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三十七章 武田信之的阴谋

  国术联盟不但有统一风格的武馆,还有养生会所、健身会所,其中有着正宗的推拿按摩正骨等华夏特色服务。
  因为对华夏文化的推广有巨大作用,所以连华夏政府也对国术联盟进行了大力扶持。
  随着连续两部大投资的功夫电影上映,全世界都掀起了功夫热潮。
  这两部电影刘羲都是主演或主配,毕竟他每一两年都要出一张英文专辑,然后在欧美地区引起强烈反响,歌迷遍布全球,是华人当中最具知名度的大明星,加上大富豪的身份,对观众格外有吸引力。
  这个优势自然不能浪费了。
  与此同时,国术联盟配合着电影的热度,举办起了全球联赛。
  此外,刘羲砸重金组建了专门的游说团,还发动人脉造势,争取把功夫运作进入奥运项目之中。
  通过赛事,影视作品,互联网,游戏等等,华夏功夫掀起澎湃狂潮,火热一时。
  面对刘羲层出不穷的手段,一时间,空手道跟跆拳道武馆都受到了巨大影响。
  扶桑跟韩国武术界的人都对刘羲恨之入骨。
  不过刘羲却很高兴,因为他们的怨恨,又有一大笔愿力点进账。
  黑龙会总部。
  一群人匆匆走进来,只见房间里,会长武田信之正与韩国跆拳道大宗师崔长白品茶下棋,优哉优哉,好不清闲。
  领头的人叫做笠原次郎,负责空手道的海外推广事务的。
  此时笠原次郎有些着急上火:“武田先生,如今华夏的国术联盟声势浩大,我们的情况很不妙啊!”
  “是啊,不知武田先生有什么对策没有?再这么下去,空手道的海外事业就要夭折了。”
  说这话的是跟空手道产业经济有很深关联的家族的代表。
  眼看着每天产业都在缩水,大量的利益流失,他们都着急上火了。
  武田信之呷了口茶道:“诸君勿要焦躁,国术联盟的成功,得益于晨曦集团总裁刘羲的极力推广,不但出钱出力,甚至还亲自下场演电影,卖力吆喝。”
  “此人影响力很大,得益于他的影响力,国术联盟才发展得这么快。所以要破局其实很简单。”
  说到这,他卖了个关子,众人心痒难耐,连忙追问。
  武田信之微微一笑道:“华夏有句话叫做,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刘羲如今已经是华夏功夫的代言人,只需要打败他,那么就能打破功夫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地位。”
  “到时候以此为突破口,联合跆拳道一起对华夏功夫进行围剿,将他们彻底的摁下去。”
  “到时候咱们两边结盟,一起发动,直接让华夏功夫成为花拳绣腿的代名词!”
  崔长白笑着接过话道:“直接将跆拳道与空手道发展到华夏去,遍地开花,彻底取代功夫在华夏民众心目中的地位,让他们连老巢都待不下去!”
  “高!武田先生实在是高!我等佩服得五体投地!”
