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五十一章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上

  眼看潜龙卫逐渐占据上风,白莲教的两人开始打算溜走。
  “哪里跑!”
  韩纲大喝一声,刀光猛涨,唰的一刀破开黑暗,追了过去。
  见逃不掉,老邢挥着长幡转身相斗,嘴里喊道:“刘巴子,快去把五仙宝坛拿出来!”
  另一人应了一声,转身进屋,将两个背篓抱了出来。
  眼看老邢不支,忙将背篓往空中抛去。
  砰的一声,背篓连同里面的瓷坛在半空里炸开。
  稀里哗啦的落下,无数的东西。
  黑暗中也不能分辩到底是什么,潜龙卫的人将刀光挥舞成匹练一般,水泼不进,生怕遭到暗算。
  “啊!有毒蛇!”有人惨叫道。
  “有蝎子!”
  “有毒蜘蛛!”
  潜龙卫的人纷纷示警,将精力完全集中,把警惕性提到了最高。
  已经有两人中毒,眼看性命不保了。
  想到这一趟,人还没抓到,就先折损了三个手下,韩纲的脸色很是难看。
  他将刀舞得更急了,一时间刀气纵横,当真是磕着便死,擦着便伤。
  那些鬼物有好几个被一刀斩灭,一时间都本能的感到畏惧,纷纷避开他。
  老邢招架不及,手中长幡被一刀砍断,同时从肩膀到肚腹,被刀气划破一条长长的伤口,鲜血染红了全身,看起来十分恐怖。
  刘巴子见本事比他大的老邢都受伤了,心里更是慌乱。
  他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出,口里念念有词,鬼哭狼嚎。
  此时,那些毒虫毒蛇忽然跟鬼物融合一体,长出一对对透明的翼翅,长长的口器,发出响亮的嘶鸣。
  这些怪物不惧生死,成群结队的冲了过去。
  它们的身体变得灵敏而坚硬,刀砍在身上叮叮作响。
  除了韩纲,其他人根本就奈何不了这些怪虫。
  它们不但趴在刀身上,将刀啃食,还趴在人身上,啃食血肉、真气。
  不多时,就又死去几个人。
  这些人本事都不弱,很多人都是先天高手,或者炼气期的修真者,都是可以比拟庆阳城几个大门派掌门的好手。
  如今面对这些怪物虫子,却是毫无还手之力。
  “韩老大,救命啊!”
  手下们一边奋力抵御,一边纷纷大喊求救。
  韩纲充耳不闻,只是刀光更急,每一刀下去,就有数只怪物毒虫被砍杀。
  一刀下去,一分两半,那怪虫冒起一股黑烟,然后迅速的融化,烟消云散。
  此时,刘巴子精气大损,脸色苍白如纸,不敢逗留,转身就跑。
  老邢一手捂着肚子,免得肠子掉落出来,从怀里抓出一把粉末往潜龙卫那些人一洒,也跟着跑路。
  那些粉末被洒出来之后,那些怪虫全部暴动了,悍不畏死地像韩纲等人冲过去。
  而且怪虫变得更加地强大了,不但有翅膀,口器,还能喷出毒雾。
  毒雾沾到花草之上,花草凋零。
  沾到地上,泥土石头都被腐蚀得坑坑洼洼。
  沾到人身上,就片片溃烂,骨肉分离。
  韩纲见两人跑路,神色一阵犹豫,咬了咬牙,从怀里摸出一张符篆。
  灵力一激,那符篆冒出金光,如同太阳升起一般。
  金光照射下,那些毒虫怪物纷纷消融,化作一滩脓水。
  潜龙卫众兵勇都松了口气,脸带庆幸之色,纷纷对韩纲道谢。
  韩纲冷着脸道:“都是因着尔等的拖累,让妖人跑了,还害我浪费了一张高级驱魔符,这笔损失要记在你们的账上,将来从俸禄里扣除!”
  众兵勇苦着脸点头称是,只敢在心里腹诽,半点也不敢反驳。
  韩纲道:“我去追杀魔教妖人,你们先回城里等我吧。”
  说罢,拿出一块令牌,注入法力,令牌迎风便涨,变得如一艘小船一般大小。
  他跳上令牌,御器飞天而去。
  “呸!送死就是我们去,捡功劳的事儿就是他一个人的!”
