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八十一章 突袭

  天色将明未明之际,铁木真集齐手下亲卫,掀倒拒马,同时四处点火。
  外边的队伍也跟着源源不断地杀了进来。
  桑昆部众人从梦中惊醒,只觉人喊马嘶,到处都是敌人。
  内外交困之下,根本没有交手,桑昆部就全部被一击而溃。
  桑昆从酒醉中惊醒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已经成为了阶下之囚,包括了许多前来参加婚礼的头人,都被抓了起来。
  铁木真正不断派兵围剿叛军,身边亲卫越来越少。
  正是此时,突然一声娇喝:“蒙古狗,纳命来!”
  一个少女身如惊鸿,持剑杀了过来。
  那剑寒光闪闪,锋利无比。
  众亲卫的兵器只是轻轻一碰,就断作了两截。
  她不但手中剑是神兵利器,自身也是武艺高强,顷刻间就杀进了人群中。
  以这位队长少女跟她的师兄二人为首,其余人紧随其后。
  这队轮回者迅速地杀透了重围,向着铁木真所在的地方追来。
  郭靖道:“大汗,你与华筝先退避一下吧。”
  铁木真道:“我十三岁杀人,一生经历大小数十仗,不论多么凶险时刻,从未有过半步退缩。
  如今不过面对区区几个刺客,你竟然想让我落荒而逃!”
  他劈手夺过亲卫的大弓,张弓搭箭,一箭射去。
  其中一个轮回者被一箭穿胸,当即倒地死去。
  众亲卫齐声喝彩。
  铁木真哈哈一笑,又是一箭,向着冲在最前的少女射去。
  那少女一剑将箭矢劈成两段,更冲近了一步。
  铁木真连珠三发,都不能建功,他将箭对准了其他人。
  又一箭射过去,正中一人后心。
  诡异的是,那人身上一层淡黄色光晕一闪,将箭矢挡了下来。
  “嗯?轮回者?”
  郭靖眯了眯眼,心里想。
  那少女与他师兄杀到了铁木真的面前,所有亲卫都去参战了。
  少女喊道:“师兄,你拖住这些杂兵,我来擒住成吉思汗!”
  她步法极是灵活,身如游鱼,突出重围,举剑向铁木真杀来。
  郭靖见这两人武艺不凡,拦在铁木真面前,道:“大汗,你跟华筝快避一避吧,这两个人是高手!”
  铁木真略作犹豫后,道:“伟大的君王当死于沙场,而不是死于刺客之手!郭靖,你是好样的。这次功劳,本汗会记得的。”
  说罢,拉着华筝往后面退走。
  见铁木真跑了,少女攻势加急,一柄剑青光闪闪,寒气逼人。
  郭靖十分无奈,若是不出点真本事,只怕打不赢。
  若是出力大了,不符合郭靖这个人物的情况。
  这些轮回者对于世界剧情基本上都是了解的。
  崩溃了人设,郭靖这个分身的最大价值就没有了。
  正犹豫间,华筝大声喊道:“郭靖你要小心一点啊!打不赢,保命要紧!”
  “嗯?你叫郭靖?”
  那少女刺向郭靖的剑停在了他的胸前。
  “是啊。”郭靖点头。
  她又问:“临安府牛家村的郭靖?”
  “是啊。你怎么知道?”
  郭靖愣愣地问。
  少女拱了拱手道:“原来是郭大侠当面。”
  “郭大侠你快让开!
  铁木真这贼子将来一旦得势,必然会残杀我汉人。
  他的子嗣后人,将来征服了中原,更是把咱们汉人当猪狗都不如!
  不杀此恶贼,不足以告慰苍生!”
  “嗯?这么愤青么?而且听这口气,似乎还是我的脑残粉?”郭靖心里想。
  郭靖张开双臂,拦住他道:“你胡说,大汗从来没有杀过汉人。蒙古牧民也不会残害汉人,他们还帮助过我娘!”
  “你……你这是助纣为虐!”
