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三十一章 召集高手

  回到大陆,他直接联系了政府的大领导,寻求帮助。
  刘羲如今的产业可以说,直接影响着整个社会。
  不说跟农民息息相关的食品加工企业,就是他在海外的矿产,就撑起了国家工业所需的一半以上。
  领导对此很是重视,因为无法从官面上解决,于是直接调动了三位丹劲高手相助,另外还派遣了一支精英特种小队随行。
  领头的汉子四十来岁,叫做武运隆,精通各门武学,乃是首长的贴身保镖,大内第一高手。
  第二个男子三十多岁,剑眉星目,身形修长,双臂过膝,名叫刘沐白,是某特种部队的教官。
  这两人都有上校军衔。
  身居高位,又武艺高强,所以两人都比较傲气,对刘羲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第三位是一个和尚,法号圆通,出身于少林寺。
  慈眉善目的,没有一点高手的气势,唯一特别的就是一双手粗大得像蒲扇,手指圆短。
  显然手上功夫练得很深。
  圆通和尚倒是很健谈,一路上拉着刘羲天南海北地闲扯。
  话语中隐晦地提起,少林寺想跟晨曦集团合作,把少林文化推广到世界各处去。
  刘羲心道:“我说呢,少林寺的高手怎么会参与进来,原来是这个目的。”
  毕竟他们是来帮助自己的,刘羲不管对方态度如何,都一视同仁,热情地款待了他们。
  下午,刘羲带着三人坐车,赶往北河的某监狱。
  武运隆问道:“我们这是去哪儿?”
  刘羲道:“去邀请一位高手。”
  “高手?有多高?”武运隆有些不屑地问。
  “应该是丹劲,也或许是罡劲。”
  刘羲有点不确定。
  他要找的人,正是疯魔巴、巴立明。
  此人是个狂热分子,在动乱年间,伐山破庙,抢了很多武林门派的典籍,一身武功练得炉火纯青。
  他自言,如今已经是资本主义社会了,所以不愿出狱,一直呆在牢房里。
  原著一出场就是罡劲,最后摸到了见神不坏的边。
  不过那是十多年后,现在的话,刘羲还真不清楚他的武学境界。
  三人都有些惊异,毕竟丹劲高手,可以说凤毛麟角,全国也找不出几个,更何况可能是罡劲的大高手。
  “这次到底做什么任务,竟然要这么多高手?”武运隆好奇问。
  其他两人也比较好奇,竖起了耳朵。
  刘羲摆摆手道:“这次任务地点在扶桑,具体做什么,到了扶桑再告诉各位。”
  几人都不再说话,闭目养神。
  到了当地市区,市办公厅主任接到了上级的电话,亲自带领他们去了监狱。
  监狱的大大小小领头的都出来迎接他们。
  马主任摆摆手,叫他们散了,只留下监狱长。
  他问:“你们这儿有个叫巴立明的犯人没有?他现在怎么样了?”
  监狱长看了看马主任的脸色,不知道这次事情是好是歹,只得照实说:
  “有的,有的。他是80年入狱的,因为在动乱年间打砸抢烧,被判了十年刑。
  因为表现良好,中间有过减刑。
  前几年刑期就满了,可是他却赖在监狱里不出去。
  这人会武功,不但教了很多犯人,还教了很多警察。
  这些人拜了师,不乏有出去后赚了钱的,都买了厚礼来看望他,因此他在监狱里过得倒很惬意。”
  他斟酌了一下语气,低眉垂眼地问:“马主任,你看是不是该把他赶出去?或者是收回他的独间监狱?”
  马主任道:“这是你们监狱的事,我不管。我这次主要是陪着刘先生来的。”
  “这位就是晨曦集团的总裁刘羲先生。”他介绍说。
  “啊呀,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刘先生你好,久仰大名!”
