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八十四章 李莫愁的真实身份

  又有人问道:“当年华山论剑,全真教不是还有一位长老,与铁掌帮裘帮主打了个平手么?他们二人论起来,不比天下五绝逊色多少。有他在,全真教未必便输吧?”
  旁人回答:“那人叫周伯通,是重阳真人的师弟。不过却没有做道士,不算全真教的人。
  而且他外号老顽童,显然喜欢云游,多年前就不在终南山上了。
  再说,李莫愁指名道姓,挑战的是长生真人。
  若是以多欺寡,或是其他人代替出战,那全真教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哼,这些人真把我全真教当软柿子了!”
  丘处机怒道。
  他与谭处端、郝大通三人带着几个弟子站在山门口。
  一方面有迎宾之意,二来也是震慑那些武林中人,免得他们头脑发热,做出什么事故来。
  离得虽远,但是三人内功精湛,把山下武林中人的对话全都听在了耳里。
  谭处端劝道:“嗔妒,人之常情。小弟未学道之前,见到乡里富贵人家遭灾,难免也心中偶有幸灾乐祸之意。
  我全真教于武林中人,比之乡里富户与佃农差距更甚。
  师兄何必与之生气。”
  丘处机道:“总得给他们个下马威,免得他们小觑了本教。”
  见众武林中人成群结队的沿着山路走上来。
  丘处机三人与之见礼后,高声道:“未免多生事端,各位要上山者,须先解下兵器,请诸位谅解。”
  听说要解下兵器,许多人脸色难看。
  有的人趁机鼓噪起来:“我等江湖中人,兵器就是吃饭的家伙。
  取走兵器,就是拿走我们安身立命之本。
  你们全真教做事未免太霸道了吧?”
  许多人都嗡嗡附和着。
  丘处机长啸一声,深厚的内功震得众人头晕目眩,一个个看向他目光骇然。
  全真六子得到刘羲的教授,武艺比之原著中大有长进,虽说不及那些绝顶高手,但是在江湖里也算第一流的。
  见镇住了众豪客,丘处机道:“少林寺有一解剑石,我全真教虽立教不久,也学上一学。”
  他抽出剑,飞身到石壁上的一块大石面前,连挥几剑。
  剑气纵横之下,那块巨石突然滚落下来。
  丘处机一手托起巨石,大喝一声,运转内功,将之放在了道旁。
  大石上,剑气划出了“解剑石”三个大字。
  这一手,将轻功、剑法、内功,完美地融入一炉,令众人目瞪口呆,齐声喝彩。
  见识到丘处机的武艺,他们都收敛了自己的脾气,一个个规规矩矩地解下兵器,交给全真教的弟子保管着。
  随着人越来越多,重阳宫外弟子们练功的大校场上,已经站满了人。
  桌凳不够用,全真教的弟子们只得去搬了些石桌石凳来。
  随着日上三竿,双方正主都还没出现。
  众武林人士等得不耐烦起来,他们交头接耳,低声议论:“李莫愁是不是不敢来了吧?”
  有人大声拍马屁说道:“哼,这个女魔头狂妄自大,竟敢挑战长生真人,如今还不是不战而降!
  长生真人不战而屈人之兵,果然是邪不胜正,仁者无敌!”
  这时,一阵鼓乐声传来。
  只见四个汉子抬着一乘白纱软轿,轿子前后各有两人鼓瑟吹笙,齐奏丝竹管乐,另外还有五六人在前面开路。
  一行人足下生风,健步如飞。
  不一时就上了山,进了大校场门口。
  开路的人齐声高喊道:“赤练真仙,法力无边,法驾全真,威凌中原!”
  然后四个人以白练缠在各自肩头,一前一后,搭成两道软桥。
  另外几人不断往空中撒花。
  落英缤纷中,只见一个白衣少女从软轿中飞出。
  脚踩着两条白练,在漫天花雨中盈盈走来。
  所有人都大开眼界,既是震惊于其美貌,更多的则是被这番排场给晃花了眼。
  刘羲在大殿内听得那些丝竹声跟阿臾吹捧声,面上一阵古怪,心道:“这情景,怎么这么熟悉呢?似乎在哪里见过?”
