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八十七章 蓉儿正年少

  却说郭靖自得了孤鸿子跟方萍传授的《九阴真经》,一身武功突飞猛进。
  七怪见他进步神速,不禁怀疑他学了什么歪门邪道的魔功,对他进行逼问。
  因为方萍与孤鸿子没有要求他保密,所以他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
  接过郭靖递来的经书,韩小莹翻了一翻,又递给朱聪等人。
  他们每个人都传阅了一番,对视一眼,目露震惊之色,叫道:
  “《九阴真经》!果然是《九阴真经》!”
  韩小莹道:“大哥,你听说过峨眉派吗?他们怎么会有《九阴真经》?又怎会把如此宝贵的秘籍送给靖儿?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柯镇恶沉吟了一阵道:“我从没在江湖上听过峨眉派的事迹,莫非他们是隐世门派?”
  他又问:“你们看这秘籍有问题没有?”
  朱聪等人道:“看起来没有问题。只是这秘籍太过高深莫测,我们一时间参透不了。”
  柯镇恶道:“既然他们能拿出这种绝世武功秘籍,肯定武功远远高过我们。咱们也没什么可被算计的。
  从靖儿所述来看,他们似乎与靖儿颇有渊源,莫非是靖儿的父亲或是祖辈与他们有旧?”
  韩小莹喜道:“那么以后靖儿修炼《九阴真经》,跟杨家那孩子的比武,岂不是胜算大增?”
  郭靖道:“既然这本秘籍上的武功这么高,六位师父何不也修炼这上面的武功?”
  柯镇恶摇头道:“此乃别人赠予你的,我们岂可贪图!我们江南七怪一个唾沫一个钉,岂是见利忘义的小人!”
  随着刘羲修炼《九阴真经》,开始频繁地向木牌祈祷,换取醍醐灌顶的机会。
  他武艺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对察合台尊崇。
  某一天,察合台喊来郭靖,问起他的武学进度,然后让他将江南七怪的武功全部交出来。
  郭靖毫不犹豫,就一五一十地仔细说了。
  察合台大喜,这代表着郭靖已经完全被他控制了,对他开始言听计从。
  否则以郭靖的性格,怎么可能擅自泄露七怪的武功。
  就是死,他也不会背弃承诺的。
  察合台又试验了几件事,全都是跟郭靖的性格相违背的。
  他却毫不犹豫地做了。
  “是时候让郭靖去中原了。他身为世界主角,逍遥宫的人肯定会打他的主意,如此一来,嘿嘿,一切都在我之掌中了。”
  察合台心里盘算着,然后下令郭靖,让他找借口提早下江南。
  郭靖回家后,对母亲和师父们说,想要提早回江南看看。
  李萍与六怪也勾起了思乡之情,反正十八年约定之期只有一年了,提早下江南也好。
  六怪带着郭靖拜了张阿生的坟茔,然后就启程南下了。
  李萍跟华筝依依不舍,十里相送。
  一行人走了几日,柯镇恶道:“靖儿,前边不远就是金国的中都城了。你一个人先走吧,跟着我们,算什么历练。”
  几位师父一人叮嘱了他几句。
  韩小莹拉着他,给他整理了衣裳,说起了许多的江湖禁忌等等,殷殷切切,好似母亲叮嘱远游的儿子。
  南希仁向来惜字如金,只说了一句话:“打不过,跑!”
  郭靖点点头,表示记住了,然后策马独自前行。
  一路走到张家口,这里南来北往,行人繁多。
  郭靖觉得腹中饥饿,来到路口边一座大酒楼之前,把马拴在门前马桩上,然后点了些菜肴品尝起来。
  正自斟自酌,忽然听得门口吵闹起来。
  他抬头看时,却是两个伙计在呵斥一个衣衫褴褛、身材瘦削的少年。
  少年戴着一顶黑黝黝的破帽子,脸上手上都是黑煤,早已瞧不出本来面目。
  她手里拿着一个馒头,嘻嘻而笑,露出雪白细密的牙齿,一对眼珠漆黑,甚是灵动。
  伙计不耐烦道:“休要在此啰嗦!快走!快走!”
