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九十六章 布阵

  PS:今天与年初一、初二这三天只有两更,大家见谅哈。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看了看天色,日头已偏西,距离太阳落山还有一个时辰。
  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争取今日便赶到魔鬼峡。
  众人一路打马飞奔,找到魔鬼峡的时候,已经是人困马乏。
  此时满天风霜,草木凋零。
  整个草原都是白皑皑的一片。
  而这魔鬼峡一带却是狂风呼啸,裸露着褐色的岩石土地,一点雪花都没有。
  那狭长的山谷,仿佛是一条长蛇张开狰狞巨口。
  呜呜的风声从中传出,鬼哭神嚎。
  那从峡谷中钻出的风,相比别处的,更加阴冷刺骨。
  整个峡谷又窄又长,阴森森的。
  连马都不愿意进去,死死拖住不往里走。
  白玉蟾打量着四周道:“此地凶险哪,天生的阴煞之地!阴气汇聚。若是在此设下阵法,便是千军万马,也有来无出!”
  李秋水道:“那就烦请道长出手,设下阵法。”
  白玉蟾摇头笑道:“此地有长生子道长,还有桃花岛黄岛主,两位都是精通阵法的大行家,老道就不献丑了。
  不过老道昔年偶然得到一卷百鬼夜行图,倒是可以贡献出来,做个参考。
  也算略尽绵薄之力。”
  刘羲瞥了他一眼,知道这老道又是在给自己留退路。
  蒙古百年兴盛,大宋败落,此乃天数。
  根由就在于当年的赵光义篡位,坏了赵匡胤修复天道,祛除魔气的良机。
  若是在此摆阵,杀铁木真与元蒙奠基之将士,就是逆天而行。
  他害怕万一主神殿没攻略成功,自己必然受到天地厌弃。
  到时候,业力加身,连飞升都做不到,只能陨落于世。
  刘羲也不说破,他觉得主神殿的成功是必然的。
  毕竟不仅有轮回者在攻略世界,就连白玉蟾、张天师、佛印等本土的高人,都当了带路党。
  这种规则薄弱的小世界,又如何能阻挡?
  何况就算真有大难,他还可以跑路。
  接过《百鬼夜行图》,刘羲发现,这乃是一道阵法传承。
  应该是出自古时候,楚地的巫蛊之术。
  此阵法能够汇聚阴煞之气,让人迷幻,如堕无间地狱,恶鬼横行。
  不但有幻术侵蚀心智,损伤神魂,阴气也会侵蚀身体,虚弱肉身。
  当真是一大恶阵。
  不过这阵法原本只能对付少量人,军队阳气重,血气冲天,这阵法的效果不大。
  但是在此处,此阵简直就放大了千百倍,变得凶险无比。
  刘羲参悟起了阵法,按着白玉蟾的指点,不多时算是入了门径。
  然后开始画符,布阵。
  白玉蟾跟张天师两个老家伙在后面指点,刘羲布阵,黄药师打下手。
  到了半夜时候,将最后一块玉符埋下。
  阵法成!
  心眼之中,只见地下弥漫的黑气全部拥入了峡谷之中。
  凝聚成恶鬼邪煞的形象,张牙舞爪,狰狞欲食人。
  其他人虽然看不见,但是却陡然感觉气温冷了十多倍。
  刚才他们靠着内功,还感觉不到寒冷,这会儿突然间冰冷刺骨。
  犹如赤身卧在坚冰之中一般,血液都要凝固了。
  而且耳边传来生生哀怨的哭泣声、嘶喊声,恐怖阴寒。
  他们许多人都是胆大包天,不敬鬼神之辈。
  起初见到白玉蟾跟刘羲的举动,心里还在暗笑他们搞些乱七八糟的名堂。
  没想到这会儿,真的如同鬼神在侧。
  他们都莫名地心虚,回想着自己是否有不敬鬼神的举动,将来会不会遭到传说中地狱的刑罚。
  欧阳锋跟裘千仞两人也是面色大变。
  私通大嫂,气死了大哥,这是欧阳锋的一个心结。
  此刻他感觉大哥仿佛来索命了,吓得浑身起了一层白毛汗。
  裘千仞则是想起了自己的师父上官剑南,他一生抗金,以忠孝立本,自己却满腔私欲,愧对恩师。
  还有衡山派的数百帮众,都是被他一双铁掌所毙,此刻都向他讨命而来。
  他惨叫出声,吼道:“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双掌挥动,招式精妙狠辣,打得碎石乱飞。
  “裘帮主被厉鬼索命,疯了!”