  一个脾气火爆的年轻男子啐道。
  旁边一位老成持重的拉了拉他,喝道:“胡说什么!”同时向他努努嘴。
  年轻人看了那些沉默的同伴一眼,不禁暗暗后悔自己嘴快,生怕同袍打小报告,心虚地低头走路,一言不发。
  却说刘羲见白莲教的二人重伤而逃,他仍然一动不动的藏着,生怕弄出动静,引来不必要的误会。
  果然不一会儿,就看到韩纲追过去了。
  白莲教二人见到韩纲追近了,拿出一张符篆,一激,两人凭空地消失了。
  “小挪移符!”
  韩纲惊讶道。
  他从怀里摸出一块罗盘,顺着罗盘指针所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追命罗盘,潜龙卫的制式法器,一般统领级以上的都有一块。
  小挪移符只能挪移百里以内,韩纲相信他们一定逃不掉的。
  他不信这种珍贵的符篆,他们还有第二张。
  若是有的话,估计早就用了,又何必等到生死关头才用。
  看着潜龙卫的统领追出去了,刘羲将怀里的纸鹤拿出来,以真气激发。
  纸鹤飞到空中,晃悠悠地望着城内方向飞去。
  “咦?怎么回事?这么不靠谱!”
  他吐槽了一句。
  不过他还是跟着纸鹤追过去了,一来他怕跟着韩纲追过去的话,被发现,引起误会,二来碰碰运气,万一自己这个方向是对的呢。
  毕竟白莲教跟潜龙卫纠缠多年,对彼此的手段肯定比较了解。
  也许他们有瞒过潜龙卫的法子呢?
  他顺着高高的城墙爬进城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城镇里,那些杀猪的,卖早食的,都已经起床了。
  寂静的城市,逐渐地活过来了。
  刘羲跟着纸鹤,走街串巷,来到了城主府大门口。
  “嗯?这么巧?难道他们跑进我家里来了?”
  他心里疑惑。
  “什么人?”
  门口的守卫喝道。
  见是刘羲,两人一脸崇拜的躬身行礼,大声道:“参见教主!”
  “嗯,辛苦了。今晚有什么异常情况没有?”刘羲问。
  二人疑惑地对视一眼,道:“没有任何异常。”
  刘羲跟着纸鹤走进城主府正厅,这里属于办公的政务厅。
  不过庆阳城基本上处于内政自治状态,公务几乎没有,除了每年底收取供奉,上缴给郡城之外,就基本上没有其他的公事了。
  到了这儿,纸鹤就开始在屋子里打转。
  把它拿到别处,它就又飞进来。
  “难道藏在这儿?”
  刘羲疑惑。
  整个大厅一览无余,除了些桌椅再无他物。
  他东看看,西摸摸,趴在墙上、地上,听了听,却什么也没听到。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把负责厨房的老蔡叫过来。
  “教主有什么吩咐?”
  “老蔡啊,这两天我怎么感觉饭菜的分量不够,莫不是你偷吃了?”
  老蔡吓得一下跪倒在地,战战兢兢道:“教主老爷,不是我偷吃的,是黄大仙吃的!
  老头子对天发誓,我说的是真的!”
  “哦?你亲眼看到黄大仙偷吃的?”刘羲笑着问。
  老蔡摇了摇头:“黄大仙偷吃,老汉凡夫俗子,怎么看得到。不过每次丢了菜,厨房里都会留下一股淡淡的骚味儿。”
  刘羲追问:“那是多久的时候开始的?”
  老蔡年想了想道:“大概有十来天了吧。”
  “我是害怕得罪黄大仙才不敢说出来的。教主老爷,求求你不要赶我走!”说着他就要给他磕头。
  刘羲拉起他道:“你给我把这个加在黄大仙的饭菜里,我就不怪你了。明白吗?”
  他把一包药粉放在老蔡手心里。
  老蔡苦着脸,虽然害怕黄大仙,但是更不想失去这份优渥的工作,只得狠狠点了点头。
  心里给自己打气:教主大人也是仙人,一定比什么黄大仙厉害多了!
  刘羲笑着道:“别担心,这是补药。不但强身健体,而且还能使饭菜更加美味。”
  到了午时,果然老蔡来禀报,饭菜又被黄大仙偷走了。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他眯缝着眼睛,笑得像一只偷到鸡的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