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七十五章 分身

  这一年多时间,他乘坐大雕,几乎跑遍了中原各地香火鼎盛的庙宇。
  将愿力全部转化为了气运。
  气运之浓,一举一动,都仿佛世界的中心。
  这一路走,刘羲不单是传教,还顺便将路上遇到的庙宇的香火愿力给吸收了。
  虽然大多是他一年前来过的,愿力不多,但蚊子肉也是肉啊。
  气运昌隆,如有天助,各种灵感不断闪现。
  他渐渐自悟出了观运之法。
  行到终南山时,在站在山顶眺望,以心眼观运。
  只见南方大宋的气运金龙呈四爪,无角,乃是蛟龙的形态,而且带着一股沉沉暮气。
  在气运金龙的头颅深处,缠绕着一股血红色的丝线,令人望之生畏。
  刘羲明白,那应该就是大宋受天地所厌,被降下的天道业力。
  再望向金国,只见其国运同样暮气沉沉,奄奄一息之态。
  而草原之上,铁木真部族的气运之力汇聚成了一头黑狼,遮天蔽日。
  黑狼目光幽幽地盯着宋金两国的气运金龙,垂涎无比,蠢蠢欲动。
  他又观看了全真教的气运。
  只见全真教的气运呈青莲状,七朵较小的青莲拱卫着一朵硕大的青莲。
  这七朵小青莲中,又有一朵要分外大一些,几乎是其他青莲的几倍大。
  其余六朵有的微微绽放,有的还是花骨朵。
  不过此时,中间那朵大的青莲已经枯败,另外六朵小莲也有衰败之象,只剩一朵,欣欣向荣。
  刘羲明白,中间那朵大青莲代表了王重阳的道统。
  剩下七朵小莲,代表着全真七子的七脉道统。
  如今全真教气运被王重阳用去大部分,再加上刘羲的强势崛起,也就意味着,以后全真教的道统可能会只剩下刘羲这一脉。
  其余诸子的开山祖师之位,可能不会再有了。
  观看了这么一会儿,刘羲就感觉到一阵心神疲惫。
  他明白,看来此法不能常用,否则容易损伤心神。
  回转重阳宫时,丘处机步履匆匆而来。
  刘羲看他面上隐带有急色,身上略有内伤未愈,问道:“丘师侄,可有什么事发生?”
  丘处机叹道:“掌教,我是来请你帮忙的。”
  他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原来前些时候,他游历江南,听闻了一个叫王道乾的宋朝官儿作恶害民,一怒杀之。
  之后也引起了官府的通缉。
  路过嘉兴的时候,跟两位叫做杨铁心与郭啸天的好汉不打不相识,结为了知己朋友,还给他们未出生的孩儿赠予了靖康之名。
  哪知他离开后,官府追查到了牛家村,连累了郭杨两家。
  待他追查到郭啸天的妻子的下落时,却误中奸计,跟江南七怪产生了误会,斗了个两败俱伤。
  郭啸天的妻子也再次失踪了。
  “我与江南七怪定下了约定,我们各自寻找郭杨两位义士的遗孀与子嗣,并将这孩子培养成材。
  将来十八年后,再由两个孩子比武,以定双方之胜负。
  江南七怪虽然粗鄙,却都是铮铮君子,被我一激,就同意了。”
  丘处机叹道:
  “这次师侄就是来相求掌教,希望你能动用全真教的力量,帮忙寻找两位义士的夫人。”
  刘羲道:“此事说起来却是因我全真教而起,自然义不容辞。”
  他言语中略微敲打了丘处机两句,说得丘处机满面羞惭,连连表示以后要痛改自己的急躁脾气。
  刘羲下了命令下去,北地各个宫观庙宇里的道人,游方道士,各地信善,都会帮忙留意。
  心中一动,刘羲直接乘雕飞往中都。
  到了中都城时,已经夜色朦胧。
  刘羲从神雕背上跃下,轻盈盈好似一片落叶,飘落在赵王府的楼阁屋瓦之上,一丝声音都没有。
  他闭目凝神,各种各样的声音传入耳中。
  有士兵换岗的脚步声,有歌姬乐师的丝竹声,还有仆役们的低语,虫鸟叫声,老鼠打洞的声音……
  他听见有几个仆役在低声议论着王爷带回来一个大肚子的女人,要立为王妃,宗人府不同意,认为其腹中子嗣血统存疑,双方争得不可开交。
  还说王爷对新王妃何等地呵护备至等等。
  刘羲听了一会儿,大致知道了情况,也弄明白了赵王府的布局等等。
  他轻功提纵,从一座房飞到另一座,身轻如燕,一点风声都没有。
  没用多久,他来到了一处精致的园舍里。
  只见窗户洞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绝色妇人坐在灯前,以手支颐,默默垂泪。
  “这便是包惜弱吗?果然极为美貌,难怪完颜洪烈为她神魂颠倒。”
  刘羲默默感叹了一句,然后运转分神化念法。
  他的心灵化剑,在识海中猛然一劈,将识海中的神魂分作两半。
  强烈的疼痛,痛彻心扉。
  刘羲紧咬着牙,咬得牙根都出血了。
  他的面色苍白如纸,额上冷汗大滴大滴地落下来。
  他以心力牵引,将一半的神魂从识海中拉出来,凝聚在手指尖。
  心眼之中,这神魂化作一团光团,微光闪烁。
  灵魂之力在缓缓逸散,若是不及时找到寄托,几天后就会完全消散。
  刘羲将鸿蒙树储存的源力化作神魂之力,补充了消耗,又吞服了几颗丹药,才缓解了灵魂上的剧痛。
  他手指一弹,那神魂光团向着包惜弱飞去,钻进了她的肚子里。
  “在龙蛇世界,我还扮演过杨康,没想到这次能够真的成为杨康。”
  他心中想到:“下一批的轮回者进来,我一定要给他们一个大惊喜。”
  刘羲已经明白,杀普通轮回者没有多大收益,只能得到一点点的世界垂青,气运更足一些。
  杀主神权限者,就可以继承其权限。
  所以主神权限者之间的猎杀是常有的事。
  刘羲如今冒充的是主神权限者,必然是很多人的目标。
  他不得不多准备些底牌。
  刘羲的神魂光团要靠近胎儿的时候,忽然被一层光晕阻拦住了。
  刘羲仔细观察,明白了这是气运人物身上所带的天道气运。
  越是重要的人物,其气运之力越强。
  比如柯镇恶,他的气运不高,比之那些皇帝贵人差远了。
  但是其气运的排他性却特别强,夺舍他,比夺舍皇帝都难。
  鸿蒙树分身说,这是因为这个世界并非射雕本源世界,投影世界的规则比较特殊,剧情惯性更强。
  杨康也是如此,作为重要配角,他的气运排斥之力特别强。
  刘羲的神魂融入不进去。
  他正准备全力以赴时,忽然感觉王重阳的意念传来,有着探询之意。
  刘羲以心相印,回道:“师兄,我有了对付域外天魔的方法,此次分魂转生,涉及到了未来的布局,请师兄助我一臂之力!”
  王重阳道:“天道被侵蚀越来越严重了,为兄镇压不住魔气了。此次帮了你的话,只怕就停留不了多久了。
  你还有什么布局需要为兄帮忙,尽快说吧。
  再过不久,为兄将于上界中转生而去,你务必小心在意。”
  忽然那股笼罩着胎儿的天道气运散开,刘羲的神魂钻了进去。
  此时的胎儿还没有成形,也没有魂魄,刘羲的神魂与之识海慢慢融合,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