  少女气得直跺脚。
  这时她师兄杀出了重围,来到了她身边。
  “师妹,怎么回事?这人是谁?”他的语气中隐含醋意。
  “师兄,是郭大侠,郭襄祖师的父亲郭大侠!”少女语气略带激越地说道。
  她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郭靖的五感极为灵敏,仍然听了个清楚。
  他心里猜测:莫非是平行世界的峨眉派弟子,然后进了主神殿?
  顿时,白衣少年郑重对郭靖躬身一拜,道:“峨眉派第三代弟子孤鸿子,拜见郭大侠。”
  少女也对郭靖一拜,道:“峨眉派第三代弟子方萍,拜见郭大侠。”
  峨眉派第一代祖师是郭襄,第二代掌门是风陵师太,第三代掌门是灭绝师太。
  孤鸿子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
  额,他们莫不是……
  郭靖心里一阵古怪。
  这些念头只是一闪,他面上不露丝毫破绽。
  做出一副慌乱不迭的样子,手忙脚乱地还礼。
  口中道:“二位太抬举了。我,我笨得很,武功也练不好,总是惹师父生气,哪里算什么大侠!二位莫要取笑我。”
  孤鸿子将方萍拉到一边,低声问:“如今郭大侠铁了心要拦着,咱们还杀不杀成吉思汗?”
  方萍咬牙道:“杀!当然要杀!师兄你拦住郭大侠,切记不可伤到他。”
  孤鸿子道:“那是当然。虽然不是同一个世界,但是我孤鸿子也不会干出欺师灭祖之事的。”
  他高喝一声:“郭大侠,得罪了!”
  一套四象掌施展开来,圆中有方,阴阳相成,层层叠叠,掌影重重,将郭靖笼罩住了。
  “好掌法!”
  郭靖喝彩一声,打起精神应对。
  方萍提剑追了过去。
  铁木真虽然也是一位马上悍将,但是怎抵得过方萍这样的武林高手。
  挨了一掌之后,跌跌撞撞地又往这边跑。
  这时,其他几位轮回者也赶了过来,将他团团围住了。
  铁木真道:“你们是什么人?可与我有仇?”
  方萍凛然道:“所有汉人都与你有仇!”
  铁木真怒道:“我一将死之人,阁下又何必戏耍我!”
  郭靖见此形势,心中犹豫了一阵,还是放弃了暴露自己来营救铁木真的打算。
  见身边亲卫或死或伤,战力丧尽,铁木真目露绝望之色,仰天长叹道:
  “可惜我满腔雄心壮志未成!天亡我也!”
  方萍冷笑一声,拔出剑道:
  “此剑名为倚天。
  在我老家流传着一句话,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虽然没有屠龙刀,但是能死在倚天剑下,你也该荣幸了。”
  她正一剑刺过去,忽然呜嗷一声狼嚎,一块巨石猛地向她砸过来。
  方萍闪身躲开,转头只见一个高大雄壮的狼人正猛冲过来,卷起一路烟尘。
  “二王子来了!”
  “察合台万岁!”
  “察合台万岁!”
  大军齐声呐喊。
  砰!
  察合台一跃十余丈,仿如陨石坠落一般,落在他们中间,将地上砸出了一个小土坑。
  他伸出长满青毛的手臂,捞起铁木真、郭靖一扔,将二人送进了大军之中。
  双方对峙着。
  方萍喝道:“我等是逍遥宫的,不知阁下是哪个组织的,为何不尊规矩,虎口夺食?”
  察合台道:“不尊规矩的是你们吧。我如今的身份是蒙古二王子,你们是在猎杀属于我的猎物。”
  方萍语气一顿,质问道:“铁木真这等恶魔,难道不该杀吗?阁下还有没有一点汉人的自尊?”
  察合台哈哈一笑道:“我本就是蒙古人。再说,入了主神殿,一切以利益为重,谁管你什么华夷之别!
  真是好笑!
  似你这样天真的人,真不知道是如何活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