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六十七章 神雕

  刘羲拱了拱手道:“雕兄勿怪,在下是特意为瞻仰剑魔独孤前辈的遗迹而来。”
  他的话语中蕴含着特有的情绪,将自己的心意传达了过去。
  大雕听到他的话,眼中的敌意减少了许多。
  它呀呀地鸣叫了两声,翅膀向前指了指,迈开腿跑起来,跑了几步,又回头看刘羲。
  刘羲明白它的意思,遂大步跟上。
  大雕似乎有意跟他比赛脚力,双翅挥动,双腿迈开,快如奔马。
  刘羲不以为意,背负双手,轻轻一起一纵,金雁功被他用得炉火纯青。
  身若柳絮飘飘,不紧不慢地跟在神雕身后。
  神雕跑了一顿饭的功夫,忽然听见前面轰隆隆作响,却原来是到了剑魔谷中的瀑布旁边了。
  他来到谷中石壁前,只见上面铁画银钩地写着几行大字,正是剑魔独孤求败的遗刻。
  刘羲心力涌动,从字里行间中感受到了一股锋锐而寂寥的剑意。
  那股剑意仿佛要刺破苍天,却又带着难以言说的空旷寥落。
  刘羲轻轻叹道:“任尔风华绝世,任尔权倾天下,不得长生,终究不过黄土一抔。”
  心中向道之心更加坚定起来。
  神雕陪着他站了一阵,伸出翅膀,像人一样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动物往往比人更加通灵,它们能够感知到人的情绪善恶。
  刘羲能够感觉到它那股哀伤跟缅怀之意。
  过了一阵,大雕又拉着刘羲从一处长满苔藓的峭壁上爬下去,直到半腰上凸出来一块平台,那里埋着四个小小的坟冢。
  刘羲明白,这便是剑冢了。
  他依次将四个剑冢打开,先拿起青光利剑瞧了瞧,又放下,然后再拿起玄铁重剑打量了一番,挽了个剑花,然后又放下。
  神雕见他能舞动玄铁重剑,神色颇为兴奋,啊啊地叫了两声。
  然后叼起剑,扔给他,用翅膀比划,示意他用此剑练武。
  刘羲摇摇头道:“雕兄,你要我用玄铁重剑吗?可惜此剑对我没什么用处。”
  见大雕不信,刘羲示意它进攻。
  大雕叫了一声,一翅膀横击过来。
  刘羲一掌相迎,砰的一声,将大雕倒推出五六步远。
  这还是他手下留情的结果。
  如今的刘羲,已经将国术与内功相结合,一拳一脚,都有巨力加身,当世几无抗手。
  大雕有些沮丧地低低鸣叫了一声。
  刘羲感知到了它的内心情绪,显然是在为不能将独孤求败的传承传下去而气馁。
  刘羲道:“雕兄,你若是想教我独孤前辈的剑法,我却有一个法子,不知你愿不愿意尝试一下?”