  其余人连声拍马屁。
  “武田先生,崔大师,二位接着品茶下棋,此事我一定办得漂漂亮亮的。”笠原次郎拍着胸脯道。
  显然他们根本看不起刘羲,觉得他演电影的,靠的都是花拳绣腿。
  这种抛头露面的事,当然要让笠原次郎这样的商贾世家出身的人来做。
  不过几天,网络上开始大量出现讨论武艺高低的帖子。
  按着电影里的画面,从各个角度进行分析,都是在陈诉一件事情:刘羲的功夫是花拳绣腿。
  然后又出现一些空手道高手练武的图片跟录像,来进行对比,各种数据分析。
  这些分析看起来有理有据,数据详实,很能蛊惑一部分人,没多久网上就争吵起来了。
  随后又出现了华夏功夫大师被小混混打倒的新闻,然后开始疯狂宣传华夏功夫都是花拳绣腿,比之空手道、柔道、跆拳道等不值一提。
  这场喧嚣很快蔓延到了报纸上。
  在扶桑人的推动下,这个话题很快席卷了全球大多数国家的娱乐八卦市场。
  这时候,笠原次郎站了出来,公开在媒体上炮轰刘羲的功夫是花拳绣腿,为了推广华夏功夫做虚假宣传。
  笠原次郎还是略有知名度的。
  他数年前还是空手道大赛的冠军,黑带九段,如今又负责空手道的海外推广,经常跟媒体打交道,是个熟面孔。
  他这一表态,顿时将事情推到了风口浪尖。
  于是很多记者蜂拥而至,采访刘羲,询问他的看法。
  刘羲当然怼了回去。
  笠原次郎当即隔空邀战,擂台上一决胜负。
  他们很多人都不清楚刘羲的实力,一个个都跑来委婉地劝他不要答应。
  毕竟现在刘羲很大程度上代表着华夏功夫的脸面,他输了的话,国术联盟也要受到较大的影响。
  刘羲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一一点头答应。
  毕竟他也不是什么热血青年,喜欢上擂台打生打死的。
  他的几次出手,都是迫不得已,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
  其他时候,能不动手,他还是尽量不动手的。
  见刘羲沉得住气,笠原次郎继续大放厥词,而且对于其他华夏武者的邀战视而不见,只逮着刘羲一个人撩拨。
  而扶桑泡菜国两国的高手也纷纷下场,或明或暗的嘲讽刘羲胆小鬼,没真本事。
  刘羲旗下的报纸每天嘴仗打个不停。
  刘羲在旧金山参加一个电视访谈节目时,被记者围住了。
  “刘先生,你对扶桑空手道冠军笠原次郎的挑战视而不见,不作回应,是否真的如外界所说,担心打不过对方?”
  刘羲道:“我为什么要做回应?若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来挑战,那我不得累死?”
  “刘先生不敢上擂台,难道真的是心虚吗?还是华夏功夫真的是花拳绣腿?”一个扶桑记者高声问道。
  “我看到有华夏功夫高手被街头小混混暴揍的新闻,请问你们是否是虚有其表?你们的中医针灸是不是也是骗术?”
  刘羲瞪了他一眼,道:“真为你的智商堪忧,我每分钟都有几十万美元进账,你让我去打擂台,你出得起出场费吗?”
  “华夏有句俗话叫做,穿新鞋不踩旧狗屎。如今的笠原次郎先生就好像一滩陈旧的狗屎,天天叫嚷着‘我坚硬如铁,你踩不扁我’,而我正穿着一双昂贵的新鞋子,你说脑袋正常的人会去踩一脚吗?”
  其他记者都哈哈大笑起来。
  想想也是,人家身为世界首富,怎么可能跟你去擂台上打生打死?
  这则新闻笠原次郎很快也看到了,他忙去找武田信之商量。
  毕竟拿主意的还是武田信之等老牌武士贵族,像他们这种明治时代之后新兴的商业世家,只是推到外面的台面而已,真正的话语权并不重。
  武田信之哈哈一笑,智珠在握地道:“我早料到他会这么说了,哼,笠原君,你去对外宣布,这次擂台赛的对赌金额无限度,只要刘羲敢应战,不论多高的对赌金额,我们都接了!”
  “武田先生的计谋真是高明!如此一来他就被逼到墙角了,不论应不应战,都能打击到华夏功夫!”
  笠原次郎拍马屁道。
  他又问:“那若是他提出的金额太大呢?要知道他可是世界首富,明面上就有近700亿美金的身家,更别提还有那些外人不知道的产业,以及一些没有上市资产不透明的产业,加起来怕不要超过千亿!”
  “若是他真的想以庞大的对赌金吓退我们,那就更好了!我们黑龙会的资产可以全部押上去,还有其他几位盟友,大家都可以一起出力!”
  武田信之斩钉切铁地道。
  “啊?会不会太冒险了?”
  一想到涉及那么庞大的资金产业,笠原次郎就心跳加速。
  武田信之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语气中略带训斥道:“笠原君你还是没改掉身上的商人习气!”
  “知道什么是武士道精神吗?就是为达目标,不惜牺牲一切!
  武士要能屈能伸,屈时我们可以把头低进尘埃里,伸时要如毒蛇出动,一击必中。”
  “哈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