  众侠士低声道。
  看着裘千仞仿佛在跟看不见的敌人战斗,他们心里也满是忐忑,这跟普通的江湖厮杀不一样啊。
  刘羲喝道:“醒来!”
  心力涌出,金丹大放光明。
  一照,所有人心中的负面情绪尽皆消散。
  他给每个人发了一张玉符,道:“佩戴好符篆,就不会被阵法迷惑了。”
  所有人都珍重地贴身收藏起来,心里对刘羲的敬畏又增加一层。
  布置好后,大家草草的用过干粮,然后将马匹藏好,掩好地面的痕迹。
  然后开始休息打坐,养精蓄锐,等待着铁木真父子的到来。
  乞颜部金帐之中。
  铁木真坐在主位。
  在他的身侧,是一个年轻的喇嘛。
  他看上去不满二十,唇红齿白,面容姣好,一双眼睛却充满了沧桑,仿佛看透了世事人情。
  能够与铁木真并列而坐,可见其地位之高。
  正是密宗大教宗,八思巴大师。
  传闻他经历了三生三世,胎中不迷,三世都是佛门高僧。
  在八思巴身边,恭敬站立着一个瘦高的和尚。
  他太阳穴凹陷,脑袋好似个碟子似的。
  乃是金刚宗护法法王,金轮法王。
  金轮法王修炼密宗武学《龙象般若功》,神力惊人。
  这《龙象般若功》号称每修成一层,就有一龙一象之力。
  共十三层,但是却从未有人修成过,就是修到十层以上的,都是几百年未必出一个。
  金轮法王如今修成第九层,一身武功当世罕有。
  因八思巴大师只修佛法,不练武功。
  所以金轮法王被派出山,作为护持。
  大帐内,左边最上首位置坐的是察合台,之后是木华黎、博尔忽、赤老温、博尔术等四英,之后是速不台、者勒蔑、哲别、忽必来四獒。
  右边则是术赤、窝阔台等铁木真诸子。
  显然左边是主要的将领,右边是其子嗣。
  而察合台坐于诸将之首,可见其地位之高。
  木华黎道:“大汗,扎木合之子也速心怀不轨,已于三日前起兵叛乱。
  他背后得到了金国的支持,气焰很是嚣张。
  应该及时将之扑灭,否则局势有糜烂之势!”
  铁木真道:“哦?那你认为该如何行军?”
  木华黎道:“直插魔鬼峡,一天内可以抵达战场,一鼓而下!”
  他一说完,博尔忽就反驳道:“不妥!魔鬼峡向来十分凶险,若是出了闪失,可就因小失大了!”
  木华黎道:“兵贵神速,多拖延一天,损失就更大十倍。何况从魔鬼峡行军,有出其不意的效果,这是走其他道路所不具备的。
  堂堂男儿,威武之师,岂会害怕鬼神?”
  四杰四獒分作两派,一方求快,一方求稳,争执了起来。
  铁木真看向察合台:“察合台,你怎么看?”
  察合台道:“父汗自有长生天庇佑。”
  铁木真哈哈一笑,转头道:“上师认为该如何?”
  八思巴意味深长地瞥了察合台一眼,道:“二王子所言不错。大汗自有长生天庇佑,自然百无禁忌。”
  铁木真拍板道:“好,明日直插魔鬼峡,活捉也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