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鸿蒙树 > 第五十七章 群尸乱舞

  这些霹雳子威力不大,炸在身上只是疼痛,都不能炸伤人。
  不过这些霹雳子里加了强腐蚀性的药粉,沾到皮肤上,就要形成一片溃烂。
  这些人没见过霹雳子,听到爆炸声,都吓得乱窜。
  有两个倒霉蛋被药粉沾到了脸上,一阵惨叫。
  “就是现在!”
  刘羲心力涌动,所有人都觉头脑一沉。
  刘羲趁着这个空当,使出了“猛虎硬爬山”的拳架,两脚猛蹬,身子向前飞蹿,直接将身前的人撞倒。
  一路突围了出去。
  他发劲狂奔,每一脚都重重一踏地,地上微微一震,显出深深的脚印。
  刘羲一路跑,他们一群人紧追不舍。
  刘羲看起来瘦瘦的,但是他的肉身吞噬了许多的灵气跟宝药淬炼,整个人比金铁还重,简直不似血肉之躯。
  跑上山时,他的两脚不断蹬地,身后石子如同炮弹飞射,打得后面的追兵人仰马翻。
  一路逃到了白莲教藏宝的那座破庙中,又被围堵住了。
  剑气纵横,小庙霎时间四分五裂。
  刘羲身上又添了两道口子,麻麻的,微微发痒,显然又中毒了。
  余毒未清,又添新毒。
  即使以刘羲强悍的肉身,也撑不住了。
  他感觉天旋地转,眼前一切都影影绰绰的。
  “他不行了!抢令牌啊!”
  有人激动喊着,冲了上来。
  见刘羲被打得不断后退,更多的人蜂拥过来。
  刘羲大喝一声,将身边那足有一丈多高的神像抱了起来,猛地砸过去。
  传说释迦摩尼做王子时,曾掷象过河。
  刘羲这一掷,力道远超过一头大象的十倍有余。
  冲上来的几人只感觉如天塌地陷,闪避不及,当场被撞得血肉模糊,倒地而亡。
  残阳如血。
  映照得刘羲威风凛凛,如若天神。
  许多来浑水摸鱼的人此时已经暗暗后悔,毕竟令牌只有一块,自己得到了也未必能保住。
  而且没想到这一战这么凶险,前前后后死了十几个高手了。
  不过如今已经骑虎难下,想要退出也晚了。
  既然已经得罪了,就要斩草除根。
  心一狠,他们又围攻过来。
  刘羲狠狠一跺脚,脚下泥土塌陷,他整个人就落了下去。
  “下面有地道!”
  有人惊呼。
  在其他人迟疑的当口,韩纲首先跃了下去。
  他对刘羲恨之入骨,他一直认为是刘羲害他失去了潜龙卫的身份,不杀他难泄心头之恨。
  其余人见了,也纷纷跟着跳下。
  刘羲扶着洞壁,踉踉跄跄地往前跑。
  跑到宝藏的门口之后,他快速地打开门,冲了进去。
  韩纲前后脚跟着到来,到了门前,他迟疑了一瞬,然后就冲进来了。
  其他人紧跟着也到了。
  “是白莲教的宝藏!哈哈,没想到白莲教的宝藏埋在这儿,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有人大喜道。
  此刻所有人心里都激动了,一个个眼光闪烁,心里互相戒备起来。
  尤其是对韩纲,他是众人之中本领最强的,众人对他戒心也最强。
  韩纲自然也察觉了如今的微妙气氛。
  他大声道:“宝藏什么的先不说,先杀了此人,再看看到底有些什么,到时候大家再分配。”
  有人附和道:“不错,若是什么都没看到,咱们就自相残杀,万一里面什么都没有,那咱们岂不被贻笑万年?”
  见刘羲被围在了中间,韩纲狞笑道:“现在看你怎么跑?哈哈,今天就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刘羲淡然笑道:“大罗神仙没有,阴曹地府的鬼怪有很多。你们好好享受吧。”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石壁上的门咔嚓关上了。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他一把将身前的棺材掀起,一滴鲜血滴在棺中尸体之上。
  那尸体浑身呈黄铜色,仿佛是一具铜像。
  血液融入眉心,那具铜甲尸猛然睁开眼,双眼射出红光。
  “吼!”