  少年道:“好,这就走。”
  嘴里说着,却是转身抓起两个馒头就往酒楼里跑。
  伙计们大怒,想要追打她。
  少年嘻嘻而笑,身形灵活如同游鱼,在酒楼里躲来躲去。
  她一会儿钻到了郭靖的背后,将馒头投掷过去,砸到两个伙计的头上。
  她拍着手,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嘴里唱道:“肉包子打癞皮狗,癞皮狗儿破了头。”
  酒楼里一阵鸡飞狗跳,掌柜跟伙计气得七窍生烟。
  郭靖拦住他们道:“这位小兄弟造成的损失,在下赔了。诸位仁兄看她年纪小的份上,还请不要与她为难。”
  掌柜见郭靖拿出一锭金子做赔偿,怒气顿时消散了。
  郭靖招呼她道:“小兄弟,坐下一起吃吧。”
  小乞丐一口吴侬软语,说道:“好啊,我正一个人无聊,想找个玩伴呢。”
  落座后,相互道了姓名,果然如郭靖猜测一般,她的名字叫做黄蓉。
  黄蓉先是嫌弃酒菜不好,然后点了一通名贵雅致的酒与菜肴,狠狠将掌柜跟伙计镇住了。
  别说他们,就是以郭靖的丰富阅历,也没见过这么多名堂的菜肴。
  酒菜上齐,两人边吃边聊。
  郭靖说着大漠风物,草原上的人情故事,有的是真实发生的,有的只是神话传说。
  黄蓉听得渐渐入了迷。
  她也给郭靖讲起了江南风光。
  两人越聊越投机,郭靖忽然道:“主神、轮回者!”
  黄蓉好奇道:“靖哥哥,你在说什么呢?什么主神、轮回者,是什么神话故事吗?”
  郭靖一直留意着她的情绪变化,以心灵之力感受着,却没有发现一点异常。
  “不是轮回者吗?”
  他相信若是轮回者的话,蘧然之下,哪怕是心理素质再好,必然也会出现或多或少的心灵波动。
  郭靖道:“是啊,这是一个草原上流传的老故事。”
  他随口编了个故事,却发现黄蓉听得入了迷一般。
  吃完饭,郭靖给了她几锭金银,对她道:“黄兄弟,咱们这就分别吧。你父亲一定在着急到处找你,快些回家吧。”
  说罢,骑上马匆匆离去。
  反正他又不是原本的郭靖,也没想与黄蓉有什么牵扯。
  第二日,郭靖一路牵着马往赵王府走去。
  他毕竟代替了原本的郭靖杨康,生身因果,须得偿还。
  他决定让李萍,包惜弱跟杨铁心能够安享晚年。
  要让包惜弱与杨铁心团聚,杨康那边还需要金国的势力,不好动手,所以只好由郭靖来代劳了。
  他正走在街头,忽然感觉似乎有人在跟踪自己,但是人群熙熙攘攘的,一回头,却什么也没发现。
  前边街口处围着许多人,一个鬓发花白的汉子挥舞着长枪。
  一套枪耍完,然后抱拳道:“小可穆易,今在此为小女比武招亲。只要年岁在三十以下,未娶妻者,皆可上台来。若能胜得小女一招半式,便可做小女的夫婿。”
  在他身边是一个眉眼含羞的美貌少女。
  人群中一阵起哄,有人急不可耐地跃上了擂台,期望抱得美人归。
  “哼。”
  郭靖听到一声冷哼,他转头一看,一个瘦小的人影一闪,挤进人群中去了。
  他跟着追出去,一路走到了河边,人迹渐无,只有一艘孤舟停在岸边。
  “靖哥哥。”
  一个红衣少女从船舱里走了出来。
  她看上去才十五六岁,笑意盈盈,眉目如画。
  一走动,头上、手腕上戴着的铃铛,叮叮当当作响,甚是俏皮可爱。
  “傻子,看呆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