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九十九章 魔鬼峡之战 下

  从李秋水与亚瑟等人出场,黄药师他们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按理说,首要目标应该是成吉思汗与其子察合台才对。
  但是显然他们的目标却并非如此。
  而且这两伙人似乎还是认识的,他们的武功手段也是闻所未闻。
  所以打斗之时都留了个心眼,保存着实力。
  如今见李秋水不分敌我地乱杀,他们开始分散逃跑。
  但是李秋水怎能让他们逃掉,这些剧情人物同样是她的猎杀目标。
  她长啸一声,浑身魔气汹涌。
  黄药师等人顿时感觉到腹中绞痛,内力不受控制地乱窜。
  却是被引发了潜伏在体内的毒药。
  她奔过来,一把抓住欧阳锋与洪七公,将二人的精气神全部吸收掉了。
  然后又杀向全真七子与黄药师。
  与此同时,远在临安的大宋皇帝赵扩、太上皇赵惇、宰相韩侂胄等人,中都的金国皇帝、赵王完颜洪烈等人,都突然腹中绞痛,倒地哀嚎。
  还没等到太医到来,就死掉了。
  大量的气运人物死去,气运被主神殿抽取,整个世界仿佛都在哀嚎。
  天昏地暗,雷声大作。
  全世界所有生灵的心底都充满着一种压抑跟焦虑。
  眼看郝大通跟王处一、孙不二相继死去,马钰跟丘处机目眦欲裂。
  黄药师倒在地上,没有了还手之力,心中只是哀叹着,希望黄蓉能够平安无事。
  这时,刘羲被察合台死死缠住,不能分身。
  潜伏在泥土中的杨康却是不能再忍耐下去了,他猛地跃起,一掌对上了李秋水。
  他以胎息之法潜藏着,一时之间,李秋水也没有察觉。
  这突然杀出,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李秋水被一掌震退。
  杨康将黄药师一把扛在背上,同时提起丘处机跟马钰,一手一个,然后飞奔离开了。
  李秋水被杨康身后的内力震惊了一下。
  她有些狐疑地望着,眨眼间跑出了视线的杨康,不过却无心追杀,毕竟这里的战场才是最主要的。
  而且她相信,被她的六欲天魔功真气侵蚀进了经脉,杨康必死无疑。
  殊不知鸿蒙树的根须一扫,杨康体内的魔气就被化得一干二净了。
  眼见天地变色,李秋水知道,这是主神殿在与世界天道角力,到了关键时刻。
  此时必须速战速决。
  她一掌推出,面前一丈多远的碎石堆哗啦一声散开了。
  躲在其中的老道士张天师被显露了出来。
  老头子本以为藏在里面能躲过一劫。
  哪知道杨康的出现,让李秋水留了个心眼,果然把他逮出来了。
  张天师无奈地苦笑:“看来所谓的域外天魔,就是太后你了。老道终日想着降妖除魔,没想到魔就在眼前,却是有眼无珠。也罢,不如归去也!”
  他盘膝而坐,掐了个手诀,遁出金丹,想要飞升离开。
  毕竟他一生修道,没练过什么杀伐手段,只能跑路了。
  “心修一脉,果然神奇。不过你以为到了如今,还能跑掉吗?”
  李秋水咯咯一笑,魔气汹涌而出。
  在她身后形成一道狰狞的恶鬼法相。
  那恶鬼猛地一扑,一口将金丹咬住。
  张天师奋力挣扎,却挣脱不掉。
  反而被魔气往金丹中侵蚀。
  “白玉蟾、刘处玄,你们两个快别藏着掖着了!再不出全力,我们都要被各个击破!”
  张天师的意念传递出来,显得十分焦急。
  “八思巴大和尚,还有西方来的道友,你们不要助纣为虐!如今我们必须摒弃前嫌,一致对外,铲除域外天魔,否则大家都别想好过!”
  八思巴与教皇两人一阵迟疑。
  此时李秋水喝道:“亚瑟,还不赶快杀掉成吉思汗,帮助主神殿完成对天道的掠夺!
  咱们之间的帐可以推后再算,天谴马上就要降临了。
  若是此次掠夺失败。
  咱们谁也得不到这个世界的权限!”
  亚瑟迟疑了一下,大声道:“好!杀掉成吉思汗,再与你决战!”
  他与察合台转身向成吉思汗杀去。
  八思巴喊道:“金轮,拦住他们!”
  他急声对铁木真道:“大汗,将你的身心全部对我敞开!只有借助你的天命气运,才能对抗他们。快,不可迟疑!”
  铁木真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上师尽管放手施为。”
  八思巴手捏莲花印,一颗斗大的舍利子飞遁而出,进入铁木真识海中。
  铁木真只感觉到一股浩瀚博大的力量降临。
  本能地有些抗拒,但是他终究忍了下来。
  得到铁木真的气运相助,八思巴的舍利子大放光明。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
  他念起了往生咒,引动了神秘的轮回之力,将所有人一下子拉进了他构建的精神世界中。
  此世界天空与大地都是金、银、琉璃、珍珠等七宝铺地,布满了天地。
  八思巴跌坐中央,如同一尊大佛。
  在他身侧,是一头高大的黑狼,正是铁木真的气运显化。
  李秋水浑身魔气汹涌。
  那魔气一会儿是狰狞凶残的夜叉恶鬼;
  一会儿是拥有绝世妙相的天人、修罗,引人堕入情欲;
  一会儿又化作遗世独立的仙子,凛然不可侵犯。
  在这精神世界中,她的魔功更是如鱼得水,变化万端。
  亚瑟拔出一柄石头做剑鞘的宝剑,低声道:“老朋友,咱们又要并肩作战了。”
  那柄剑一出,一股纯净圣洁的气息,直接驱散了佛光与魔气,独霸一方。
  刘羲一看,教皇手握权杖,白玉蟾拿着一本玉册,张天师头顶着一方印玺,上面写着“阳平治都功印”,正是第一代张天师张道凌的遗传。
  除了察合台,进入精神世界的人,手中都有法宝。
  而外界,所有人都失去了知觉。
  像方萍与铁木真、佛印、金轮等人,都已经昏倒了过去。
  精神世界的交锋,更是凶险异常。
  稍一受伤,就是身死魂消的局面。
  不过刘羲不太担心,他有鸿蒙树镇压识海,虽然进攻上或许不足,但是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八思巴低眉垂首,默念经文:
  “我于三生三世,见恒河流沙,一切众生,譬若花开。
  我得道时,当渡无量众生,不受沉沦之苦……”
  他的声音越来越宏大,法相也变得越来越高大。
  铁木真的气运渐渐与他的法相相融,佛光普照整个天地,似乎要将一切都浸染。
  刘羲的耳边只听得无数的声音喊道:“皈依!皈依!皈依!”
  那声音乃是从心底发出的,就像一种本能的欲望,令人难以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