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七十章 主神权限者

  不多时,一群人从汗帐中走出来。
  以一个年轻人为首,身后除了一众轮回者,还有几个穿着铠甲的将领。
  那年轻人生得十分矮壮,满脸横肉,孔武有力。
  一脸的络腮胡子,若非面相实在稚嫩,只怕说是四五十岁也有人信。
  李忠实道:“刘兄,大汗有事不在,这位乃是大汗的第二子察合台。”
  他又用蒙语对察合台说了几句。
  察合台看向刘羲,满面热情,咿哩哇啦地说了一大通,拉着他往大帐里走去。
  斟上美酒,端上烤好的羊肉牛肉。
  察合台举起酒盏向刘羲敬酒,又是哇啦哇啦地说了一大通。
  刘羲向李忠实使了个眼色,问:“二王子在说什么?”
  李忠实一愣,反应过来,心道:“这时候他的身份是宋朝武林侠客,当然应该听不懂蒙古话。细节上都这么讲究,不愧是多年的寡妇——老手。”
  忙翻译道:“二王子说阁下看得起孛儿只斤汗部,没的说,以后就是一家人,他要敬先生一杯酒。”
  其实刘羲是真的听不懂。
  当初在龙蛇世界时就考虑到这种情况,所以他学习了世界各地的各种方言,但是古蒙语跟现代蒙语差别还是很大的。
  他已经猜测到,主神殿应该自带翻译功能,否则这些轮回者怎么跟各个世界各个地方的人物打交道。
  他客气了两句,跟察合台碰杯,一饮而尽。
  他见阿慈小和尚不在,问李忠实他去哪里了。
  李忠实道:“小和尚来了这就乐不思蜀,每天喝酒吃肉。这会儿喝醉了,正睡着呢。”
  刘羲心中冷笑一声,面上点点头,不露声色。
  然后他们又纷纷劝酒,众人喝酒吃肉,气氛很是热闹。
  刘羲瞥了一眼众人,心道:“酒肉竟然都没有下毒。且看看他们耍什么把戏!”
  正想着,忽然察觉肠胃里,原本无毒的酒肉开始了反应。
  腹中一阵阵绞痛。
  他猛地推翻食案,怒视众人:“你们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今日你就是我猎杀的第一个权限者!”
  察合台兴奋地笑着,一口普通话字正腔圆。
  李忠实等人纷纷躲到了察合台身后。
  “你是主神权限者?”
  刘羲明白了过来。
  “还不算笨到家。”
  察合台道。
  “主神权限者相互猎杀,可以获得对方的主神权柄。小子,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本事吧。哈哈哈……”
  看着刘羲虚弱地倒在地上,他好似猛虎扑食,一拳向刘羲的脑袋上打过来。
  就在他接近刘羲的一瞬间,刘羲翻身而起,一掌打在他的腹部。
  察合台惊恐地瞪大眼睛,瞬间往后退。
  但是刘羲的动作更快,一掌结结实实地印在了他身上。
  这一掌刘羲没有丝毫留手。
  噗的一声,直接打穿了他的肚腹,从前边到后背,露出一个手掌印的空洞出来。
  鲜血撒了一地,肠肚都流了出来。
  “不可能!你中了我的蚀骨消魂散,怎么可能还有力气?
  这可是我在主神殿中使用积分改进的B级毒药,就是第四级的高手中了毒,也必死无疑!”
  他支撑着身体,喘息着问。
  一边说话,口中一边直流血。
  刘羲不理他,目光转向李忠实几人。
  此刻他们脸色灰白,满是绝望。
  一边往后退,一边口中告饶:“刘老大,不是我们要背叛你啊。我们一到蒙古就被这个权限者给逮住了。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呀!”