  监狱长热情抓住刘羲的手直摇晃。
  起初他还以为是马主任的子侄呢。
  刘羲的大名他当然听说过,大名鼎鼎的爱国商人,据说还常常是大领导的座上宾,手眼通天的人物,当然得好好巴结。
  监狱长带着他们往里走,走到一处转廊时,只听见前边监狱里传来砰砰地撞击声,好像有人拎着铁锤在砸墙一样。
  地面、墙壁都微微晃动。
  监狱长打开铁门,进去后,隔着监狱的铁栅栏,可以看到阴暗的房间中,一个男子正在打拳。
  这人浑身帮着鹅蛋般大小的铁链,铁链的两端还各挂着一个大铁球。
  这人生得虎背熊腰,牛高马大。
  看不清脸,只看到满脸的络腮胡子钢针似的直立着,半尺长的头发披散着。
  他挥拳出手之间,浑身闷雷作响,打在墙壁上,整个房间都在晃动,仿佛地震了一般。
  武运隆等人面带震惊,没想到这里还隐藏着这么一个高手,武功只怕不比他们低。
  刘羲见马主任面色不好看,隐有恐惧,就将他劝了出去。
  打开铁门,刘羲等四人进入牢中。
  监狱的地面,因为巴立明常年练武,踩出了不少的脚印。
  而他最常站的地方,两个脚印更是深达尺许。
  “嗯?竟然来了这么多高手?”
  巴立明声音洪亮如钟,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们。
  刘羲刚刚准备寒暄几句,才开口自我介绍,巴立明就打断了他。
  “来来来,先过过招,打一场再说。”
  说完,他同时对着四人出拳。
  他出手快如闪电,打了四拳如同挥出一拳一般。
  武运隆等人作为丹劲宗师,有自己的骄傲,不屑于一起对付他。
  武运隆喊道:“我先来!”
  出招对攻过去。
  刘羲跟刘沐白、圆通和尚招架了一招,就退开来。
  “哈哈哈,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一起上吧!”
  巴立明发出笑声,如同虎啸龙吟,震耳欲聋。
  他再次同时攻击过来。
  他使的是巴子拳乱箭打,每发一拳,如同开炮,打出了后坐力。
  双臂如同钢鞭铁棒,披风乱打,好似万箭攒射。
  身法是禅宗秘法“香象渡河”。
  看起来厚重威猛,如同一头大笨象,横冲直撞,实际上却十分轻盈迅捷。
  这种视觉上的错觉,令人难受得想吐血。
  武运隆等人又怒又佩服又是羞恼。
  怒的是此人狂妄无比,竟敢小觑自己。
  佩服的是他的武艺当真不凡,以一打四竟然不落下风。
  羞恼的是同为丹劲高手,竟然差距如此之大,枉自己以前还自诩为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没想到随便一个监狱里就有这么一个武艺胜过自己的高手,那么整个天下呢?胜过自己的有多少?
  他跟刘沐白两人本就性子高傲,此时恼羞成怒,猛力反攻,免得到时候落败,脸色难看。
  圆通和尚倒是个武痴,一比武就变了个人似的狂热无比。
  刘羲的境界比他们差了一层,但是依仗着硬功,倒是能够支撑下来。
  难得有这么好的磨炼机会,刘羲也不愿放弃。
  四对一,大战在了一起。
  交手之中,刘羲只觉得灵光闪现,比平时自己练武,长进得快得多。
  “啊!”
  巴立明一声虎啸龙吟,震得整个房间都在摇晃。
  砰的一声,绑在身上的铁链突然崩断,好似炮弹一般像四人飞射而来。
  其中更掺杂着两颗铁球,铁球高速飞行,激荡得空气中发出呜呜的风声。
  四人出手将铁链跟铁球打得扎进地里,砰的一声巨响,铁球都被打扁了。
  大家默契地罢手了,都有些累了,喘着粗气。
  巴立明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好久没这么大打一场了!”
  他从角落里抱起一坛酒便仰头喝了起来。
  酒坛是玻璃缸的,看得到里面泡的是人参鹿茸等珍贵的中药,还有一条毒蛇。
  他问道:“你们喝不喝?”
  圆通和尚合十道:“出家人不饮酒。”
  刘羲三人也都是摇头,他们看得出那酒很珍贵,不过几人都是富贵中人,比较讲究,对于蛇酒只能敬谢不敏。
  巴立明撇撇嘴道:“哼,小资产阶级情调!”
  他咕咚咕咚地大口喝酒,末了还把那条蛇捞起来,扔进嘴里,嘎嘣嘎嘣地嚼吃了下去。
  他抹了一抹嘴道:“说吧,你专程来找我,有什么事?”
  他看出来了,刘羲才是主事者,这话是冲着刘羲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