  他一飞冲天,来到校场的上空。
  众武林中人仰头望着天上,只见一位羽衣星冠的道人立于半空之中。
  然后如同踩着无形的阶梯,一步步从高空走下来。
  他面如冠玉,面容稚嫩,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
  “是长生真人,我曾经见过他一面!”
  “长生真人快四十岁了吧?竟然看起来这么年轻,莫非真是成仙了?”
  众武林人士震惊得目瞪口呆。
  在他们的印象中,武功再高,轻功再好,也不过能在空中滞留片刻而已。
  但是像刘羲这样漫步虚空,看起来不像武功,倒像是仙术。
  “长生真人成仙了?”有人惊呼道。
  国术到了见神不坏之境,就能保持容颜不衰,何况内功也有驻颜益寿之效。
  国术入化,能入水不沉。
  以劲力控制水流,水只能淹没到膝盖。
  刘羲将空气当做流水,以他高超的国术功底跟深厚内力,就能踏空而行。
  这一招没什么实际用途,赶路还不如直接用轻功,但是用来唬人效果却很好。
  有些迷信的人甚至直接跪拜下来,把他当做了神仙。
  李莫愁冷哼一声,抽出碧水剑,轻轻一弹剑身,道:“此剑乃寒铁所铸,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二两,曾饮血五十三人。”
  刘羲嘴角一抽,心道:“这是哪来的逗比?先是模仿星宿老怪,然后又模仿叶孤城跟西门吹雪。”
  他无心探究下去,心道:“管他是谁,既然是主神权限者,当然早点干掉才好!”
  “此处不是交手之地,跟我来吧。”
  刘羲招呼一声,往人迹罕至的深山飞去。
  李莫愁轻若惊鸿,跟着追了过去。
  众武林中人没有这么好的轻功,只好匆匆追赶,但是一路上悬崖峭壁,等赶到时,说不定比武都结束了。
  “逍遥宫段紫今日取你性命!”
  李莫愁娇喝一声,杀了过来。
  刘羲并指如剑,以全真剑法相抗衡。
  他一身武功早已出神入化,任何武功到了他手里都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
  两人以快打快,交手了十余招,竟是平分秋色。
  这段紫的武功只怕已经赶超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等人了。
  刘羲不想再拖延下去,拿出了真本领。
  他的国术功夫早已练到了见神不坏之境,又在主世界吸收灵气,淬炼身体。
  肉身之强大,完全是一头人型凶兽。
  他一声虎吼,全力而出,一招劈挂掌打在段紫身上。
  段紫以掌相迎,只觉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受力不住,直接倒退了几十丈。
  撞断了几根齐腰粗的大树,然后撞在石壁上,整个人都几乎嵌入了泥墙里。
  她面色苍白,口鼻溢血。
  刘羲出手不容情,缩地成寸一般追了上来。
  眼看刘羲杀气腾腾地飞过来,她大喊道:“前辈饶命啊!我是逍遥宫的!”
  见刘羲无动于衷,段紫连忙又道:“我不是主神权限者,杀了我没有好处!前辈你饶我一命的话,我可以给报酬,还可以提供一些绝密信息。”
  刘羲停下手,经过审讯,才明白过来。
  原来这段紫就是《天龙八部》世界的阿紫。
  李秋水攻克整个世界之后,她有幸加入了逍遥宫,成为了一命轮回者。
  因为会拍马屁,所以李秋水对她略有几分重视。
  她这次转生为李莫愁,就是李秋水动用主神权限,付出了大量积分才成功的。
  她猜测到刘羲是主神权限者,所以兴冲冲地赶来,想要杀了他,夺取主神权限,没想到却栽了。
  刘羲沉吟起来:她以主神殿发誓,说不是权限者,看来真不是。那么,该怎么处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