣然答应。
  刘羲道:“不知正方兄的文气属性是什么?我曾得到过一卷阵法,却不能发挥出来。
  正方兄能使用‘瞒天过海’这种隐匿性技能,兴许能够发挥此阵的威力。”
  他说的,正是当初白玉蟾传授的“百鬼夜行大阵”。
  这个阵法以文气也能布置出来,不过需要文气属性相合。
  刘羲的文气为木皇之气,命星乃南斗主君,为生机造化之灵,主福禄寿元。
  与这个阵法的要求格格不入,相反还属性相克。
  李严听刘羲说完,兴奋道:“此阵正适合我来布置。”
  于是刘羲开始绘制阵图,传给李严。
  当晚,李严便开始在北门下布阵。
  忙完这一切之后,已是三更半夜。
  等了许久,不见蛮兵到来,众士卒开始轮批地休息了。
  刘羲张飞李严三人一边闲聊着,一边再次查探周围的布置。
  直到四更时分,东边天际微微发出一丁丁白绒绒的光,才远远见到星星点点的火把,一路向着城池这边移动。
  到了城外两三里地的时候,只见一只硕大的火把在空中一圈圈地舞动。
  正是赵煜跟蛮人勾结的暗号。
  刘羲等人精神一震,忙叫醒了众士兵。
  他拿出火把舞动,按着赵煜跟他们约定的暗号回应着。
  不多时,蛮人大喜,开始往城下移动。
  领兵的是呼图部的先锋大将乌索,因为他们首领的兄弟被杀,所以首领给他下了命令,要杀一百个汉官作为祭奠。
  乌索哈哈笑道:“看来这次应该是我最先完成首领的命令。哈哈,首领获得传承后,一定也会传我一部分的。”
  他对赵煜许贡十分地轻蔑,这种出卖族人的行为,在部落中是最为人不齿的行为。
  比之最懦弱的懦夫,都还要受人鄙视。
  他真不明白,这样的人怎么还能在汉朝混得风生水起。
  他心里想:“看来汉朝的确是个纸老虎,天下早晚是我们呼图人的。
  到时候,首领当了皇帝,我也能过一把大将军的瘾!”
  正想着,只见城门大开,先头部队进了城里。
  随着队伍不断地进去,他渐渐发觉了不对劲,这些人进去后就消失了一般,没一点动静了。
  他喊了几声前头带队的人的名字,可是没有一个人回应。
  乌索策马上前,走到城门口,只见里面黑漆漆的一片。
  好像长大的巨口,要吞吃人一般。
  迟疑了一阵,他带着剩下的人马也进去了。
  这时候,身边突然一个人也不见了。
  一阵刺骨的冷风吹过,他感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桀桀桀……
  一阵夜枭般的笑声传来。
  猛地回头,只见周围许多的鬼怪围拢上来。
  有的满面鲜血,有的长舌白面,有的双目猩红、披头散发……
  各种各样,十分恐怖。
  全都朝他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