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四十章 关羽到来

  张飞抬眼望去,只见这位新来的猛将身量高大,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头裹绿色头巾,身披绿色披风,提着一把长刀,直杀进来。
  刀光如练,每一击之下,就有一个蛮兵被砍成两段。
  血肉横飞,不多时,那将就杀到了蛮军统帅的身边。
  他爆喝一声:“某乃卢使君麾下先锋关羽是也!蛮贼纳命来!”
  浑身战气升腾,在他的体表化作一条青龙虚影,向着蛮军统帅撕咬过去。
  蛮军统帅大惊,一个张飞已经令他难以应付,若非军气的辅助,只怕自己已经被杀了。
  再来一个关羽,岂有幸存之理!
  他大声疾喝,吹动号角,死命召集军队回援,同时身旁的亲卫发了疯一般,死命缠住关张二人。
  他们个个双目充血,面色猩红,仿佛发狂的野兽,完全地激发了身体的潜力。
  蛮军统帅将军气完全调集,连吐出几个精血,整个人顿时干瘪了下去,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受到秘术的刺激,那军气汇聚成的鬼神虚影顿时变得清晰起来。
  它五官棱角分明,肌肉虬结,胯下高头大黑马,手中霸王戟,策马与关羽的战气形成的青龙厮杀起来。
  这鬼神虚影正是呼图蛮等三部蛮人的祖祭灵,以霸王项羽为图腾衍生出来的。
  这鬼神拥有比较简单机械的灵智,它拥有项羽的部分特性,不论是武道修为,还是秘技,都跟项羽相似。
  霸王戟法施展之下,竟然打得青龙节节败退。
  关羽面色一凝,气势更加沉重,猛地一刀直接向那鬼神虚影斩来。
  那祭灵挥动大戟,猛地斩来。
  当!
  一声巨响,关羽一个趔趄,后退了一步。
  那祭灵却一步不退,又一击杀来。
  “呵!”
  关羽在身子后退的时候,第二刀又斩了出来。
  这一刀的刀势更加沉重,仿佛泰山压顶,不但杀身,更斩杀心灵,让人生不起反抗之意。
  当!
  这一击终于将那祭灵击退了一步。
  而关羽更是身体往后一仰,夹紧马肚子,将力量传到马匹身上。
  那马唏律律一声惨叫,直接跪倒在地,浑身汗腺直冒血珠。
  关羽从马背上一跃而起,第三刀斩出。
  这一刀好似天星陨石,从九天而落,威势骇人,带着灭世之威。
  关羽的三刀,一刀比一刀势沉力重。
  气势上,一刀比一刀更强。
  如果说第一刀是惊艳的话,第二刀就是人间绝巅,第三刀的刀势更是超越了凡俗,不似人间之刀法。
  张飞见此,哪里甘心。
  他自负有着天下第一武将的潜力,可是却久战不下。
  而这个新来的将军跟他一样是一流武者,却能使出超越凡俗的刀法,极有希望斩杀蛮军统帅。
  他岂敢自败下风?
  “呜嗷!”
  张飞浑身战气升腾,体表上一头巨大的黑虎猛地冲天而起,向着半空里的祭灵厮杀过去。
  龙虎交汇,风云色变,顿时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力。
  炽烈的强光撕开了祭灵的身躯。
  同一时刻,张飞的天赋技能“鬼神斩”发动。
  与关羽的第三刀同时杀到。
  本就处于弱势的蛮军祭灵顿时被大刀长矛斩成碎片,化作一缕缕青烟消散。
  刀势还未散去,直接斩破了蛮军统帅的防御。
  同时张飞的连击斩杀也杀到,长矛化作一片残影,数十击连续刺在蛮军统帅的身上。
  噗的一声响。
  蛮军统帅直接被关张二人的战气撕裂成了碎块,血雾满天。
  统帅死了,加上祭灵被灭,蛮军顿时军气就散了。
  没有了军气,就如同待宰的羔羊,被汉军轻易地分割斩杀。
  他们顿时四散而逃,卢植鲁肃将兵力分成小队,一路驱赶追杀。
  而刘羲这边,蛮军没有了军气的支撑,八门金锁阵的威力彻底显现出来。
  蛮军就像无头的苍蝇,在阵中乱转,根本逃不出,也无力阻挡。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被阵法分裂成散乱的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一步步蚕食。
  有怕死的开始丢下武器投降。
  毕竟这次行动主要是呼图、垟坷、乌哈屯三部的主意,其余各部都是受到威逼利诱,才跟着他们反叛的。
  如今遇到败仗,自然先投降,以保命为主。
  见卢植率军追杀蛮族败军去了,刘羲将一半的人马交给张飞,命他去协助卢植追敌。
  他押着俘虏进了城中。
  李严浑身浴血,带着士兵们来迎接刘羲。
  在蛮军围攻刘羲的时候,也没忘了攻城。
  城池中兵马大半被刘羲跟张飞带走,所以他们守城颇为艰苦,几乎人人带伤。
  李严带着众将士站在城门口,见到刘羲,一起行礼道:“恭喜参军立下大功!”
  刘羲面带轻松的微笑,道:“这是大家同心戮力的结果,非是我一个人的功劳。等卢太守归来,我定为大家请功。”
  众人高声称诺,欢呼起来。
  刘羲见大军伤亡颇重,几乎人人带伤,连续施展了三道命疗术。
  这命疗术可分为两种用法。
  一种是持续性的,施展一次,可以源源不断地见效,不停地恢复伤势、体力。
  这种用法比较节省文气,适合交战中持续使用。
  不过速度极慢,也许还没见效,士兵就伤势太重死了。
  第二种是快速性地恢复。见效快,消耗剧烈。
  此时刘羲就是用的第二种方法,三道命疗术下去,白光消散,所有人都伤势痊愈。
  众军士更加感恩戴德。
  不过也只有刘羲能够这么奢侈地使用天赋技能,其他人连续使用的话,就会损伤本源,耗费寿命。
  见军卒们押送着蛮人进入城中,城里顿时沸腾了起来。
  不论男女老幼,高低贵贱,都对蛮军恐惧厌恶,对打退了蛮军的刘羲等人由衷地感激钦佩。
  刚刚回到县衙,就有门子来报,说是有家人来求见。
  刘羲一阵好奇,才离家不久,不知是谁来了。
  刘禄进门后,欣喜地叫了一声:“主君。”
  长长地作了个揖,跪坐在他的下方,不待刘羲询问,便开口道:
  “恭喜主君,你要招募的人,目前有几个有了眉目。
  河东解良人关羽已经被我给召来了。他答应了投效主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