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二十三章 初见唐紫尘

  见唐紫尘率先上了场,严元仪不爽地撇了撇嘴,嘀咕道:“真讨厌,又被她抢先了!”
  洪秀莲对于唐紫尘二人的不识趣,颇为恼怒,招了招手,唤来一位中年男子,道:“阿威,你上吧。好好给她点教训,不知天高地厚!”
  阿威点了点头,走出来,脱掉外套,只剩一件无袖短褂,然后开始热身,活动手脚关节。
  他看起来略显矮小,身形有些消瘦,脱了衣服才显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
  他身体的肌肉不大,却很结实,硬邦邦如同钢铁一般。
  筋骨粗大,一运力,一条条青筋似龙蛇绕身,看上去仿佛披了件铁衣一般,因此又叫铁布衫。
  这是硬气功练到大成的标志。
  到了这种程度,一般的刀具砍在身上,只是起个白印,连油皮都不会破,防御力强得一塌糊涂。
  一位元老捧着文书,身后跟着两个拿着木棍的男子。
  那木棍是百年铁梨木制作的,通体红褐色,端头系着两朵红花。
  廖俊华低声告诉刘羲,这位元老俗称白纸扇,负责司仪财务等文职,像是古代的谋士师爷,身后两个男子俗称双花红棍,代表着洪门最杰出的打仔。
  他眼望着那木棍,充满了羡慕之情。
  刘羲有点感觉好笑,没想到他身为太子党,居然羡慕做打仔的,果然年轻人就是容易头脑发热。
  他记得原著中廖俊华确实做过洪门的双花红棍,看来他硬是把自己的愿望实现了。
  白纸扇上场,展开文书,大声道:“此乃生死状。擂台比武,生死无怨。
  南洋洪门代表获胜,可收回所有产业,另获得一亿美金的损失赔偿;反之,南洋洪门则失去现有产业,同样须赔偿一亿美金于洪秀莲,若无力赔偿,则南洋洪门完全并入洪门总会。
  此协议一旦签署,双方当以此为准,不得再起争执!二位,现在是否反悔?”
  两人没有说话,各自提笔画押。
  白纸扇收起文书,对二人道:“你们有十分钟时间准备。”
  这是给上擂台的人时间热身,调整状态,同时也可以趁着这会儿留下遗书遗言。
  他又环顾四周,对在场的人道:“要押注的朋友赶快,只有十分钟,过时不候。”
  说完,走到门口,那里摆着一张长条桌,铺着纸笔,显然早有准备。
  两个双花红棍则站在擂台外边,作为监督者,防止有人破坏规则。
  “还可以押注?”刘羲惊讶地问。
  廖俊华道:“每次比武都有押注,这是旧时的传统。涉及的资金最少的也有千万美金,大多数时候都在一两个亿之间,高的时候甚至几十亿!”
  刘羲喃喃道:“长见识了,原来老祖宗都已经玩得这么溜了吗?”
  “刘大哥你要不要押一点?”
  有赚钱的机会,刘羲当然不会错过。
  他看了看赔率,唐紫尘1:1.5,孙仲威1:1,看来大家比较看好孙仲威。
  毕竟唐紫尘的年纪不大,不可能是化劲高手,就算是暗劲高手,也是了不得的天才了。
  而孙仲威却近四十岁,正值巅峰期,暗劲大成,更有一身十分出众的硬功。
  加之女子本来就相对地力弱,所以大家都不太看好唐紫尘。
  刘羲心道:“这完全是捡漏嘛。”
  他倒是想押个一个亿,但是想到自己是来结交人脉的,赢得太狠,容易得罪人,于是观望了半晌,填了一千万美金的支票。
  一千万美金的押注算是比较多的,但是不算最多,不会特别显眼。
  廖俊华羡慕地道:“刘大哥真是大资本家,一千万美金随随便便就扔出去了。”
  “不过你看得准不准啊?我跟着你押了三万美元呢,这是我全部家当了。吃干吃稀就看这遭了。”
  他虽然是官二代,但如今大陆普遍都很穷,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刘羲淡定地道:“放心吧,你这么信任我,我怎么可能让你输呢?”