  它张开血盆大口,一声长啸,露出两颗长长的獠牙。
  铜甲尸扑入人群中,利爪跟獠牙并用,横冲直闯。
  好几人的武器砍在他身上,反而把刀剑给弄卷口了。
  有两人躲避不及,被抓伤了。
  “是铜甲尸,小心!攻他的头颅!”
  韩纲见识最广,连声大呼,同时放出飞剑刺过去。
  他的法力全部灌注在飞剑上,呲的一声,从铜甲尸的头颅上穿过。
  铜甲尸头颅被一分为两半,然后彻底死去,砸倒在地上。
  其他人刚松了口气,却见韩纲剑光一绕,两颗头颅冲天而起。
  众人又惊又怒,盯着韩纲:“你什么意思?”
  韩纲漫不经意地道:“他们被甲尸抓伤,一会儿就要尸变,杀了他们,免得添乱。”
  其余人都不说话了,只有那两人的亲友恨恨地瞪了韩纲一眼,敢怒不敢言。
  刘羲早在铜甲尸从棺中跃起之前,就跑开了。
  此刻他站在了另一具棺材面前,鼓着掌道:“韩统领真是好本事啊,不知这里的几百具甲尸,你们对付多了多少?”
  他哐当一下掀开盖子就跑,然后又去揭开另一具棺材。
  “快阻止他!”
  韩纲慌乱地喊道。
  别看他刚才杀那一具铜甲尸的时候,似乎很容易的样子。
  实际上已经全了全力了,几个呼吸之间,都还没恢复过来呢。
  众人知道厉害关系,若是这些甲尸全部被放出来,只怕他们全都逃不掉。
  他们齐心协力,有的纠缠住甲尸,有的去拦截刘羲。
  打斗逃窜中,刘羲不时地掀开一具棺材盖,或是直接撤掉上面的符纸。
  甲尸越来越多,铜甲尸铁甲尸都有。
  铁甲尸,那些武林高手全力出手,还能斩破其头颅。
  但是铜甲尸的话,他们根本破不了防。
  除了有的人有几手压箱底的保命手段,或许有用,其他人遇到铜甲尸,只有逃命的份儿。
  随着被放出来的甲尸越来越多,韩纲也感觉到了吃力。
  若非这些武林高手分担着压力,他感觉自己只怕也撑不住了。
  见刘羲还在不断地放出甲尸,他心里的恐惧终于压过了怨恨。
  他喊道:“不要再放出甲尸了,不然你也活不了!只要你打开门让我出去,咱们可以握手言和,我可以发誓再也不找你麻烦!”
  刘羲冷笑道:“如今不是你找不找我麻烦的事,而是我不想放过你!”
  他国术大成,在这小范围内的辗转挪腾,听劲卸力,比起他们更有优势。
  这些武林高手的轻功在这里反而施展不开,好几人直接被甲尸抱住,一口咬在身上,鲜血淋漓。
  随着他又撤掉一张符纸,一具棺椁四分五裂,一具周身银亮的尸体高高跃起。
  韩纲目露惊恐:“银甲尸!”
  银甲尸对应着金丹境。
  他不过才筑基一层修为,仗着法器之利,对付一两具铜甲尸还行,遇到银甲尸,几乎必死无疑。
  “哈哈哈,都要死!我们都要死!”
  他似哭似笑,发了疯一般,飞剑不分敌友地乱砍一气。
  血液的气味更刺激了这些甲尸,它们一齐仰天长嚎叫,向着所有活人扑过来。
  此时已经没有人有心思继续追杀刘羲了,他们不但要面对这群刀枪不入的怪物,还要面对发了疯的韩纲。
  刘羲坐倒在一个角落,喘着粗气。
  他浑身伤痕累累,毒入骨髓,没有了半点力气,连意识都昏昏沉沉的,两双眼皮也沉重得抬不起来。