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八十五章 见李秋水

  阿紫见刘羲沉吟不语,顿时心里七上八下的,一双大眼睛可怜楚楚地望着他。
  刘羲道:“好了,别装了。把你知道的消息都告诉我吧。”
  阿紫不敢迟疑,将她所知道的信息都说了。
  据她说,大约是在十几个主神殿纪年之前,李秋水进入其中的。
  那时候主神殿还是破败不堪,人数也很少。
  他们这最早的一批人,如今大多都崛起了,成为一方大佬。
  这次跟逍遥宫争夺射雕世界的,主要是一个叫做“神之勋章”的组织,其余的都是散人。
  这个神之勋章组织的头领叫做亚瑟·潘德拉贡,是一个西方人。
  据说跟李秋水一样,也是在一个任务世界里杀了主神权限者,然后进入轮回殿的。
  他这个组织的人大多是西方人,那个察合台也是这个组织的。
  据阿紫说,他们主要在西方布局,而逍遥宫主要在东方布局。
  等各自整合了东西方的力量之后,双方再一战定胜负。
  “你是不是没有创建组织啊?要不要我把你介绍给宫主?”
  阿紫劝说道:“你身为权限者,一进来就可以享受到许多的特权,地位比一般人都高。
  大组织信息上非常便利,做任务也方便不少。
  有很多主神权限者都加入了我们逍遥宫呢。
  像这次,双方决战之前,都要先清理棋局。
  你不加入一方的话,就会成为逍遥宫跟神之勋章共同的打击对象。”
  刘羲道:“此事需要我跟你们宫主面谈之后,才能做决定。”
  阿紫心里一喜,他愿意见宫主,说明自己的小命应该保住了。
  刘羲看了她一眼,道:“你以后好自为之吧。不要让我再听到你为恶的消息。”
  阿紫连连点头,道:“前辈说的是,阿紫一定痛改前非。”
  刘羲不管她心里怎么想的,至少在这个世界,她不敢再乱杀无辜了。
  众武林中人还没赶到决战之地,就已经见到李莫愁飞身而出。
  她面色苍白,神色有些狼狈,坐进了软轿中,高声道:“全真教名不虚传。长生真人,天下无双!小女子拜服。
  以后小女子定然痛改前非,绝不滥杀一人!”
  然后命手下抬起轿子,飞也似的逃跑了。
  刘羲摇摇头,心道:“这个小丫头逃命前都还记得拍马屁、抖机灵,果然不愧是星宿派出身的小妖女。”
  听到李莫愁认输,落荒而逃,全真教弟子昂首挺胸,一个个与有荣焉。
  众武林豪杰不论心底如何想的,面上都一脸兴奋,齐声欢呼。
  不断地赞扬长生真人高风亮节,降服妖女,令其不敢再作恶。
  一时间,全真教的威名更进一步,深入人心。
  而刘羲见宗门里向武之风浓重,弟子间隐然有一股浮躁自傲的风气,只好召集众长老来,让他们给弟子降降温,提升道学的修习时间。
  他可不想把全真教变成纯正的武林门派。
  武林门派是不能长久的,最多不过一两百年顶天了,而宗教却可以千古长存。
  距离阿紫的挑战过去了半年,这一日,她忽又现身于重阳宫大殿。
  “刘掌教,宫主约你到临安一叙。”
  她敛衽行礼道。
  刘羲点点头,安排好教中事务,跟她一起前往临安。
  路上,阿紫告诉他,李秋水已经召集了许多高手,准备先清扫闲杂人士,然后攻打蒙古,消灭察合台,然后再整合东方的力量,与亚瑟·潘德拉贡决战。
  数日后,来到临安城。
  刘羲发觉临安城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但是暗地里却凶险异常,到处都有高手监视,简直是龙潭虎穴。
  心里想:这李秋水不知道在此界是什么身份,竟然把持着这么大的势力。
  他可不相信,这些高手是那群醉生梦死的南宋君臣培养出来的。
  阿紫带着他进入了皇宫旁边的一座高楼——樊楼。
  樊楼原本是汴梁城的第一楼,比皇宫还高。