  十分钟很快过去,一声钟响。
  两人抱了抱拳,同时抢先出招。
  唐紫尘以八卦游身步转到孙仲威的侧面,一掌打向他的腰间。
  她的步法非常迅捷,将八卦的贼和滑,发挥得淋漓尽致,令现场所有懂行的都是眼前一亮。
  孙仲威失了先手,此刻不闪不避,一个肘击,仿如大枪扎过去。
  这是一招两败俱伤的打法。
  他赌的是唐紫尘会退避。
  毕竟他挨上一掌,未必有多严重,可唐紫尘要是挨了这下肘击,不死也残。
  果然唐紫尘往后退开。
  孙仲威占据先机,一路追打上去,拳脚如弓弩飞射,乱箭穿空,正是巴子拳,乱箭打。
  唐紫尘虽然打法精湛,防得滴水不漏,但气势却处在下风,不断后退。
  久守必失,薛连信等人暗暗摇了摇头,心道可惜了一个武道天才。
  果然十几招过后,唐紫尘的拳架子开始散乱了。
  孙仲威打散了她的劲力,一拳打向她的脑袋,若是打实了,那是必死无疑。
  此时,唐紫尘突然一招“神龟晒背”,头仿佛凭空消失,缩到了肚子里一般。
  然后趁着孙仲威一招落空之际,一招咏春标指,贴着他的掌、臂、肩向前插去,点向孙仲威的眼睛上。
  “秋风未动蝉先觉!”
  像刘羲他们这些小辈没看出名堂,薛连信朱洪智等化劲宗师却是看得分明。
  唐紫尘扭转劣势的那一招,分明是在孙仲威的出拳之前发出的,也就是说她预判出了孙仲威的出招!
  国术打法并非像练法一样按着套路来,都是心到手到,连武师自己都未必知道自己下一招怎么出招。
  许多高手比武,看似能预判别人的招式,那是通过听劲,感受对手的发力,然后瞬间做出的判断。
  而刚刚唐紫尘的劲力已经散乱,根本不可能感知到孙仲威的劲力如何发力,她是真正依靠直觉来预知的。
  这种境界,在孙禄堂的拳术手札中有提过。一般都是丹劲以上的武者才有的感知能力。
  而如今在一个初通暗劲的小姑娘身上出现了,这更像她的天赋能力。
  令薛连信他们感慨,这个世界果然是有天赋异禀之人的。
  孙仲威侧过头躲避,但是慢了一点,眼睛被指尖暗劲所伤,疼痛难耐。
  他紧闭着双眼,眼泪不自禁地流淌,同时双拳披风乱打,以攻代守,同时脚一蹬,身子猛地往后蹿。
  不得不说他的应对已经非常巧妙,奈何此时已经难以回天。
  唐紫尘觑着一丝破绽,一个虎形劈挂,打得他踉跄后退,然后一招飞马踏燕,踢在他的胸口。
  孙仲威虽然双臂护在了胸前,但还是被一脚踢飞,摔倒在地上。
  “住手!”洪秀莲大喝道。
  孙仲威暗劲大成,随时可能突破化劲,加上一身硬功,可是难得的好手,若是就这么损失了,难免要心疼。
  明劲武者好培养,但暗劲武者就要看天赋跟毅力,化劲宗师更是不论到哪儿都是一方人物。
  洪秀莲手上暗劲高手本就不多,化劲高手更是如同供奉,听调不听宣,她当然舍不得孙仲威这样的心腹死掉。
  唐紫尘充耳不闻,拳架换做形意拳马形,如同天马践踏,连续两脚踩在孙仲威的下阴跟喉咙上。
  骨头破裂的声音响起,孙仲威头一歪,就断气了。
  唐紫尘站立在原地,脸一阵殷红如血,一阵苍白如纸,显然消耗很大。
  “贱婢该死!”
  洪秀莲直接一跃而起,举起龙头拐杖向唐紫尘头上打去。
  而擂台边维持秩序的两个双花红棍刚要阻拦,却被另外跃出的两人拦住了。
  这时候,严元仪跟着跃出,一招牛舌卷草,将龙头拐杖抓到了手里,冷笑道:“怎么?输了想赖账不成?”
  司徒雷气得浑身颤抖,一掌将面前的桌子拍得四分五裂,喝道:“七嫂,你把我当死人吗?你眼里还有没有洪门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