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二十六章 突破暗劲

  一整天,刘羲把刘红军的一大块菜地全部锄完。
  到了晚上,浑身疲累,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练桩功的时候,感觉心静了许多,没有那么多纷纷扰扰的杂念,呼吸法练得更加顺畅了。
  浑身气血活泼泼,身体充满生机。
  果然很多道理就融入在平时的生活里,没人指点的话,根本就察觉不到。
  从这天起,刘羲天天就往刘红军家跑。
  唐瑛本来打算第二天就离开的,但是看到儿子不走,女儿也跟这些小伙伴们玩得开心,所以只好多留几天。
  第三天早上,刘羲跟刘红军各自在站桩,坝子上还有很多人也在锻炼。
  刘羲感觉气血奔涌,要突破了似的,可是打了一路拳之后,那种感觉又消失了,还是没有突破,难免有些心浮气躁。
  刘红军道:“知道你为什么突破这么难吗?因为你没有武道信念,你练武是为了什么?”
  “我练武是为了什么?”刘羲一怔,却是答不上来。
  原本练武只是作为护身的手段,但是最近他又有了不同的感受,随着不断修炼,似乎武术已经融入了身体之中。
  “人的精神非常玄妙。我年轻时练武多年,也没有突破暗劲,后来加入红军,立志报国,自然而然却突破了。”
  刘红军讲述着自己的经历,语气中带着激昂与感慨。
  “后来淮海战役,百万雄师过大江,我跟着队伍高歌着,怀着解放全国的激昂之情,只觉胸胆正开,天宽地阔,霎时间劲力布满全身,入了化劲。”
  “你呢?你练武又是为了什么?”
  他的话仿佛洪钟大吕敲击在刘羲的心头,令他一阵恍惚。
  其实类似的话,薛连信也说过,只能说刘羲如今恰好到了这个关头,这番话才有这么大的效果。
  这时唐瑛走了过来,见刘羲痴了一般,喊他也不答应,不禁心里担心。
  刘红军摆摆手道:“他如今在关键当口,不要打扰他。不碍事的。”
  唐瑛只好焦急地望着他。
  刘羲回过神来,对唐瑛道:“妈妈你别担心,我出去走走。”
  对众人挥挥手,然后往外走去,一路走,一路思考,同时手上不断地演练各种拳法。
  从这一世到主世界,到上一世,一点一滴,过往的情节放电影一般,一幕幕清晰地回忆起来。
  他的手上也从最熟悉的形意拳十二式,到形意崩拳,再到太极拳、八卦掌、洪拳、八极拳、弹腿、戳脚等各派功夫。
  这些功夫有的是薛连信刘宝成等人教的,有的是他花钱买来秘籍,又向懂行的师傅请教,学来的,十分驳杂。
  他这么旁若无人地比划着,遇到路上的行人,很多人都把他当神经病,都绕着他走。
  这一走,一直走到一座叫做鹤鸣岗的小山下,才回过神来。
  一看日头都偏西了。
  “我这是癔症了么?竟然已经过了一天了!”刘羲心道。
  他看了看周围,心道:“我怎么走到这儿来了?”
  他前世的家正是在这里,如今建筑房屋这些不同,但是周围的山水景致,却是一模一样。
  他下意识地回避这里,没想到恍恍惚惚的,竟然走到这儿来了。
  他走近人家户,见到许多在一起打牌闲聊的村民,却一个也不认识。
  他试探着问:“你们知道刘敬儒家在哪里吗?”
  那些人摇了摇头,说这附近没有这个人。
  他又问了一些前世邻里的名字,人们仍是摇头,然后都狐疑地看着他。
  刘羲摇摇头:“终究不是一个世界!”
  他不知道这一世的父母妹妹跟原本的父母小妹有什么关系,他们都有一样的名字,相似的长相跟性格,只是年龄经历不同罢了。
  这些他平时不愿意想的问题,此刻也纷纷冒出来。
  他登上鹤鸣岗,眺望远方,只见天高云淡,白云悠悠。
  “我的拳乃是护道手段,守护家人,也守护我的长生之道。任何艰难险阻,我自一拳破之!”
  他一声长啸,思想放空,好似飞到了九天之上。
  握拳沉肘,啪嗒,他挥拳向身侧石壁捣去。
  全身的劲力扭成一股,随着手臂奔涌而出。
  他的头发仿佛过电一般直立起来,手上下意识地一松,仿佛打开了阀门,气息奔腾而出,打在石壁上。
  石屑飞溅,这一拳在石壁上留下了一个深凹,凹内许多针眼般的小孔,还有湿漉漉的汗液。
  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这是内三合的境界。
  看了看丝毫无损的拳头,刘羲喃喃道:
  “暗劲喷薄如针发,我这手上算是通了暗劲了。”
  练成暗劲,刘羲又逗留了几日,把刘红军身上的本事都掏光了才离开。
  耽误了许久,唐瑛先带着刘呦呦回港城,处理公司的事情。
  刘羲则要参加春节联欢晚会。
  知道刘羲这样世界知名的明星来了内地,晚会的总导演亲自跑到沧州来请他。
  刘羲也不想拒绝,毕竟唱两首歌又不费事。
  春晚的受众那么广,若是能征服观众,岂不是又能收入不少愿力点。
  趁着寒假期间,洛嫣然也来了京都,跟刘羲团聚。
  他们一起逛胡同,爬长城,这时还有许多老景留着,后来就慢慢看不到了。
  春晚的时候,刘羲唱了两首歌曲,分别是《东方之珠》跟《中国人》。
  都是很经典,也很应景的歌曲。
  这个时候的春节晚会属于联谊性质,各行各业的代表欢聚一堂,吃喝聊天,该谁表演节目,直接从下面上台去就是了。
  也没什么彩排,跟公司开年会差不多,不像后世搞得那么隆重。
  刘羲在台下认识了许多未来的大佬牛人。
  春晚过后,果然刘羲演唱的两首歌曲火了,大街小巷地传唱。
  前两年拍的《射雕英雄传》正好这时在电视台上映了,刘羲又将《一代宗师》低价卖给几大电影厂,然后全国到处放映。
  报纸上天天宣传他扬威海外,用音乐电影征服美国佬的事迹。
  刘羲开始在内地也火了,甚至比港城还火。
  这个时代人们的娱乐很少,所以追星现象非常普遍的,只是不像后世的脑残粉那么疯狂罢了。
  这时的一线明星,知名度几乎是全民性的,不论老少。不像后世的明星,粉丝都是特定年龄段的。
  这时,他的身体跟灵魂属性已经达到了50,气运更是到了120,做起事来顺畅了许多。
  突破暗劲之后,他开始在内地遍访武术名家。
  毕竟他不能走生死搏杀之路,那么博采众家之长,就是最好的办法。
  形意拳的虎豹雷音,八极的哼哈二音,少林的禅音洗髓之法……
  各门各派的秘法,他都见识了不少。
  听到哪里有高深武艺,他一般都带着厚礼上门请教。
  若是不答应,就拿钱砸,你不答应,你的亲人朋友,甚至门人弟子不可能不答应。
  还有直接找当地政府谈谈投资,官员们就会帮着给武师们做思想工作。
  毕竟你这武艺如今也没什么用武之地,若是能够招商引资,为了家乡发展,你不该贡献一下吗?想被乡亲们戳脊梁骨吗?
  几个月下来,刘羲收集了各派许多的秘籍,令他眼界大开,收获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