  站在樊楼上,就可以眺望皇宫。
  大宋南渡之后,临安的皇宫旁边,不知何时起悄然又建起了一座樊楼。
  这樊楼的幕后东主十分神秘,不论是达官贵人,还是江湖豪侠,谁也不敢在樊楼生事,否则都得倒霉。
  官员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丢官去职,严重的甚至被抄家发配。
  江湖中人不论武功多高,威望多大,得罪了樊楼,也会在不久后就横死街头。
  久而久之,樊楼成了无人敢招惹的存在。
  有人怀疑这樊楼与宫中贵人有关,不过都是捕风捉影,没有实据。
  刘羲跟着阿紫进去后,有人上前躬身问好,打起帘子,将他们迎上楼。
  转过一级级的楼梯,逐渐来到顶层。
  一望之下,整个临安城全在脚下。
  视野开阔,令人心旷神怡。
  大厅中立着暖炉,烧着兽碳,地上铺着名贵的地毯,立着的几面屏风上,都是苏轼、张择端等名家的画作。
  整个屋子布局既富丽堂皇,又充满雅致,显然其主人不但出身富贵,而且很有文化情趣。
  绕过屏风,只见里面坐着六个人。
  坐在主位的是一个美貌少妇,她的面貌看起来只有十几岁,但是气质上却又显得很是沧桑。
  一袭白衣,整个人充满了贵气与仙气。
  在她左下手坐的正是方萍与孤鸿子二人。
  孤鸿子的下方坐的是一个中年男子。
  而她的右边第一个位置坐的正是白玉蟾老道。
  第二个位置是一位肥胖的老僧,袒胸露乳,好似弥勒佛一般。
  阿紫向主位上的少妇行了一礼,道:“宫主,全真教刘掌教来了。”
  刘羲明白这个美妇就是李秋水了。
  两人相互打量了一眼。
  刘羲竖掌在胸前,行了个道家礼,道:“贫道见过李宫主。”
  李秋水点头道:“道长不必多礼,请入坐吧。”
  她又将其他人介绍给他认识,左边的是方萍、孤鸿子、许彦,右边是南宗金丹派白玉蟾,金山寺前代主持佛印。
  显然左边都是属于轮回者,右边的则是本土人物。
  刘羲一一与他们见礼,他们起身回礼。
  他跟白玉蟾就好似第一次见面一样,平淡地寒暄了两句。
  李秋水看向手边,道:“诸位都是这个世界最杰出的人物,而且也知道了主神殿的事。
  本宫就明说了吧。
  此次世界争夺战,主要就是在我逍遥宫与神之勋章之间展开。
  在这之前,先要清场。
  不论是轮回者还是本土的高手,不臣服的,就必须处理掉。
  几位若是愿意与我逍遥宫携手共进,本座绝不亏待。
  此次任务中出现的主神权限者,可以优先由你们出手,杀死敌人,拿下主神权限。
  进入主神殿后,你们可以成为逍遥宫的长老,权势只在本宫之下。
  大家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她说完这番既是招揽,也是威胁的言语之后,就不再提此事,招呼大家用餐。
  一道道山珍海味不断送上来。
  屏风撤去,十几个花枝招展的少女盈盈走进来。
  有的弹琴吹箫,有的翩翩起舞,中央的绝美少女歌喉婉转,唱起了苏东坡的水调歌头小调。
  佛印拍着肚皮,像打鼓似的,不断喝酒吃肉,嘴里跟着歌调哼哼着,叹道:
  “东坡啊,东坡,当年我劝你少管闲事,少抄心,你总不听。如今和尚我还能喝酒吃肉,你却化作了一抔黄土。唉,没了你,这几十年的酒喝得也没滋味儿啊。”
  刘羲惊叹道:“原来你就是苏学士的挚友佛印大师啊。不是说你死了几十年了吗?”
  佛印摇头道:“当年张紫阳对我说,五十年后将有巨变降临,祸福难料。我就索性避世不出了。
  可惜我劝老苏与我一起归隐,他却不愿,否则以他高深的养气功夫,只怕现在也有机会与我等同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