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九十七章 魔鬼峡之战 上

  大雪簌簌而落,天地一白。
  成吉思汗的大军一人三马,虽只有数千人,却气势汹汹,延绵不尽,看起来杀气腾腾。
  冬日行军本是大忌,但是军情刻不容缓。
  若是也速站稳了脚跟,刚征服的扎木合部落又会分裂出去,其他诸部也容易动荡起来。
  所以铁木真只带了少量精兵,却将能征善战的大将都带了上,打算速战速决。
  除了三天的口粮,他们没带任何的辎重,完全的轻装简行。
  每个人身上裹着厚实的皮袄,马蹄上包裹着防滑的布。
  奔腾中,热气升腾,口鼻间吐出白蒙蒙的雾气。
  “大汗,魔鬼峡没有发现敌情。。”斥候大声禀报。
  铁木真挥鞭吼道:“加速进军!”
  马蹄狂乱,碾碎满地冰雪。
  进入魔鬼峡之后,所有人不自禁地屏声敛气。
  望着两边陡峭的山壁,微微露出一线白色的天空,总感觉那山崖仿佛要坍塌下来一般。
  峡谷中很多地方都是干燥的,雪花飘不进来。
  但是他们感觉比外面雪地里更加阴冷。
  行至一半,忽然见到数十堆乱石拦在路上。
  铁木真命探子进去打探了一番。
  探子回报:“禀大汗,石碓共有六七十堆,延绵数百丈。前后左右都有门径出入。不过里面没发现人。”
  木华黎等人道:“莫不是诸葛亮的八卦阵?”
  蒙古人比较迷信鬼神,尤其对汉唐的传说故事特别喜欢。
  因其文化底蕴浅薄,不论是为政还是打仗用兵,都是学习的那些传奇故事。
  铁木真见将士们有畏惧情绪,哈哈大笑道:“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再说就是真有鬼神作乱,我大军也能将他踏做肉泥!”
  遂引军入阵。
  忽然间,狂风乍起,飞沙走石,铁木真的人马顿时散乱开来。
  铁木真环顾四周,除了离得最近的察合台、八思巴等人以外,其他人都不见了。
  他带着人从一处石碓旁转到另一处石碓,走了许久,却还是没有走出去,感觉就是入了迷宫,来来回回在原地打转似的。
  阴风呼啸,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隐隐地随风传来。
  所有人都感觉心里头冷飕飕的。
  铁木真虽然心底慌乱,还是故作镇定,问八思巴道:“上师,咱们上当了!不知该怎么破?”
  八思巴道:“这似乎是中原人的五行阵法,看来宋金两国的人插手了。
  贫僧虽不懂阵法,但是一双眼却能看破气机。
  咱们随气而动,定能走出阵去。”
  铁木真喜道:“有劳上师了。”
  八思巴点点头道:“大汗乃天命之主,即使偶有小挫,终究必能完成霸业。”
  他驻足观望了一会儿,指示着路径。
  不一时,铁木真就找回了两支失散的队伍,身边开始汇聚了四五百人。
  峡谷出口处,刘羲对李秋水道:“蒙古人入阵了,此时正是截杀他们的最佳时刻。”
  李秋水再次对众人许诺了一番好处,然后带着众人杀入了阵中去。
  此时的蒙古士兵被石阵分割了开来,发挥不出弓马的优势,对上众武林高手,基本上只有挨宰的份儿。
  李秋水带着众高手直接杀向中心,不多时就与铁木真相遇了。
  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这批中原人,铁木真知道这次杀局必定是他们布置的了。
  他喝道:“你们是谁?”
  李秋水却没有搭理他,上前一步,看着察合台道:
  “是你自己离开,还是要跟本宫拼个死活?”
  察合台大笑道:“李宫主,你就这么自信吃定我了?”
  他转身向身后拱手喊道:“恭迎大首领阁下。”
  此刻,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越众而出。
  他揭下帽兜,露出一张迥异于东方人的面孔,不是别人,正是神之勋章的领袖,亚瑟·潘德拉贡。
  李秋水惊讶道:“没想到你竟然出现在这儿!看来今日一战,就是真正的决战了。”
  见自己被无视,铁木真怒火中烧,尤其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金发碧眼的怪人,竟然能让察合台自甘做小,不知是什么来头。
  他觉得这群人实在古怪。
  铁木真的心腹木华黎喝道:“你们敢藐视大汗,简直是找死!”
  他命身边的四百多将士全部弯弓搭箭。
  他转向察合台问:“二王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隐秘?为何不禀告大汗?”
  见察合台肆意地打量自己,如同打量猎物一般,铁木真既是警惕,又是恼怒。
  不过眼下局势不利,显然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他终究枭雄心性,阻止了木华黎道:“察合台乃是本汗最杰出的儿子。不必多说,本汗相信他。眼下重要的是一致对外。”
  “杀!”
  一声大喝,双方厮杀在了一起。
  众轮回者都盯紧了铁木真及其手下大将,这些气运浓厚之人,开始冲杀过去。
  而察合台一方的轮回者也瞄准了东邪西毒、全真七子等剧情人物。
  李秋水跟亚瑟大战了起来。
  刘羲与白玉蟾、佛印,则看向了察合台、八思巴,以及跟随亚瑟而来的教皇。
  除了察合台与佛印,刘羲他们四人都有金丹境的心灵修为。
  但是白玉蟾与八思巴不修武艺,所以双方的战力比较起来,还是势均力敌的。
  虽在对峙之中,刘羲却在暗暗打量着场中的轮回者。
  所有的主神权限者都是他的目标,他相信白玉蟾跟佛印也是一样的想法。
  不过白玉蟾跟佛印肯定会遭到权限者的戒备,而刘羲这边,因为被当成了主神权限者,与李秋水进行了盟誓,所以反而对他的戒心要少一些。
  他们这一方的主神权限者有三人,分别是李秋水、方萍、许彦。
  而地方的主神权限者,刘羲只知道亚瑟与察合台两人。
  亚瑟跟李秋水身为主神殿一方势力的首领,必定有保命底牌,所以刘羲将目标放在了其他几人的身上。
  李秋水与亚瑟二人飞入了半空中,卷起漫天雪花,仿佛两条巨龙相斗。
  刘羲抢先一步杀向察合台。
  他战力全开,一身巨力,配合上高深的内功,与察合台每一次交手,都仿佛旱雷炸响,震得人耳中隆隆作响。
  察合台已经狂化,变成了接近丈高的狼人形态,动作迅捷,一拳一脚都有开山裂石的威力。
  随着刘羲等人入阵,阵法威力全开。
  迷乱中,人们仿佛看见了黑气汹涌,虚幻的鬼怪狰狞扑来,择人而噬。
  宋金联盟一方,因为有刘羲给的玉符,暂时无恙。
  但是蒙古一方,则是阴煞之气入体,精神恍惚。
  此消彼长,蒙古一方人越来越少,除了高手,剩下的都快被屠杀殆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