  那些蒙古将领不明所以,见二王子将死,都怒气冲天,哇哇大吼着,举刀砍杀过来。
  刘羲一拳一掌,几招就将那些将领打死了。
  见李忠实等人往外逃窜,他抓起桌子上的杯盘打过去。
  在他一身巨力的加持之下,飞射的杯盏盘子如同炮弹一样,将几个轮回者新人身子都打穿了。
  唯有李忠实他们四个老成员各有手段,挡住了。
  正准备追杀时,只听得阵阵马蹄声传来。
  他跃出帐篷一看,无数的骑兵从四面八方杀来。
  他们万箭齐发,每支箭上点着了火,仿似满天流星一般。
  刘羲将射向自己的箭矢拨开,转头见帐篷燃了起来。
  他突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正要离开,忽然听见一声兽吼。
  只见倒地垂死的察合台猛地起了变化。
  他的肌肉隆起,身材拔高,将衣服撑得四分五裂,浑身长出青黑色的毛来。
  呜呜……
  他仰头长啸,变成了一个狼人。
  肚子上的伤口开始快速地愈合。
  察合台一双幽幽碧眼盯着刘羲,张开长着獠牙的尖长嘴巴,含糊不清地嘶吼道:“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他身子一蹲,一纵,跃到了刘羲的面前,一把将刘羲拦腰抱住。
  刘羲反手扼住他的脖子,两人相互角力。
  一时间,刘羲竟略处下风。
  忽然刘羲闻到了硫磺硝石的气味,眼一撇,只见帐篷的底部埋着引线。
  他顿时着急了,自己可没有不死之身,扛不住火药爆炸的威力。
  心力化剑,向察合台斩去。
  心灵之力,无形无相,不是同样心境很高的人,根本无法察觉到。
  察合台惨叫一声,好似脑袋被劈成了两半似的,力自然就散乱了。
  刘羲趁机试了个缩骨功,身子好似泥鳅一滑,从察合台环绕的铁臂中溜了出来。
  他一脚将察合台踢飞进火海中,然后转身就跑。
  刚刚一个起落,跑出五六丈外,猛地一声巨响,地动山摇。
  一股气浪从背后推来,将刘羲直推出十余丈远。
  战马受惊,乱成一团。
  刘羲翻身而起,顾盼张望,发觉李忠实等人已经跑得不知道哪儿去了。
  “不知道察合台被炸死没有?”
  他反身冲过去,准备一探究竟,若是没死,正好补刀。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从火海里走了出来。
  他浑身燃烧着火焰,如魔似神。
  乱窜的众士兵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迅速整军,然后拍着弯刀,齐声欢呼。
  “察合台!察合台!”
  “天狼神!天狼神!”
  立在远处一座小土丘上的铁木真微微眯眼,笑着对身边众人道:“察合台果然是神明赐给我部族的英雄,我要好好奖赏他。”
  众人连连称是,不断地夸赞着铁木真跟察合台父子,却没有谁留意到铁木真紧握着马鞭的手,都已经冒起了青筋。
  刘羲与察合台对峙着。
  察合台开口道:“既然我们相互都奈何不了对方,不如按照轮回者的规矩,各守各的地盘,大家互不侵犯,免得互相坏了对方的事,都落不到好。你意下如何?”
  刘羲思考了片刻,道:“好。不过你得把那几个叛徒交给我。”
  察合台点点头,他挥挥手制止了军队的进攻,命他们去抓捕李忠实等人。
  过了半个时辰,察合台对刘羲道:“他们已经跑了。你也知道,这些能够活过几个轮回世界的,都是精明得跟耗子似的,不好逮住。
  不过还剩下一个小和尚,交给你吧。”
  他摆摆手,两个士兵将一口箱子抬上来。
  揭开盖子,只见阿慈小和尚满面佗红地蜷缩在箱子里,睡得像只小猪一样。
  刘羲忍者酒气将他提起来。
  他惺惺忪忪地睁开眼,打着哈欠道:“大个子,你也来了啊。你来晚了,要是来早点,我请你吃肉喝酒,现在都没有了。”
  “也不知这种奇葩如何在轮回世界活下来的。”
  察合台嘲笑道。
  刘羲不理会他,提着小和尚大步飘飘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