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文气

  想想公孙瓒的未来,确实比起做一方诸侯,他更适合做一名武将。
  不过这话却是不好说出来,怕打击他的信心。
  刘羲安慰道:“我相信你将来必然大有一番作为的!”
  公孙瓒毅然道:“那是当然。我也相信我将来必定不会平庸!”
  他看向刘禄,道:“七郎,你家这位仆僮真是忠心耿耿啊!”
  这个世界,阶层分明。
  以家仆身份,敢对公孙弘那些大家族子弟动手。
  要知道公孙家一旦发怒,刘家这等小家族可保不住他。
  刘禄嘿嘿一笑道:“不敢当公孙少君的夸奖,这不过是我分内的事罢了。
  我大父要我照顾好少主,谁敢跟少主作对,我就跟他拼命!”
  刘备垫着脚拍了拍他的肩膀,夸赞道:“你小子好样的,人也够机灵。”
  他在全身摸了一遍,摸出十来个铜子,拍在他的手上,道:“这些是小爷我赏你的,你别嫌少。”
  刘禄推辞了一番,方才接下,道:“多谢大公子赏赐。”
  回去后,公孙瓒也搬到了他们附近,与他们比邻而居。
  自此后,三人关系愈发亲近。
  第二日,他们来到卢植讲学的草庐。
  此时已经熙熙攘攘,来了两三百学子。
  年龄小的,如刘羲这般,才五六岁。
  大的却已然成年,有二十来岁了。
  这草庐非常大,只有一根根的木头柱子,没有墙壁。
  地上铺着草席跟一排排的蒲团,低矮的桌案。
  卢植的讲台是一个圆形石台,位于房间正中,比众学子的桌案还要高出半阶。
  大家各自找座位坐下,在桌案上铺开竹简跟刀笔。
  有的三五成群在聊天,有的在默默看书,或是独自发呆。
  不多时,卢植走了进来。
  他看上去三四十岁,身量高大,充满威严。
  草庐中顿时静了下来。
  卢植站上石台,双目如电,扫了众人一眼,然后在蒲团上坐下。
  “这段时间主讲《春秋》。以后每三日一讲,每次开课前,你们可以自行去书房抄写要讲的书籍。”
  说罢,他开始从第一篇讲起,引经据典,旁征博引。
  学问高深的,听得如痴如醉。
  而学问浅薄的,却听得两眼发直,昏昏欲睡。
  大半个时辰讲罢,又令众学子论辩,给他们答疑。
  如此过了两个时辰,才下课。
  随着卢植离去,神游天外的众人才回过神来,三五成群地往外走。
  刘备拉了拉刘羲,打着哈欠道:“七郎,你听懂没有啊?”
  刘羲谦虚道:“略懂。不过我都记下来了,回去再抄写下来,时时研读。”
  刘备苦着脸道:“我可是一点都没听懂。唉,不知道回去后,会不会被阿母责骂?”
  转头看了看公孙瓒,正在奋笔疾书。
  一面拿着小刀刻字,一面醮着墨在竹简上写。
  可惜错漏处很多,前言不搭后语。
  顿时刘备里面平衡了许多。
  他笑道:“公孙兄你还是别白费这个力气了。七郎过目不忘,等他回去抄写好了,咱们再借来抄写,岂不方便多了!”
  公孙瓒苦着脸点头,两人望着刘羲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
  公孙弘一伙人从他们面前走过,阴阳怪气地讽刺了一番。
  不过因为在学堂里,他们都不敢再向昨日那般打斗。
  各自说了一番狠话,相互散去。
  不过他们三人明显感到了周围许多人有意无意的排斥。
  时光飞逝,转眼间由夏入秋,三个月过去了。
  这期间,求学的士子走了数十人。
  剩下的两百余人虽然很多人明明听不懂,但是还在死撑着,不想浪费来之不易的机会。
  这一日,到了讲学之后,卢植环视着众人,开口道:
  “今日老夫打算收下几个入室弟子。”
  他一说完,众人都惊喜地窃窃私语起来。
  经过这几个月的学习,刘羲也知道了拜入名师门下的重要性。
  成为士人,才能举孝廉,步入官场。
  若是乱世,还可凭着自身的才学脱颖而出。
  而太平之世,没人举荐,只能终老山林。
  除此之外,跟随名士就学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容易扬名。
  传扬文名,对于加快文气修炼,也有很大的帮助。
  舆论清议,掌握在士人手中。
  没有士人身份,就传扬不了文名。
  就算你是堪比董仲舒、朱熹、王阳明这样的大儒,没有士人的认可,你就传扬不了文名,只能自己按部就班地修炼。
  此刻,所有人都殷切地望着卢植。
  只见卢植大袖一甩,扶了扶头冠。
  一股神秘而博大的气息环绕周身,头顶上浮现出一简玉册。
  玉册发出一道温润的白光,照在一位学子的头顶。
  只见那学子头顶冒出三尺多高的火红色锦霞。
  卢植点点头道:“博陵崔钧,文气三尺,可愿入我门下?”
  那青年学子大概十来岁,跟刘备差不多大,一脸激动下拜。
  所有人都羡慕嫉妒地看着他。
  刘羲留了心,猜测道:“博陵崔钧,不知道是不是后来跟徐庶、诸葛亮等人为友的博陵崔州平?”
  小小年纪,文气竟然不比刘羲差多少。
  要知道刘羲可是有着数世的积累。
  看来这些三国的妖孽人物,都不可小视。
  接着又照了几人,都是要么文气只有一点如豆,好似一盏随时要熄灭的灯火,要么干脆一丁点都没有。
  一连十几人都是这样,众人心里都忐忑起来。
  直到又一个少年的头顶冒出三寸土黄色的光芒,卢植开口道:“涿郡简雍,可入吾门下。”
  少年激动地下拜,口称:“先生。”
  刘羲多看了一眼,又是一个熟悉的名字。
  接下来,又陆陆续续地选出了八个学生。
  不过文气都不太高,只有两三寸,最多的不过五寸,远不能跟崔钧相比。
  眼看两百人都要检测完了,总共才选了十人。
  公孙瓒跟刘备两人紧握着拳头,相互低声打气,道:“放心吧,我们一定行的。”
  “嘁,狗肉也想上酒席!”
  坐在不远处的公孙弘阴阳怪气地讽刺道。
  公孙瓒冷哼道:“咱们到时候看,谁是上不了席面的狗肉!”
  眼看玉册的光芒照了过来,他们连忙闭了嘴,正襟危坐。
  “涿郡刘德然,文气三寸,可入吾门下。”
  刘德然如听天籁,连忙欣喜地拜见先生。
  刘备与刘羲也低声恭喜他。
  白光照到公孙瓒头上,只见他的头顶也是三寸文气,不过呈现出一匹白马形状,跳跃嘶鸣。
  卢植多看了一眼,道:“辽西公孙瓒,可愿入我门下?”
  公孙瓒松了口气,站起来行礼。
  刘羲心道:“看来这文气似乎也跟灵根一样,有着五行属性的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