  大雕啊啊叫了两声,表示同意。
  刘羲两手结印,喝道:“聚气凝神。”
  他的心灵霎时间跟大雕相连,他看到了一个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大多是山川河流,毒虫猛兽。
  他明白那是大雕对世界认知里最常出现的印象。
  往里走,不一时,只见一个灰衣老者站在那里,身形挺拔,充塞天地。
  他动了,手中长剑挥舞,口念剑诀。
  利剑、紫薇软剑、玄铁重剑、竹剑。
  他一生的剑道全部展示出来了,包括此界剑技的巅峰独孤九剑,与此界剑意的巅峰心剑。
  以心意化剑,斩破一切内魔外魔。
  刘羲大开眼界,他发觉自己原来低估了独孤求败的剑法。
  特别是心剑的运用,对他的心修方面实力提升很大。
  他的心修境界不低,但是却没有多少使用之法,都是自己摸索的小窍门,没有用来克敌制胜的绝招。
  如今又多了一招底牌。
  心灵之中过了许久,外面才不过刚刚一瞬间而已。
  刚一退出来,神雕惊异地打量着他,似乎没弄明白他怎么进入自己脑子里的。
  刘羲不理会它,蹲在玄铁重剑旁边,咬破手指在上面画符。
  他将内心跟心力都用上了,脸色阵阵苍白,才勉强画好。
  主要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所限,神秘度不高,要画符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他在龙蛇世界学习了大量的佛道符篆咒语等等。
  不知是怎么回事,也许是传承过程中典籍出了错,又或许本来编写的就是错的。
  他回到主世界后一实验,只有几个小法术能用,其他都不能用。
  这道符叫做留息符。
  李忠实他们知道自己要去剑魔谷,是不会来这里的。
  那么将来的轮回者进来后,多半还会来找玄铁重剑的。
  到时候他们拿着玄铁重剑在身上,就是明晃晃的指路明灯。
  自己就能轻易地察觉到谁是轮回者了。
  做好暗手之后,刘羲将剑重新掩埋起来,然后跟神雕回到上面去。
  天色渐渐晚了,刘羲懒得出去,就在山林中打了两只野鸡跟野兔,点燃篝火烤了起来。
  一人一雕在篝火旁吃着烤野味,不时喝着小酒。
  夜风习习,明月高悬。
  刘羲盘坐在地,回想着在神雕潜意识里所见的独孤求败的心剑剑意。
  一面想着,一面回忆着自己的心路历程,点点滴滴。
  忽然,他身上放出浅浅的光晕,嗤嗤声响,他全身剑意勃发。
  那股剑意不像独孤求败那样,锋锐无匹,斩天破地。
  反而绵绵密密,轻轻柔柔,似雨丝,似薄雾,无所不包,无孔不入。
  “属于我自己的心剑之术算是初成了。”
  刘羲心中暗喜:
  “这心剑术应该不比任何神功秘籍弱。心有多高,剑就有多强!只要我的心力跟得上,斩仙灭神都没问题!”
  今日能够修成一门绝技,多亏了大雕的帮忙。
  他看向大雕,道:“雕兄,我看你这身体似乎是毒物吃得太多,毒素淤积所至。
  不知你是否还想重生羽毛,翱翔蓝天?在下可以帮你。”
  大雕闻言,啊啊叫了两声,情绪中带着疑虑跟激动。
  它偏着头,一只眼紧紧地盯着他。
  刘羲命它放松,然后将之催眠,进入了深度睡眠。
  神雕全身蕴含的毒素太多了,虽然它身体奇特,这些毒素要不了它的命,却也排不出来,只能淤积在表皮下。
  若只是进行深度睡眠,也能慢慢排除毒素。
  但所需时间太长了,起码要两年。
  刘羲可不想等那么久。
  他将之提到水潭边,手上暗劲勃发,慢慢探入神雕的身体里。
  刘羲的劲力控制早已出神入化,暗劲跟内力如丝如缕,渗进神雕体内。
  不多时,紫黑腥臭的污血随着毛孔排除,瞬间将大雕染得漆黑。
  毒素排静,刘羲将之提到水中,暗劲一震。
  大雕全身的污血跟羽毛都脱落下来,变成了光秃秃的。
  整个身子完全瘦了一圈。
  刘羲又将一颗辟谷丹给它喂下,免得它元气大伤。
  这辟谷丹是刘羲用人参黄精等大补之物制作的,主要就是抗饿,一颗能顶几天。
  不过因为营养太足了,只有一流高手才能吃,一般人吃了反而虚不受补。
  第二日,大雕睡醒过来,发觉自己变成了光毛鸡,不禁羞恼地大叫。
  刘羲哈哈大笑,安慰了它一阵,才平静下来。
  半月之后,大雕全身长出了一层浅浅的羽毛,根根如金铁般坚硬,在阳光下散发着光泽。
  刘羲为它量身定做了一套鹰爪功。
  乃是根据国术鹰爪功与形意十二形中的鹰形创立的。
  大雕没练多久,肉身之力更加强大,实力进一步增强,不比当世一流高手逊色。
  一人一雕相处颇为融洽,加上刘羲心力强大,自然的有一种吸引力。
  所以当刘羲提出让神雕跟着他出去时,神雕没多考虑就同意了。
  毕竟多年前,它也是跟着独孤求败走遍了五湖四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