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入城

  看着县令吩咐人去城门下埋伏,寿春城城门校尉一阵迟疑,欲言又止。
  这时,他身边的副将拔剑抵在了他的后腰上。
  赵恒冷笑道:“李校尉,你要做什么,先好好想想你的家人,莫要自误呀。乖乖把调兵的虎符交出来吧。”
  城门校尉脸色数变,最终将身上的虎符拿了出来。
  赵恒拿过虎符,带着士兵下了城墙。
  刘羲、张飞与众将士下马,解下铠甲,将之与兵器都放在地上,留下几个人看守。
  其余人跟着刘羲二人,往城门下走去。
  咿呀!
  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一道缝隙。
  刘羲与张飞率先进入城中。
  只见两侧站满了士兵,手持刀剑弓弩。
  赵恒阴恻恻地冷笑着,盯着他们,大喝道:“这些人乃是江中悍匪,竟敢冒充大汉天军。所有人听令,杀!”
  他高举虎符,文气激发,虎符上亮起阵阵黄光。
  带动了整个城池的阵法,也激发出威力来。
  嗖嗖嗖!
  军气加持之下,无数的弩箭破空射来。
  “敕!风来!”
  刘羲大喝一声,顿时天空变色,一阵狂风刮起。
  顿时间,对面的士卒被风沙眯了眼睛。
  刘羲与张飞直接向着赵恒冲了过去。
  刘羲的文气与张飞的战气相连,在全身笼罩着一层光晕铠甲。
  弩箭被狂风削弱了一层,射在光晕之上,悉数被挡了下来。
  赵恒见这风来得凶猛,知道对方是突破一流的文士,顿时惊慌失色,往后退去。
  打算利用军阵绞杀二人。
  呜嗷!
  张飞长啸一声,使用上了强行军技能,跟他的矛法结合起来。
  他把这一招叫做蛮象践踏。
  整个人身影一闪,就直接撞到了赵恒的身上。
  赵恒感觉身子真的被一头发疯的巨象撞了一般,浑身骨头都散架了。
  身子被撞得腾空飞起。
  刘羲使用了一个禹步,不落于后,飞跃到半空中,将他接住,提在了手里。
  刘羲躲过虎符,高举道:“所有人住手!”
  说来话长,其实一切都发生在兔起鹘落之间。
  转眼间,只见县尊已经被擒,虎符易手。
  刘羲喝道:“我等乃是郡守卢植卢使君所遣先锋部队。
  赵恒此人勾结蛮人,居心叵测。
  尔等要跟着他造反吗?”
  所有的士卒都迟疑起来,毕竟大汉的威严还是深入人心的。
  “不要听他的蛊惑,所有人拿起武器来,杀了他们!”
  人群中,有人叫喊起来。
  这些人乃是赵、许两家家主的心腹,眼看蛮军就要到了,他们怎能让刘羲两人破坏了家主的谋划。
  所以,连赵恒的性命也不顾不得了。
  眼见人群又要被鼓动,刘羲激发了虎符。
  城门上的阵法被激活,一股浩荡的威压落下来。
  他们每个人的心头好似一座大山压下来,浑然提不起半分抵抗之力。
  哐当!
  许多士卒的兵器不自觉地掉在了地上。
  此时,城门校尉跑了下来。
  他喊道:“你们快住手!
  二位将军能够激发守城阵法,证明他们所言不虚。
  真正的坏人是赵恒这个狗贼!”
  赵、许两家的心腹见事情败露,顾不得任务了,只想着逃跑。
  “你这厮还想走!”
  张飞盯上了刚才混在士卒中挑拨的家伙,见他要逃,爆喝一声,跃了过去。
  一个虎扑,将他抓住了。
  一手捏着他的脖颈,提在半空中,像拎着一只鸭子。
  那人的脖子发出咯咯的声音,直翻白眼,两腿直蹬。
  刘羲喊道:“翼德,留活口!”
  张飞听闻,哼了一声,将他掼在地上。
  城门校尉为了戴罪立功,大喝道:“快,将这些逆贼都抓起来!”
  众士卒捡起刀剑,举起弓弩,将赵、许两家的心腹给团团围住了。
  这些人还想做困兽之斗,但是寡不敌众,加上张飞与李校尉杀入,不一时就把他们给全部擒获了。
  李校尉躬身请罪,道:“二位上差恕罪,赵恒在寿春城势力不弱,末将身边的副将也被他收买了。
  末将一时不察,被挟持了,才出了这一档子事。
  众将士都是无辜的,请二位不要怪罪。”
  张飞喝道:“你的副将何在?俺去把这厮抓来!”
  李校尉道:“适才趁乱时,已经被末将给一剑杀了。”
  张飞大声道:“杀得好!”
  李校尉提议道:“二位应当立即把赵恒宗族之人也一并拿下,否则迟则生变。”
  刘羲点头赞同,命张飞带人去将赵恒亲族给缉拿了。
  刘羲见这位李校尉说话办事颇为果决、有条理,便请教道:
  “我听闻此事,祸首乃是赵家族长赵煜。
  据说赵家的宗族就在寿春城,不知李校尉可知道他在哪里?”
  李校尉道:“赵煜在城外十里建了坞堡,族中青壮众多,还招募了不少家丁护卫,按照军卒训练。
  还配发了兵器铠甲。
  赵家庄修建得十分牢固,易守难攻。
  上差若是想抓住赵煜,可以用赵恒和刚才抓住的赵煜心腹做幌子,趁着夜色偷城。”
  见刘羲还在思索,他自荐道:
  “末将已经能够感应到命星,还会一招‘瞒天过海’的文气运用技能。
  能够使人下意识地忽略掉我方的一切。
  上差若是信得过末将,不如让末将带兵去将赵煜亲自抓来。”
  他表明了自己二流文士的修为,语气中略带傲气。
  不过李校尉年龄不大,能够突破二流文士,显然是比较有天赋的。
  刘羲问其姓名。
  李校尉道:“我乃南阳人李严,字正方。”
  李严?这不是后期的蜀汉重臣吗?刘羲想。
  据说李严与诸葛亮同为刘备的托孤大臣,此人本领不凡,允文允武。
  但是心胸狭隘,喜欢与人争功,后来被废为庶人。
  见是一位史书上留名的人才,刘羲态度亲切了许多。
  二人有意结交,相互攀谈起来,不一时就熟络了许多。
  而知道了刘羲乃是卢植的学生,还著写了蒙经,举孝廉入仕,李严对刘羲更加热情了,隐隐带着巴结。
  不一时,张飞将赵恒的家人都抓来了。
  刘羲将这些抓来的人逐个拷问,在心灵之力配合的移魂大法之下,这些人全都招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