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四十章 抱丹

  刘羲微微一笑,半遮半掩地道:“其实你们只要知道他的出身就不难猜测了。他的父亲曾是大阪第四师团的军官。”
  司徒雷、薛连信两人露出了然的笑容。
  不过也有很多人不清楚,追问是什么意思。
  于是两人就为他们讲了讲大阪第四师团的“光辉历史”。
  抗战时期,大阪第四师团号称打仗从来没赢过,跑路从来没输过。
  每次打仗的时候就找各种借口拖延,撤退的时候跑得最快,几年下来,几乎没怎么减员。
  因为他们本来就都是商人出身,有钱,但社会地位并不高。
  所以他们更惜命,眼里只有利益,对扶桑国家没有一丝忠诚度。
  打仗的时候居然敢在后方倒卖物资。
  简直比意大利军队都更奇葩。
  大阪商人世家的祖训就是,为了利益,没有什么是不能抛弃的。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
  这天笠原次郎的家中,来了一位访客。
  他是刘羲的代言人。
  他首先拿了一盘录像给笠原次郎看。
  录像里是刘羲练功的场景,里面刘羲表演了一手“雀不飞”,跟一场硬气功。
  雀不飞,是指将雀鸟托在手中,利用暗劲化解它翅膀扇起的气流,没有气流的浮力,麻雀就飞不起来。
  当年杨露禅进京,在满清贵族面前玩了这一招,神乎其神,一时间名声鹊起。
  这一招需要非常精准的控制力,否则暗劲就要将麻雀弄死弄伤。
  能表演雀不飞的,至少都是劲力练透了的化劲宗师。
  笠原次郎皱了皱眉,他显然没想到刘羲的武功这么高。
  不但功夫入化,还有一身强悍的硬功,倒是有些棘手。
  “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以为这样就能吓住我么?”
  笠原次郎不屑道。
  虽然有些棘手,但是笠原次郎并不畏惧。
  他已经突破化劲多年,随时就要进入丹劲,实战经验也不缺。
  他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刘羲这个毛头小子。
  那人摇摇头道:“老板不是这个意思。他让我问阁下两句话。”
  “第一,这场比武阁下真的认为自己必胜吗?”
  “第二,就算赢了,阁下又能分润到多大的好处?”
  笠原次郎愣了一愣,必胜吗?
  原先还这么觉得,但是如今看来,赢面四六开,自己占六。
  虽然赢面略大,但是却不那么保险。
  至于能分润多大好处?
  他的身份,一直入不了右翼势力的核心,不过分些残羹冷炙罢了。
  他微微眯了眯眼,“说说你们老板开的价码。”
  “这次赌局中,扶桑方面在本土的所有产业。”
  “不够。”他摇头道,“我这是背叛了祖国,得罪了黑龙会,这些价码不够!”
  “加上韩国的产业。”
  见笠原次郎还要狮子大开口,这位代表说道:
  “这是老板的底线。你们的产业主要都集中在扶桑跟韩国,你拿去这两处,几乎已经占了对赌金额的一半了。不要贪心不足!”
  笠原次郎点头道:“好,你回复刘君,看他何时与我见上一面,咱们当面签署好协议。”
  就这样,两大奸商狼狈为奸,狠狠地坑了武田信之等人一把。
  这一次,右翼势力以及其韩国盟友恐怕都要元气大伤了。
  有的家族甚至有可能会掉出豪门行列。
  可以预见,未来右翼势力肯定会跟笠原次郎死磕,空手道的海外发展之路基本上被斩断了。
  跆拳道肯定也会元气大伤,再也无法跟国术联盟形成竞争。
  ……
  这次比武之后,刘羲彻底地安生了下来。
  生意上的事都遥控指挥着。
  每天在家看看书,练练武,四处溜达溜达,日子过得很惬意。
  到了年末的时候,他与洛嫣然低调地举行了婚礼。
  没有大操大办,只是在双方的亲友见证下,摆了几桌酒席。
  一来他们两人都不喜欢太过闹腾,二是洛嫣然已经怀孕了,不想让她太疲累。
  除夕,刘羲跟洛嫣然相依相偎,坐在半山别墅的观景台上遥望着整个港城。
  此时烟花璀璨,满城灯火如同天河的星辰。
  此情此景,美不胜收。
  刘羲心底充满着了温馨甜蜜。
  他将耳朵贴在洛嫣然的肚子上,倾听着胎儿的心跳声。
  很微弱,又充满朝气,一下一下的跳动,仿佛破土的嫩芽。
  这让他想起了鸿蒙种子生根发芽的那一幕。
  专气致柔,能婴儿乎?
  蓦地,他想起了《道德经》中的这句话,这可不就是敛气成丹的至理么?
  他福至心灵,摆起了睡仙功蛰龙眠的架势,整个人微微蜷缩,仿佛母胎里的婴儿。
  整个人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心跳渐渐跟着胎儿的心跳保持着一致,全身精气神逐渐收敛,到了丹田处,缩成了一团。
  五感皆闭,五蕴皆空,此时刘羲自然而然地,进入了抱丹境界。
  到了这一步,在古时候就是佛陀罗汉,圣贤真人。
  不遇灾劫的话,可享三元之寿。
  不过一般的武者要达到抱丹境,莫不经历千难万难,生死砥砺,因此大多只有百年寿命。
  只有极善于养生的佛道高人,不沾因果,肉身不损,才能活到一百八十岁的大限。
  刘羲这一睡,足足睡了近一个小时。
  直到洛嫣然起身,他的心跳跟胎儿的心跳频率错开来,才将他惊醒过来。
  刘羲伸了个懒腰,动作舒展,一举一动充满了灵性。
  洛嫣然见了他的动作,自然地就微微泛起困意,身体懒洋洋的。
  他搂过她香了一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笑得整个太平山半山震颤。
  笑声不大,却好似闷雷似的,越传越远,方圆一里之内都能听见。
  周遭所有人仿佛都被笑声感染了,不自禁地心里愉悦,嘴角泛起笑容。
  老人,小孩,男人,女人,莫不如此。
  刘羲口中似唱似念地吟道:
  “圆坨坨,光灼灼,亘古长存人怎学?
  圣人传丹不传火,此火须向性中磨。
  降住心猿锁意马,今日方知我是我。”
  洛嫣然似懂非懂,见他高兴,也跟着开心。
  她笑着问:“发生了什么事,这么高兴?”
  刘羲得意道:“你老公我突破丹劲了。哈哈,嫣然,还记得我第一次对你表白的时候,你说的话吗?”
  洛嫣然点点头:“你的武艺跟学业早就超过我了。老公你当然是最棒的。”
  她宠溺的语气,仿佛哄小孩一样。
  她的功夫几乎都搁下了,一直没有突破暗劲。
  不过没什么好遗憾的,她对武功没多大的执着。
  不过丈夫对武学很痴迷,如今突破了念念不忘的丹境,她很为他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